• 23
  •  
  •  
  •  
  •  
  •  
  •  

ifang23同意分享他們整理的【一位尼克成癮者轉變為林密的自白】的這篇文章,感謝【 JF翻譯組】的辛苦整理。

引用出處連結:【一位尼克成癮者轉變為林密的自白

一位尼克斯成癮者轉變為林密的自白

Nathan Gottlieb August 7, 2015 at 1:03 AM


以下是Msiayee的翻譯

這麼多年以來,我依舊每天會讀尼克斯的報道。

我在這裡說了, 我要明確的表態, 而我也感覺非常尷尬,我確實需要得到互助群體的幫助。“嗨,我是納森,而我是一名尼克斯成癮者。”

我這個癮頭的根源來自我成長的新澤西州,我在那裡熱烈的為著兩支球隊打氣加油:尼克斯隊與紐約巨人隊。如果在這宇宙中有其他球隊,我也不認識他們。

當我20幾歲時,我常常坐在麥迪遜花園裡的5美元山頂座位,喝著購自商販的暖哄哄的啤酒,然後表現就如現實生活中其他的白痴球迷那樣。

在我三十歲出頭時,我成為了紐瓦克明星紀事報的尼克斯隨隊記者,我斷然戒掉為球隊加油的習慣。你不能為一支球隊加油的同時也寫關於它的報道。或者說,至少我不能。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解除了我的癮根。也許是和更衣室訪問以及隨同球隊周遊美國有關,我在那個時期了解到,雖然很多尼克斯球員很聰明和了不起,但也有其他很多是狂妄,易怒的混蛋。即使在6個月的時間裡,我不得不在談天時抬頭仰望每位都比我高三個英寸到一尺(我的高度6尺)的人,也沒能讓我改變看法。我發誓,那整個賽季我都覺得自己很矮小。

記著,我可是在山頂位觀看球隊的,所以第一天參與的尼克斯訓練對於我的神經系統來說是個巨大的衝擊。我的意思是,嘖嘖,我和球員們站在同一個球場並且訪問著他們! 天啊!我的處女訓練採訪是在曼哈頓佩斯大學的體育館內進行的。我記得我試圖假裝我是屬於那裡的,就像鮑伯-麥卡杜那樣,而我已是他多年的哥們了。喲,鮑伯!

但是最大的衝擊是在當天所有的採訪都結束了,而其他的紐約寫手也離開了之後。當時我獨自一人在場上(大口吸氣)的採訪冠軍傳說和未來名人堂的尼克斯主教練威利斯-裡德。當採訪完畢後,裡德說:“你要來個花式投籃比賽嗎?“

我發誓,當他如此說時,我幾乎尿褲子了。我的意思是,我從山頂位需要用望遠鏡才看得見裡德的臉,而我現在要和他來個花式投籃比賽?

(林的來著了,別著急)

就這樣我開始了接下來的瘋狂9年,坐在場邊觀看比賽,隨隊去客場,乘搭球隊的巴士,乘坐尼克斯的包機,並和球員住在同一所酒店內。我的生活就是 最後期限,機場,巴士,球場,以及房間都大的可怕的高級酒店。

我可以透露一些在那些日子裡的事。我和胡比 – 布朗的助理教練裡克-皮蒂諾,弗拉特羅,和許多其他的人待在一塊。一些助教 – 不透露他們的名字- 是些瘋狂邊緣的傢伙。如果我告訴你們一些關於我在客旅的工余時間跟這些助教們幹過的豐功偉績,他們會買凶殺了我。

長話短說,經過了這九年,我已經燃燒殆盡了。在麥迪遜花園報道了許多尼克斯比賽的十多年期間,我也跨足報道了紐約揚基棒球隊, 紐約大都會棒球隊 ,籃網,NCAA全美大學生籃球錦標賽,世界系列賽,NBA季後賽,和當地大學籃球隊如普林斯頓大學。

以下是superlintendo的翻譯

到了1997年,體育寫作對我來說是食之無味了,我辭去了報章的工作,開始蹲在咖啡館的吧檯上寫電影劇本和話劇,同時去上一些表演課,當上了“波希米亞人(放蕩不拘者)納森”。我也是酒保納森,在彌漫著煙霧的深坑中斟送啤酒或其他飲料,給那些被各種可疑的飲品如野格力嬌,奶嘴雞尾酒,神風雞尾酒那些東西轟得咆哮著醉話的雅痞們。

而這是真的:

直到2007年,我沒有讀一篇的體育報導,看一場電視上的比賽,或留意任何體育相關的事宜。幸福的十年,沒有支持什麼,就沒有被擊敗的劇痛,完全沒有。但那一年我開始觀看紐約巨人隊的比賽,嗯,是的,我又成了一個根深蒂固的球迷。我把腦袋中體育寫手的大部分痼疾驅趕出去,也就是說,我還是以一種高冷的姿態看球:像球迷一樣的歡呼,像寫手那樣的分析。

當我支持著巨人隊時,我還是隔絕掉所有與尼克斯相關的,不去看也不去讀,對我而言他們就像死了一樣。

一直到2011年,我又開始時不時的瞄兩眼尼克斯的比賽,像所有酒精依賴症患者愛說的:”我只是喝一點點就好了。”笑死人。

“節制的”看尼克斯的比賽,終於在一個人進入了體育世界後全然改變,一個來自哈佛的孩子。哈佛?你糊弄我嗎?哈佛那些傢伙是在華爾街得分的,或是當總統的,他們可不打NBA。

我對林一無所知,直到2月4日,我一個看過林在勇士比賽的朋友,告訴我林在對陣籃網的比賽中被叫上場了,“看這個孩子,他很棒。”

乖乖,他真的很棒!而且打球太好看了!

從此,我的尼克斯癮換成了林癮,當他為尼克斯打球時,我發現我終於可以再度全心全意的支持他們了。

然而我和尼克斯的愛情故事,是那麼的短暫。那個夏天尼克斯的狂人老闆多蘭讓林離開到休士頓後,納森隨林游牧者誕生了。

火箭是我的新主隊了,好吧,知道了,認識一下其他球員。然後被冰箱激怒,按林在板凳上,讓貝那個誰取代上場?然後對哈登叫囂,要他把該死的球扔到孤伶伶站在底角的林手中。那是整整兩年的哈登冰箱地獄。

接下來就交易到湖人隊了。又要認識新隊友了嗎,對不?錯了,我看了那個教練和球隊一眼就說:我不會支持這個完全不搭配的一群人,當然更不會支持科比,他就是另一個版本的球霸甜瓜,哈登之流。

在洛杉磯我開始支持了一個一人球隊,他叫林書豪。

今天,我和所有”隨林游牧者“們又看到另一個需要認識的球隊了。唉。

就是這樣我發現自己死忠的支持林,而且,嗯,好吧,是啦,還是稍稍的關注著尼克斯。

當個球迷,我容易嗎我…

原文鏈接:CONFESSIONS OF A KNICKS’ JUNKIE TURNED JEREMY LIN FAN

瀏覽人數: (3892)

13 thoughts on “【JF翻譯組】一位尼克成癮者轉變為林密的自白”
  1. 寫得太好了  

    像是嘆出了一口氣後, 又再吸入一口新鮮的空氣說 :
    Hanging in there , Linsanity II is coming !!!

  2. 哈哈哈…..我是從火箭開始就變成支持了一個一人球隊,他叫林書豪…….只支持林,無論他到哪一隊#永遠挺林

    1. joanna~
      早安~說的很好。讚~~
      因為他值得我們這樣為他加油。

  3. "…就這樣我開始了接下來的瘋狂9年,坐在場邊觀看比賽,隨隊去客場,乘搭球隊的巴士,乘坐尼克斯的包機,並和球員住在同一所酒店內。我的生活就是 最後期限,機場,巴士,球場,以及房間都大的可怕的高級酒店。…"

    →哎唷,不錯哦,這一位尼克成癮者經濟能力不錯才可以這樣做吧~(拍勢,搞錯重點)

    唉~NBA怎麼還沒開打,等好久~

    1. L C~
      哎唷,不錯哦~你有很認真的畫重點喔!
      剛剛寫完介紹球員文章~~

  4. 看到這篇文章很開心, 今年四月Nathan也出了一篇" Pete Carril 指湖人沒在打 Princeton 進攻", 是他專訪Peter Carril, 當時有蠻多人懷疑Nathan是否真的當過體育記者, 現在看這篇文章就可以知道Nathan的身份不假!

    體育寫手變成林迷! 有意思!

    1. maxlin~
      早安~
      我也很開心看到這篇~~
      感謝你提到的這部份,當時Nathan寫的這篇很多人質疑真假,印象中Nathan在針對球迷的質疑時,也有提到那篇專訪是透過電話訪問的,但絕對是真的。
      當時也有人提出他發文的部份,怎麼這麼少,就對於他是不是記者的身份提出懷疑,現在看來,他的體育記者是真的。
      希望Nathan可以繼續為林書豪發聲(看起來應該是會繼續發聲的)。一起為書豪加油。

  5. 是阿! 當初我還特別去求證他有關那篇Peter Carril的專訪的真假!

    原來他不止是體育記者, 還是尼克隊的隨隊記者!

    不管怎麼樣, 他跟我們都一樣愛看林書豪的球賽, 當林書豪的球迷原因也都相同!

    1. maxlin~
      晚上好,當初就是你求證後,在這邊留言幫他澄清過,真是要謝謝你的仔細求證。
      不管怎麼樣,他跟我們都一樣了解林書豪的實力,不只是在湖人這樣的情況,他會繼續幫林書豪說明。
      當然林書豪也會證明給大家看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