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
  •  
  •  
  •  
  •  
  •  
  •  

這是林書豪於8月18日出席Talks at Google,主辦方在10月17日才放出這段訪談全程視頻。

這篇很長,感謝辛苦翻譯的豪迷朋友,謝謝你。


書豪谷歌分享:在NBA陽剛社會中,為贏得尊重須謙卑與剛強並重,猜想35歲退役

2017年8月18日,@ 林書豪谷歌談到他的職涯、信仰、基金會,身為亞裔美國人以及基督徒去對抗刻板印象。
@ JLin7 talks at Google about his career, faith, foundation, defying stereotypes as an Asian American & Christian.
(0:10) (現場歡呼) 我是Grace 。感謝大家來到這裡,我們對於大家的參與深感榮幸。(指向坐在台上的林和主持人~) 因為顯而易見的原因令我們感到非常興奮。先自我介紹,我是這裡谷歌基督徒團契的一員,而這次事實上是我們首次和Asian Google Network一起主辦活動,而Tiffany是其中一員。
 
(0:33) Tiffany:大家好!我是Tiffany 。我是Asian Google Network的主席,非常感謝大家今天到這裡來參與我們,我們深感興奮。我是市場平台團隊的產品市場經理。在對談開始之前,想讓大家知道我們在活動結束前會有Q&A 的時間,歡迎大家屆時提出問題;但為了尊重時程,請別要求自拍合照等等(台上林聽了,露出可愛的偷笑~),讓大家可以有時間發問,我們的時間非常緊迫…。感謝大家的合作。
 
今天我們請到馬文.週(Marvin Chow) 來向Jeremy 進行訪問,馬文是我們這裡營業單位的協理。讓我們鼓掌歡迎他們倆位。
 
(1:19) 主持人馬文:非常感謝大家。歡迎書豪,我們非常高興你能到這裡來。身為谷歌基督徒團契的一員,我們致力於帶來並增強在谷歌各個團體的信仰,正如蒂芬妮所說的,”Google Asian Network ”…(舌頭有點打結…)…”Asian Google Network ”…,並且展開… (馬文笑,自我解嘲的說)… 目前一切進行得非常順利⋯⋯ (現場哄堂大笑,也聽見林的笑聲…)展開我們為期一個禮拜,旨在探討身為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所代表意義的活動,真正開啟關於種族以及刻板印象議題的對話,而我認為這裡面有許多是你真心關切的,我們將加以探討。…是的,歡迎來到谷歌,很高興有你首度光臨此地。
 
 
第一題:籃球及人生歷程
 
(1:55)馬文:我想,就從你為我們稍做自我介紹開始好了。你在帕羅奧圖高中時贏得州冠軍,你在哈佛獲選全長春藤聯盟第一隊(All-Ivy League first team),你在NBA打了七年,現在效力於籃網隊。告訴我們一些你的經歷,以及你身為Jeremy Lin的感受是如何?
 
(2:10) 書豪:是的。我就在這條路下去那邊長大,因此來到這里大約只需要5 分鐘就可以,(大家笑~林也笑~) 真的方便極了。我就是非常喜歡待在這個地區,你們知道我曾試著要到史丹佛大學就讀,可是他們…(林苦笑~主持人和現場觀眾都心領神會的笑了,林自己也無辜的笑笑),可是他們把我拒於門外。因此事實上,理論上,我真的並不想去哈佛,因為我就是沒有聽說東岸有什麼優點,我從來沒有…
 
(聽哈佛林竟然這麼說,主持人馬文做出”那A安內,不敢置信” 的手勢,現場大笑) 
 
(2:42) 馬文笑說:但你現在住在布魯克林喔~
書豪:我講的是在我大約… 17歲的時候,因此…冬天總像是非常難捱,而且在那裡並沒有In-N-Out 漢堡…(大家再度2333),所以我真的非常排斥東岸。但顯然在過去這10年的歷程把我帶往世界上的許多地方。我的人生經驗有時候會令我覺得,自己(實際上)是28歲,內心卻像是ㄧ個已經…(環視現場聽眾,思考一下大家的年齡層…) 我不想冒犯任何人,但我就是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比較年長人的人生經驗(現場不同年紀,卻都沒有受到”冒犯”的聽眾大笑…)。我就是已經見過許多,經歷過許多,而隨著我年紀漸長,現在我已經要邁向進入聯盟的第8年,我對於議題更加有了自己的主見,因為我見識更廣,對某些事情學習了更多。因此我現在感覺到自己更加確信,也更具熱情,對於我想要談論的議題,或認為什麼應該有所改變,或者什麼是對,什麼是錯。而這就是我為何要參與一些活動,像是Talks at Googles。這是表達意見的良好機會。
 
 
第二題:亞裔美籍頂尖運動員所面對的挑戰
 
(3:52) 問:很棒。顯然你非常開誠佈公的談到你走過的這段歷程,以及學習的心得,而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亞裔美籍人士在運動領域能夠達到你這位置實屬罕見,影響深遠。可否談談你走到這裡一路上所面對過的一些挑戰?請舉例說明。
(4:12)林:我會說事實上和在大學時期非常相像,最困難之處在於跨過門檻。一旦進去了,就容易的多。對我來說,困難的部分在於,事實上這世界有上百萬或上億的人在打籃球,(在NBA)卻只有450個名額。要讓老闆等等相關人士甘冒風險把隊中15個名額之一給你,你必須令他們感到驚嘆。而對我而言,很難以留下足夠深刻的印象來令人們願意冒此風險。特別是我的外貌和其他人很不一樣。因此,這很可能是最困難的部分,感覺我已經足夠地證明了自己,然後,又嫌不足…,接下來必須一次又一次的再去證明自己…。直到有一位:謝謝你— Joe Lakob( 勇士隊老闆)!他就像是:’我願意給他機會試試看。’那很可能就是整個過程中最困難之處。而一旦你進去了,一旦你獲得其中那一個名額進到NBA,就只是關乎(你的)穩定性。例如人們,你的隊友們,他們見到你每天在訓練中的表現,他們會開始相信:’喔,他是ㄧ名(好)球員…”我認為一旦你躋身其中,事情就變得比較容易。
 
 
第三題:背著“鏢靶” 勇闖NBA
 
(5:22) 問:所以在你進入聯盟之後,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嗎?抑或只是比較可以融入到自己母隊裡面?或者你在較廣大的領域裡時,像是你去打比賽或是你出去面對群眾的時候,是否仍然面臨挑戰?
 
(5:32) 書豪:是的。我所說的主要是指我所屬的球隊,例如假使我在訓練營裡面打得很好,我就感覺到自己獲得了他們的尊重,而在整個聯盟所花費的時間就要更長。可是我正邁向第八年,我認為現在並不會還面對著像過去一樣那麼多(艱難挑戰)。
 
書豪繼續:我在過去所要面對的就像是…大家會說:”歐,我們最好別讓這個’亞洲小子’ (Asian kid)在我們頭上得分。 (現場大家笑~)真的,記得有次在對陣活塞隊時,我做了一個換手運球過人(crossover)後上籃得分,大家就大驚小怪:”哇!你晃過了泰山王子(Tayshaun Prince)耶!!!”但我假如是一名黑人的話,這根本就不足為奇,對吧?人們根本就不會說些什麼,就只會是:”他得分了。”可是對我而言,因為人們就會說:”哇,這個亞洲小子得分了!看他!”因此,我感覺就像有個鏢靶在我的背後一樣。到了林瘋狂之後,我覺得那鏢靶又再擴大了30倍之多似的,(現場笑~)大家格外興奮於要與我一較高下。他們想要成為以絕對優勢遠勝過我的那個人,我對此感受很深。而隨著我年歲漸長,事實上我逐漸與許多人建立起良好關係,也接觸到不少口耳相傳的訊息。你能夠聽說…,我們相當清楚,不用見到每一位NBA球員,像我至少知道每位NBA球員的2,3件事情,只因為口耳相傳。我們這450名球員就是一個小的社群。我認為經由這種過程,令我在NBA這個圈子裡面比較容易受到接納。
 
 
第四題: 忠於信仰及競爭天性
 
(7:01)馬文:很好。除了顯然是一名亞裔美國人之外,你也在社群媒體公開定位自己是一名基督徒的身分,你經常談論這件事。因此,很相似地,你如何去處理人們把刻板印像等等去加諸在一名基督徒— 或者可以說是一名像你這樣在主流社會坦率直言的基督徒— 身上的問題?
 
(7:18) 書豪:呃…我想有些事情對我而言極為重要,以至於我並不介意人們是怎麼想,我認為這可能是最確切的說法。我知道信仰對我而言的意義是什麼,我也知道有多少次我已經走投無路,但卻有奇蹟降臨。有時候是我打的好,但有時奇蹟卻是遇上了某人、某人恰巧打來的一通電話…等等,並非我可以掌控,或併非我能力所及事情的發生,讓我能夠打籃球,創造了一個讓我更上層樓,進到某支球隊的契機。因此我知道信仰一直是我這個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要我走到這裡卻不談及自己的信仰未免太不合情理。我並不怎麼介意別人怎麼想,就像我也經常談到我的家人一樣。我的家人與我極為親密,我知道他們對於我的意義,我知道他們曾經做了什麼來幫助我。唯一不同之處在於,家庭/家人(話題)沒什麼爭議性(笑~),你應該要談論你的家人。但關於信仰,有的時候對某些人而言會是個敏感議題。但我認為必須分享真正的我,我必須分享我是如何走到這裡,我想要忠於我應該要走的這條路。
 
(8:37) 馬文:似乎對你而言是它激發你去打破刻板印象,並且重新定義了亞裔以及基督徒。有什麼推動了你,這對你而言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或者你是否需要真正致力於在那方面去加以克服呢?
 
(8:51) 書豪:我想這比較關乎個性。我具有高強度的競爭心,我熱愛挑戰,我熱愛瘋狂的夢想。假如你告訴我從來沒有人做過某件事,我就會說:”好的,讓我們去做吧!!!”的那種人。我指的並不是去”吸毒”之類的…。(很可愛的鄭重聲明,引來大家哈哈,主持人笑彎了腰:⋯⋯) 。我所說的是…(主持人笑著幫忙補充:他所說的是布魯克林籃網隊的總冠軍…)(林哈哈哈…)是的,我所說的是“比較健康的事情”。(主持人:絕對是的。基督徒之類的事情。我們了解~沒有問題~) 因此我認為這很自然,嘿,沒有人這麼做過,這讓我更想要勇往直前的去做⋯ ⋯。
 
第五題:關於亞裔美國人的男子氣概
 
(14:30)馬文:你談到關於你哥如何教導你成為一個男子漢,而看來不是指要有大塊肌肉。你談過很多關於在美國的亞洲男性被很不公平的看待,不只是體育上,而是像約會,社交這些。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們,對於改變這些刻板印像你有怎樣的展望,或者我們能夠如何幫助改變這些刻板印象?
 
(14:50)林:我想這是慢慢發生著的,但其實…從亞裔美國人的男性氣慨這樣的角度來說,是要我們真的不羞於我們自己是怎樣的自己。我想,我自己很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電子競技,我覺得,過去就像是,’你是個電競玩家?真是書呆子。。。’這是人們當時會用的言辭。而現在,這成了人們會去欣賞的活動。我剛剛參加過”The International”,那是2千4百萬的(大概有人舉手,林也打招呼),喲你好。(主持人:2千4百萬美元!)2千4百萬美元現金大獎,這已經是人們真正欣賞的活動。我認為,就亞裔美國男性,就是去持續做你做著的,而最終,希望人們開始欣賞你。我們開始看到一些突破,像是在娛樂產業,好萊塢,甚至是我看到的一些…也帶來一些垃圾;但你看像金大賢所做的,就很了不起,因為你必須能夠為自己站出來。就是把自己做的做到極好,尊敬別人,有禮貌,這是亞洲文化教我們的。這在大眾眼中也許是被動的,保守的,但我認為堅強和有禮是有辦法同時存在的,也就是有自信,同時謙虛。我認為,我們僅需要更多把自己做的做到極好的人,堅強的做自己的人,以及為代表亞裔美國男性感到自豪的人。我想,你知道人們有談過”黃種人熱”,而其實”黃種人熱”說的是找亞裔女孩,(笑)而不是每個人叫著說,’亞裔大爺(做搖旗吶喊的手勢,觀眾笑)!每個人都為自己找個亞裔男吧!對嗎?那不是”黃種人熱”。但,我們要去重新定義“黃種人熱”。(觀眾中有人歡呼)
 
馬文:我喜歡,我喜歡,就在這裡,就從這裡開始,新的“黃種人熱”!

 
第六題:如何平衡融入群體同時保持自我
 
(17:00) 我們有些離題了(觀眾大笑),我完全忘了現在該到哪裡。。。你談到,為自己是怎樣的站出來,也許有些從你那裡看到的例子;像是符合作為一個更大的群體的一份子,這樣的需要或渴望——我想這是真實的,在體育,一個隊伍中——相對於你想做自己,為自己站出來的態度。我看過你的一些油管影片,你有很有趣的性格,你是如何去平衡——符合一支隊伍的文化而它顯然是非亞裔的,同時又能夠為自己的亞裔傳統自豪?
 
(17:35)林:是的,這部分一開始是蠻棘手的。我記得曾有個隊友,說,’我不明白,你為什麼同時是華人又是亞裔?你只能是其中之一吧?’而我就是(做了翻白眼,張口結舌又搖頭的表情,眾笑)…我就是’你開玩笑的吧?’我決定跟他解釋,我也可以同時是日本裔和亞裔,或者,你可以是非洲任何國家,或是歐洲任何…你知道,我必須去解釋,他們真的一無所知,我的隊友中有些是一無所知的,他們就是一副’你就是很投入武士道這類的吧(又做耍武士刀的動作,眾人笑)?我就是一副’這完全不是’…就是有這麼遙遠,而我不怪他們,因為我有去過一些隊友的家鄉,他們出生地,成長的地方,我見到他們的父母,我知道他們真的完全沒有跟任何亞洲人有過互動。起初,我是對很多事情都很震驚——很多人想到亞洲人,就只是。。。至少在NBA中是這樣的——他們只想到李小龍,李建傑,成龍,是的,還有姚明。就是這四個人,沒了。我感覺,我喜歡體育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當我作為某一類人,或以某種方式做人,就會發展出團隊的默契,這會把他們吸引過來,建立起那樣的關係,然後他們就開始關心你是什麼人,你從哪裡來。就像是最近,非常多的隊友都問我,要我帶他們去亞洲。他們想要參加我在台灣的籃球營,參加我中國內地的籃球營。過去這一年我帶了卡里斯勒韋爾,其他隊友就說。’我不相信竟然帶勒韋爾,為什麼不帶我?’這很酷,看到人們的喜愛,很酷。而這是有幫助的,因為這項比賽在成長,NBA在中國成長中,那裡的人越來越注意到它了。而這是,一天一天的,一寸又一寸的,一塊磚一塊磚的進程,改變是逐漸的,希望人們會開始看到更多,了解學習到更多我是什麼人,這個文化是怎樣的。
 
 
第七題:關於投入電子競技行業
 
(19:59)馬文:談夠籃球了,很好,現在談談未來的,電子競技。我對電子競技一無所知,這是人們給我的問題。你現在是電競玩家,你在Dota發展著一直隊伍,你很快就要成為電競聯盟的特派員。你是如何進入這個行業的?你對它有什麼看法?是怎麼進行著的?(打探一下消息…)我應該買它哪一支股票?(林和大家都笑…)
 
(20:22)林:我就喜歡Dota,我玩了15年,基本上當我沒體力打籃球我就打Dota,這是我僅有的兩項讓我有熱情進行的活動。而電子遊戲是,我覺得很多人都會覺得,’如果我整天都打遊戲,我就會跟他們一樣會玩’。不,你不會的,一點也不。因為這是需要天賦的,做決策,要動腦,要協調合作,要在瞬間做決定,就像體育那樣,就像要把任何其他的是做得極好那樣——有些人就是有另一水平的天賦。而這正是為何它越來越受到歡迎部分原因。然我我還看到電競產業在很多玩家都被剝削,你看到他們只有一年合約。看看現在的NBA,人們會簽下2億之類的合同,這是更穩固的。而我希望電子競技能發展成,玩家,老闆,整個產業成長起來後,每個人都能從中平等受益這樣的產業。
 
 
第八題:關於跟隊友一起玩部落衝突
 
(21:34)馬文:我想(目前電競產業)還是在很早期的階段,我們會走到那一步的。我看到你很多隊友都在玩”部落衝突”?(林:他們跟我玩法不一樣,他們花上萬元的鈔票。。。主持人:花錢買進階?林:是的)是你把他們帶進來的嗎?還是你在玩時他們都已經玩著了?這是個橋樑嗎?
 
(21:55)林:我記得在火箭隊的時候,我們都一起玩,我們甚至在同一個部落中(主持人:是哦?大家笑了⋯⋯)我記得火花之前就開始玩了,我有拉了幾個人進來,我把卡斯比拉進來,還有布魯爾。接下來,我是正正噹噹的,慢慢玩,一分一分的累積,偶爾買一兩個工具,然後,一看,三天后他們的基礎就比我更高了,我就一副:你是花了多少錢?他們就是:不知道,幾千塊吧。。。他們花了幾千塊,把所有東西都進階了(對於“出手闊綽,毫不手軟”的隊友們,咱們“謹慎消費,小本經營”的林自嘆不如的笑著搖頭。。。)(主持人:那可不是購物網站,是遊戲!)可是,然後你懂得,我們是同一部落的(對於隊友們大方出手充實同一部落,咱們林非常樂於搭便車,笑嘻嘻地豎起了大拇指),繼續花錢吧。。。(大家再度哈哈哈哈哈)
 
 
第九題:關於髮型的冒險
 
(22:51)馬文:幾個很快的問題,這是網友的問題,我們之後會回答現場觀眾問題。這是關於髮型!(才聽到”髮型”一詞大家就笑了loll) 在油管上,我們看到髮辮,莫西幹,這是我個人喜歡的,今天的是男士髮髻,你最喜歡的是?你是怎麼做決定的?
 
(23:07)林:我最喜歡的是莫西幹,不很高的莫西幹,而是初期的,應該就是我最喜歡的。但其實,我解釋過,那時我們全部有七個人,兩年前我們決定要一起留一個男士髮髻(主持人:球員還是朋友?)我和我弟,表兄,我的訓練師,我的經紀人,我中國的保鏢,和我的按摩師。
馬文:幫你拔罐那位?他沒頭髮吧?
 
林:我有一位是在加州,還有ㄧ位是在…(主持人:不是這位?他沒頭髮。)我們幾個人坐在一起,說要一起弄,那是在我們亞洲旅途中,七個人在一個房中,說一起做吧。就是這麼滋生的念頭,那時候,我原以為我三個月後就會留出男士髮髻了,我從來沒有留過頭髮,其實要花一年,一年半。而期間的尷尬時期,我就勉強做出各種不同的髮型,讓它看起來還行(笑聲)。這就是你為何看到大背頭,旁分頭,莫西幹。。。莫西幹從來不是要成為莫西幹的,他是梳男士髮髻太短的過渡(主持人:男士髮髻的開始)。我留成男士髮髻後,這整個髮型事件有了自己的生命,朋友給我發短信,說你應該弄這個型,弄那個型,人們發給我髮辮,盒子髮辮等等圖片。。。我還有過什麼髮型?我都不知道了。。。總之是隨性的,人們就挑戰我,其中一個說你不會弄個雙馬尾的(主持人:他們就是捉弄你2333),我就,嗯,(笑聲)跟你打賭我會的2333。。。於是我就做了。我感覺,這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捩點,第一次我不再去關心別人的看法。之前,我回去讀推特,臉書那些評論,然後很多都會讓我受傷,覺得人們所說的許多東西,真的(很令我受傷…),因為我是投入了我的血汗和淚水,為我從事的,而某個人就是這樣,說你很糟什麼什麼,我們不要你。。。就像是隨便一個路人走進你的辦公室。人們不知道我們也是有情緒的,當很多黑子——其實很多運動員比一般人都要更敏感,因為我們習慣於被很多人喜愛。所以我必須去超越這一點,再說我的信仰是其中一個很巨大的部分,我是為上帝活著,比賽著,呼吸著,我要的是祂的允許,當我達到這個點,神就成了我這個人,我的形象的更大部分。人們所說的就從一隻耳朵進來另一隻耳朵出去了,我不再那麼在乎。而髮型,雖然從外在看來就是好玩,但從內而外,這其實我我怎麼成長為一個獨立個體的外在表現。而現在,我想做什麼,不再去在乎人們怎麼想。就像我留髮辮,弄所有那些瘋狂造型,我喜歡我就去做,不喜歡我就不做,這差不多就是我這部分的理念。
 
(26:37)馬文:你會帶著一個髮型師旅行嗎?
林:我沒有。。。什麼?我不知要帶個髮型師幹嘛?(主持人:弄頭髮啊2333)不,如果我想弄髮型,像是在上海,我會問,上海有人會做髮辮嗎?(主持人:在微博發文,問有人做髮辮嗎?)我的經紀人會幫我,但舉例說在加州,我不認識什麼好的髮辮師傅,所以我在這裡從不編髮,就是等到去紐約。(主持人:好的編髮師傅都在那裡)所以如果各位認識會編髮的,告訴我(向觀眾呼籲,大家又笑了)吧。
 
 
第十題:關於投入慈善事業
 
(27:10)馬文:[email protected],給他發電子郵件吧。你說到你會做你所擅長的,那麼如果你今天不打NBA,當然沒有人想要這麼想,你會做什麼?
 
(27:22)林:我絕對會從事慈善事業,非盈利工作,我喜歡小孩子,喜歡幫助有需要的人。其實有很多是因為成長中的體驗,我當時一些隊友,來自東帕羅奧圖的,在10-15年前,那是全美國任何城市中犯罪率最高的地方。我記得去隊友家裡接他,他說前一晚沒睡好,有槍擊案發生。這類事情,就是一個開始。我高中時在東帕羅奧圖住了三週,就是要跟他們相處,那是社區服務之類的部分,跟我的教會一起做的。那是個美好的經歷,像是為我設了一個基調,讓我覺得,天如果我有這樣的機會,我會設立一個基金會,我要做這些事情。這就是我不打球後會做的事,像是跟孩子一起玩,課後幫他們補習,教他們打籃球,這些事情。我覺得這裡面是有很多意義的,我覺得這是帶來衝擊的,不只是對他們,同時對我也是極為有衝擊的,極有意義的。我在孩子們身上學到很多。從跟他們的互動中學到很多,我認為我從中得到的的改變,比他們還多。我想這是談到慈善工作時,人們所低估的成分。

 
第十一題:關於油管影片,如何讓眾多NBA球星共襄盛舉
 
(28:48)馬文:你有個很不得了的油管頻道,相當讓人驚艷,作為專業人士我必須這麼說。我喜歡的是你有超多的其他球員現身那部影片,很了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協調的,你是怎麼促成的?你怎麼把他們弄來拍這些影片?他們是朋友嗎?是你在聯盟中的好友嗎?那整個’嘿,來拍我的油管影片’過程是怎樣的?
 
(29:12 )林:我喜歡完成的成品,但過程卻是最糟的。因為NBA球員們,我們的專注時間長度,就像“蚱蜢” 那麼短。(有趣的比喻,大家笑了)我也不知道蚱蜢是不是有很長的專注時段。事實上就是,你必須兩分鐘完成拍攝,不然很多NBA球員就是,(開始表演各種不耐煩表情:揉臉)老兄,我要走了。拜託!(繼續表演:聲音放低放粗)我餓了你知道吧?(非常傳神,主持人大笑,林自己也笑了)我們都是這樣的,因為都一直被餵得飽飽的。所以,實際上我們就是努力把所有的片段,在我們這樣的時間長度,3,5分鐘內完成,我們拍攝的”如何融入NBA”的片子,就是每個球員拍攝五分鐘。
然後就是,當我要找庫裡,我在夏天一早發短信給他,隔天早上他回复我,”我其實明天就要出發到中國了,但我這個下午能做”,而我當時在LA ,我就只能說”好。 。 。吧。 “
那時候我們其實剛剛拍了DeAndre,而我從未見過安祖,那時候是快船辦的鬥牛活動之類,我就一副(演自己靦腆裝熟的樣子):’為我的油管頻道拍個影片,你覺得如何?’他就是’當然’。我們從來沒有過私人接觸,只有在球場比賽見過對方。他就是很禮貌地說’好啊,當然!’我就說’現在馬上哦。。。’他就(睜大眼睛)現在?!我說是啊!(眾人笑2333)然後我們就去了,你們知道影片中這一段是在戶外,很多車子經過,而錄音非常差,我們其實是…事實上在影片中出現的不是他的聲音。 
(主持人:你必須重錄嗎?)
我們聽不到他所錄的聲音,所以我們必須用配音的,然我我其實找了個高中隊友,他聽安祖的聲音,一遍一遍又一遍。像是哦,哦(努力把聲音壓低模仿,眾笑2333)的練習,試圖去模仿安祖的聲音。。。所以這確實是很趕,很混亂的。然後,我絕對不想讓另一位球員覺得我在利用他,因為有些人是為了各種原因找上我們的,我永遠不想成了這種試圖得到什麼好處的人,所以。我努力把事情弄簡單,這就是為何我最近都沒有再做多少[油管影片]。太繁雜了,我們那時就是飛來飛去,而我沒有那麼大的熱情去弄搞笑油管影片,我更想真的在場上打得更好,所以這原本就是訓練過後的小玩意,而去戴上這個髮帶,穿上那個長襪(影片中的各種造型),念這些台詞,這些對我來說太難了,所以我就停頓下來。 
(主持人:那些影片很好)謝謝你。

 

第十二題:有在約會嗎?

 
(32:01)馬文:這是Mary,我的組員,她有個心裡的問題要問,我相信也是這裡一半的觀眾心裡的問題:你的私人狀態如何?你有在跟誰約會嗎?(哄堂歡呼 ),作為亞裔男性的模板,”新黃種人熱”代表,你現在是什麼狀態?(林自己也因馬文這說法而笑翻了⋯⋯)
林(靦腆地笑著回答…):是,我現在不…我不想說太多個人生活的事,但是的,答案是’沒有’。 
 
(現場大笑,似乎對這答案非常”滿意”!!! 2333)
 
 
第十三題:如何跟隊友分享信仰?
 
(32:32)馬文:我們會再回答一些網友問題,然後再進行現場問答,不知道場地中間是不是還有多一個麥克風,各位要上來問問題的請先排隊。。。這些是我們投票過,比較熱門的問題,第一,你是如何跟你的同儕,隊友分享你的信仰?
 
(32:49)林:我想很多是,首先不是都只是關於宗教的,任何小事,像是贏取他們的尊重,向他們展現你是以你認為人們應有的生活方式生活,所以很多其實是關於你對生活方式,像是在NBA,運動員的生活方式就是很…”運動員的”(詞窮,盡在不言中的形容…主持人理解的笑了),所以要不一樣,要做到某個形象。不是說要拿著一本聖經周圍走動,像是(表演邊走邊讀)’嘿,我在讀聖經喲’…這樣。
就只是,在飛機上,坐大巴時,我們那麼多的旅行,我們都住旅館,一直跟大家在一起時,我有時候就是讀著聖經,有次我在讀著時,我一個隊友說,那是什麼?哈利波特嗎?(大家大笑2333… )那是很厚的增訂版,所以他就問’哈利波特嗎?’我說,不是的,其實是聖經。然後話匣子就打開了。同時,我們有小禮拜,每場比賽之前,有15分鐘,這是NBA授權的,你想參加就可以參加,就是5~7分鐘很短的佈道,每場NBA比賽前。所以這就是很輕鬆的方式,’嘿,你要來做禮拜嗎?”好的。’ 我們也有小組,聖經研讀,過去4,5年期間在不同球隊都有。
在黃蜂是很棒的,我們15名球員有12名參加,很美妙。我認為,在這種高度的運動員,我想他們其實一般上是很抗拒宗教或者基督精神的,但如果你能把他們從整個外在的’我想要成為大佬’的表面帶出來,我想你會看到每一個運動員都有很多不確定感,因為受傷隨時發生;有那麼多的人生狀態,壓力狀態,各種各樣的,我必須從這個兄弟和那位表兄弟之間做選擇,從父親母親之間做選擇,或者這個人把我的什麼奪走了,這些各種各樣的…你如何應付這些壓力,像是每個人都指望我養家等等,這麼多的不同處境。這些驅使很多NBA球員去敞開——因為我們發覺我們不是每一件事都有能力,我確實肯定有這樣的感覺,我想想很多其他球員也有。
如果你到賽前NBA的更衣室中,你會看到你從未見過的他們,有些是很焦躁的,有些是很緊張的,有些是,很顯然不去面對的。甚至一些很傲慢很自信的,其實也有很多我們都有的,脆弱的時刻。
 
 
第十四題: 回答”失去首發位置” 的原因,自我審視及剖析NBA歷程受到的某些對待及從中領悟。要求自己提昇實力,也包括謙虛與剛強並重,挺身去敲教練門的道理 
 
(35:58) 馬文:現場提問。
 
(36:00)好的。我的問題是,當我們看你,有時候當球迷們看見你受到球隊的一些對待,例如像“Ronnie Price將要取代林書豪先發”等等…那些狀況的時候,我們自動就會把這件事連結到這很可能是種族問題。我認為球迷們很想知道的就是,根據你自己的看法,這是否經常可能稍微有種族因素在裡面呢?
 
(36:30) 書豪:是的,這是一個很棒的問題。呃…(仔細思考之後慢慢地回答…)我想種族因素深深嵌入交織到每個人下意識地說出或是想法的每件事情裡面,那在NBA影響深遠,而所帶來的有優點也有缺點。而這個優勢就像是,假如我得到20分,人們就像是,”他爆發了!林瘋狂!” 但事實上,”老兄,我得了20分,可是有人場均得到30分呢⋯⋯”因此我的成功被拉高了,但在這同時我的失敗也被拉高了。因此每件事情都兩極化,對我而言沒有中間地帶… ;要不就他最好,要不就他最糟;他好棒/他爛透了; 這是種族歧視/這不是(種族歧視)。這非常極端,在光譜的兩端。我就是ㄧ直深陷於這種爭議之中。而我想,來回答你的問題,是的,我認為那是其中之一的原因,但卻並非全部。 
 
(37:42) 書豪:身為球員我必須成長。有的時候我還不夠好,不足以貢獻給球隊他們所需要的東西,我就被替換掉了。我想,因為我是亞裔是否讓他們更容易做換掉我的決定?我是否必須要更多地去證明自己?是的。但假如你去看看姚明的生涯,除了在前二年,他經常受到每個人的質疑並且被許多球員公開嘲諷之外;在那之後,因為他如此優秀,再也沒有人會說些什麼。姚就是姚!而我,我還沒有到達像姚那樣成功的巔峰,因此我必鬚麵對更多這樣角色的波動。也就是說,也許種族歧視不會去影響到明顯遠勝他人的人。而對我來說,有時候會有點位在邊緣線上,而我會說那就是種族歧見比較會在其中扮演一定角色的時候。而這對我而言就成為一個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強大動力,把自己提升到一個毫無爭議,讓種族因素亳無立足之地的位置。 
 
(38:46) 林:我同時也學到了一件事,不只是種族因素,同時也關乎個性與文化。亞洲人被教導要… 我沒有被教導要進到總教練的辦公室去據理力爭,但那對其他人來說卻經常發生。因此我必須學習如何為自己挺身而出,在適當時間去進行嚴肅的對話,態度強硬的說出:”嘿,這樣不行!你不可以用這種方式來跟我說話。”或者是:”我覺得我打得比這名球員好。”或是:”我覺得我可以為球隊帶來這個。” 我在生涯早期很少這麼做,而我終究領悟到,在像NBA這種”陽剛男性社會”之中,你有時候必須要那麼做去贏得尊重。而那是我所學到的道理,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說:要謙卑,但同時也要剛強。它們並不互相排斥。我在從前總是想著,”嘿,我要謙虛,我什麼都不說。” 最後卻演變為我被人踩在腳底下。因此那是原因之一,種族是原因之一,我在當時還不夠好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是這些因素加在一起所導致的結果。 
 
第十五題:亞洲行的情形和使命
 
(39:58) 馬文:我們現在要進行第二個(事先提出票選的) “Dory Question “。第二個問題就是:你這次的亞洲行情況如何,還有,和過去幾年相比,你是否有見到任何不同和影響?
 
(47:07) 書豪:有的,這趟的亞洲之行非常,非常的成功。我們舉辦了一場全明星賽—- 名人全明星賽,當時吸引了超過一千萬人次在線上觀賞,還單單只是比賽的現場直播而已,並沒有計算之後回頭觀賞的人數,那是個非常美妙的活動。另外我也開辦了一個籃球學校—- 籃球聯盟/學校。我們將會在不同的城市成立學校,有點像是休閒聯盟那樣,也可以讓人去從事訓練的地方。那就是這趟亞洲之行最主要的重點,以及許多我的代言。
 
(40:43) 馬文:你是否有見到人們對籃球的喜愛有所提升了?至今你已經有7年都到那裡去了。
 
(40:46) 書豪:是的,這越來越瘋狂。我感覺那裡球迷們有的時候甚至於很危險,冒著生命危險,身處在擁擠的群眾或人群之中⋯⋯。大家非常的瘋狂與熱情。
 
(41:07) 馬文:是因為”丸子頭” 的魅力?!
 
(林和大家都哈哈哈哈)
 
(41:09) 林哈哈哈地反駁:我那時候並沒有梳丸子頭喔2333,我梳了飛機頭,可是… :

 
第十六題:最難忘的一球
 
(41:16)馬文:現在來個現場提問。
 
(41:17) 現場觀眾喬治:嘿,書豪,謝謝你到這裡來。我叫George,我在高中的時候是籃球隊裡面唯一的亞洲人。(林對他豎起了大拇指:你很棒!向你致敬!) 當時姚明有在打,於是學校所有人都叫我”姚”,然後你出現了,”林瘋狂!!!”於是其他孩子們都叫我是:”歐,老天,那是林書豪在籃球隊裡面! ! ! “我在當時並沒有想到種族方面的問題。我想著,天呀,這是極大的恭維(林和大家都都笑了2333),那代表著喜愛,我一定打得很不錯才對!說實話,我在油管上看了你許多的高光視頻以及你的十大好球。我的問題是:請問對你而言最難忘的一球是什麼?
 
(42:05)書豪:印象最深的一球…呃,我會說…最理所當然的答桉很可能是對陣多倫多的那個致胜球,因為那感覺相當不真實。不過事實上令我記憶最鮮明的時刻,是我效力於紐約,當我們對戰湖人隊時,我在左邊底線投進了一顆三分球。記得在那之後他們叫了個暫停,但那是鎖定比賽勝局的一球。記得我從來沒有聽過觀眾那樣的歡聲雷動,一種令人難以言喻的感覺,我覺得自己彷彿離地三吋,飄浮盤旋在空中似的,因為那聲浪瘋狂到令我覺得自己飛了起來。那是最不可思議的一刻,也因此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想著:”這是怎麼回事?這真是太瘋狂了!!” (偷笑~)我相信這(神奇感受)很大部分也是來自於當時腎上腺素的作用…(大家笑~),可是,對的,那是我在球館裡所聽過最震耳欲聾的聲音,對我而言是個非常特別的時刻…
 
(43:17) 馬文:非常好。
 
第十七題:分享自己經驗,觀點,及父母教養之道
 
(43:20) 馬文問:現在回到Dory question。你剛才談到你的家人,以及你的父母在你的成功裡面所扮演的角色。現在要請教的問題是:對於我們之中為人父母的,你有沒有任何建議,該如何去鼓勵以及支持我們的孩子,而不會是過度的”虎爸虎媽”?
 
書豪:是的。你們知道我的母親絕對有些”虎媽” 的性格,而我很高興自己有這樣的經驗,因為我認為這給了我更寬廣的視野。顯然我並不是一位父母,因此並沒有親身經驗的專門知識。但在我還是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之中,我想說的一點就是,要去引導你的孩子,而不是去為他們做每一件事,並且永遠不要讓你的孩子覺得父母對他們的愛是由他們的成功或成就來加以定義的。我認為這無比重要,因為對我而言,我非常”以結果為導向”(result-oriented)。你想要努力工作,獲得成果。但現實情況經常是,尤其是以基督教來說,許多事情都是神的恩賜,而不是我應得的,或是因為我去贏得的。例如我無法去贏得我的救贖,我無法藉由努力開創自己前往天堂之路。這一切都來自於蒙受神的恩典。而這是一直令我有所掙扎的一種觀念。因為在我整個人生歴程𥚃,我必須一直努力去贏得一切,奮鬥,更加奮鬥,毫無止盡…。即使在人生之中,就像是你做這些事情,你做這些事情去不斷的往上攀爬…,但在某個時間點,你將發現自己其實感到非常空虛。在林瘋狂高峰的時候,我還記得當時覺得:這真是轉瞬即逝。當我贏得州冠軍的時候,我還記得自己想著:”哇!這太棒了!” 但那也很快便消逝無踪。總會想要更多,你永遠會有其他想要達成的事情,永遠會有另一個目標。你可能擁有最好的個人職涯,你組成了一個家庭,接著是對你孩子的期許,你重覆著同樣的路徑。這就像是永無止境的人生競賽一樣。
 
(45:22)書豪繼續說:父母要教導孩子”你是個怎樣的人”,而不只是關於矽谷,或是”在我們所處的文化里面你應該要去哪裡/做什麼…”,這非常重要。顯然志向(ambition)也非常重要,教導你的孩子們要自動自發(be motivated ),但要容許他們從失敗中成長。我人生中最重大的時刻,那些轉捩點,大多數是在失敗的時候,而非成功的時候。實際上是失敗教我最多。因此我想,有時候我將讓我的孩子失敗,假使他們不聽勸告的話。不要介意讓他們失敗,因為我認為當他們學到教訓,懂得對自己負責,我認為如此便是真正教養之道的完成。
(46:12) 馬文:很有道理。現在進行現場提問。
 
第十八題:熱愛籃球,猜想自己可能在NBA打到35歳?
 
(47:26)馬文: 好的,我們現在要問最後一個問題:你認為自己還能夠再打幾年籃球呢?你仍然想要…(此時現場傳出笑聲,主持人趕快鄭重聲明:這並不是我所提問的喔…。現場笑聲又更大了2333)你在從籃球場上退休之後仍然想去當一名牧師嗎?有人在為上帝招募人才吧,我想… (大家又笑~)
 
書豪:我並不清楚還想要再打幾年。我總是告訴我自己,嗯,我並不想當那種一直打到40歲,卻只是個軀殼的球員。(思考~) 可是我也真心喜愛籃球,所以我並不清楚。我想,隨著時間逐漸接近,我實際上很可能會打到35歲左右吧,(假如)上帝的意旨譲我身體能夠維持到那時候的話。至於我過去曾經想要當一名牧師,可是現在我已經做過了許多事業方面的事情。而有件我不可能再回頭去做的事情就是再回到學校去。(現場笑~林也微笑:~)諸如講課,書本,論文,測驗等等,我不認為我可以再重來一次。因此我不會再次回到學校去,因為神學院…。我認為我比較可能走的路是花費許多時間和我的基金會以及孩子們一起工作。然後我也將做一些向公眾演說這樣的事情,像今天在這裡這樣分享我的經驗,我將分享我的為人,我的信仰…等等不同的事情,而不須要再回到學校去(大家又哈哈笑,不願再回到學校的”懶惰林” 也露出微笑…)真的,就是為了必須再回到學校(神學院的問題)…
 
(48:47) 馬文:你真的可以尋求像”榮譽神父”這樣的職位
 
書豪(非常贊同,笑~):很有道理喔,是的~
 
 
第十九題:追求永遠的一致與真實,戴上亞裔身份的光榮勳章,等待真正大展身手的機會到來,要讓支持者引以為傲
 
(48:52) 馬文:現在我們要進行一些現場提問來做為結束。
 
(49:00) 現場聽眾:我叫Michael,首先我想說你進入NBA的故事非常啟迪人心。就某方面來說,我進入到谷歌的旅程也有相似之處(現場傳出了一些笑聲,林也露出了笑容~)(我的故事)雖然並沒有(如你)那麼艱辛,但像是歷經了許多困難,以及不要受他人意見的影響,只持續追求你的夢想等等…,我認為這非常令人讚嘆。我的問題是關於身為社群裡的一位良好代表。在成長過程裡我是我高中學校3000名學生里僅有的大約20名亞洲人之一,也是該校歷史中極少數打籃球和美式足球的亞洲人。我能夠同理你的感受,當你說道當人們看你的時候,你有點感覺到像在動物園裡一樣,因為人們從來沒有(在籃球場上) 看過像這樣一位亞洲人而想要看看這刻板印像是否屬實。但特別是在911事件之後,我想要聚焦在身為一位美國人這個議題。因此,現在你身處於NBA,我很好奇並想要了解,你是否能夠形容身為一個榜樣或是我們這族群的一位代表所承受的壓力,以及你如何日復一日的去因應這種壓力?我確信你在NBA是備受矚目的焦點,因此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去處理這樣的狀況呢?
 
(50:04~52:18) 書豪回答:是的。我總認為”一致” 和”真實” 是我直到旅程終點都要一直保有的東西。我也認為事實上我是個充滿爭議性的球員,但我的爭議性並非來自於其他球員那樣,其他像我一樣具有爭議性的球員通常是因為他們有些作弊醜聞,禁藥風波,爭鬥,賭博…等等。經常是因為一些場外因素,或者他們處理事情的方式,耍大牌,或是他們與隊友不和等等…,因此而產生了爭議。對我來說,卻純粹是肇因於過去在紐約時所發生的事,還有因為我是亞裔。因此起初我完全不想跟這些有所牽連,因為人們總像是:’老天!你打得真好,而且你是個亞裔… 告訴我你身為亞裔…。’ (此時林的表情顯得很嚴肅~) 我就想著,你為什麼不能來談論我打得好的這個部分呢?我為什麼不能像別人一樣(被公平看待)呢?但是我現在把它猶如一個“勳章” 似的戴在身上。是的,我是亞裔,我愛身為亞裔。我要以正確方式來代表我們亞裔—- 我要以正確方式來打球、我要努力工作,竭盡全力去做、我要以正確方式對待我的隊友們,到頭來,希望在這個賽季之後,人們能夠說:”嘿,你知道嗎?我們又一次低估他了!”
 
書豪:因為我認為對我而言,過去這幾個賽季異常艱難,因為所扮演的角色,所經歷不同的事情,而在去年則是因為傷病。我一直在等待著一個能夠真正把那扇門再度擊倒的機會。因此我試著保持穩定,一旦機會到來之時,我能夠再次把那扇門給打破,有個爆發的賽季,帶領球隊締造佳績⋯⋯。我認為那將是我代表亞裔所能做的最棒的一件事!不要只是在高談闊論,而是要以正確方式去做。如此的話,我認為成功終將到來,人們將會體認事實,予以尊重,在此之後,希望我將令每位支持我的人都深感驕傲。
 
(52:18) Michael:謝謝你。此外,當你離開湖人隊的時候我真的非常傷心,不過我還是會100%支持你!
(52:23) 書豪(無辜的微笑):他們不想要我呀,我別無選擇⋯⋯ (大家哈哈哈)
(52:27) 馬文😅笑著附和書豪:並非他的選擇,是的。
(52:29) 馬文:好的,我們再進行最後一題的現場觀眾提問,然後就必須要結束了。
 
 
第二十題:過來人與周琦分享心路歷程亞裔在NBA重要的是”Believe you belong “
 
(52:33) 觀眾問:嗨,書豪。非常感謝你今天來到谷歌。我有個關於中國球員周琦的問題。你知道周琦加盟了休士頓火箭隊。(書豪說”是的。”) 你對他是否有什麼建議呢?
 
(52:47)書豪:是的。顯然他需要鍛練得更強壯,更有力等等,而這基本上也是每一位年輕球員都需要去面對的課題之一。但接下來我的建議則是:”相信你屬於這裡!!!”在我效力於勇士隊的時候,我並沒有這樣的信念,也因此我打得糟透了。而在我去到紐約的時候,那時我才真正相信我能夠做到,因此,假如我投丟了前面5球,我並不介意,因為我知道自己有足夠的能力。當我在夏天打鬥牛賽的時候,假如我一開始投出的5球全失,我連想都不用想就再連續投20球,我不在乎,因為那是鬥牛賽。但我必須把那種“我相信我是一名出色的球員” 、“我相信我是最棒的”、“我相信我需要…”等等的心態,像這樣的自信心,把它帶到NBA的場上去。這確實花了我很長的時間,而我本來並不了解,但要再次重申,那就是種族對我的潛意識造成影響的事情之一。原本並沒有意識到我有多麼難以相信自己屬於(NBA),因為當我環顧四周,我看不到任何一個外貌與我相像(同樣族裔)的人…。因此假如周琦可以做到像是:”喔,好酷!我不是在中國,我不是在CBA,但我跟這些人一樣好,甚或是還要更好!這種自信對他籃球表現的幫助要比任何技術都來的大。
 
(54:07) 觀眾:謝謝你。
(54:08) 馬文:非常感謝。書豪,你令人深受啟發。你是一位開路先鋒。我們十分感謝你寶貴的時間,誠懇,與真實。希望還能再次見到你。好的,請大家給書豪最熱烈的掌聲:!!!!!!!
___end___
 
翻譯:@Jean @ superlintendo
來源:林書豪球迷網(https://www.jlinfans.com/
翻譯中文版權歸林網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並複制此段申明。

瀏覽人數: (1485)

13 thoughts on “【JF翻譯組】書豪谷歌分享:在NBA 陽剛社會中,為贏得尊重須謙卑與剛強並重,猜想35歲退役!  ”
  1. 這篇聽譯,光用聽的讀的就很久,何況還是翻譯,再鍵盤輸入。。。,
    不是真愛,不會這麼作 !!

    謝謝校長依舊在這裡,沒有書豪的NBA,真的只能耐心等,靜心等。。。

    1. JL17~
      晚上好,感謝你的留言鼓勵。
      非常的花時間。
      不是真愛,不會這麼做的。
      真心要感謝的是JF翻譯的兩位@Jean @ superlintendo
      你們辛苦了!謝謝你們
      一起為書豪祈禱健康歸來,為阿金及籃網加油!!

    1. HOOLOOWA~
      晚上好,感謝留言鼓勵。
      很多粉絲團、林網都跟專區一樣。
      會努力集氣,耐心的等著書豪健康回歸的。
      一起為書豪祈禱健康歸來,為阿金及籃網加油!!

  2. 謝謝校長轉貼翻譯,真的,如果不是真心喜愛書豪的人,恐怕很難完成翻譯,這麼長而且是無償。

    剛剛直接聽了一遍書豪的分享(https://youtu.be/SXk-uavVpcY),格外有感受,本來書豪準備在這個球季帶領籃網打出好的成績,來證明自己身為亞裔NBA球員是可以為球隊帶來特殊的貢獻。

    只是沒想到上帝的劇本確沒這樣寫,事發的當時書豪內心的失望真的無以言喻。正如書豪自己分享的,通常在他失敗的時候,也是他成長改變的契機。希望這一次的受傷能讓書豪有新的成長,完全健康的回歸,繼續完成上帝在他身上的計劃。加油,我們支持你,一起見證你的奇幻旅程。

    1. PaPaJoe~
      早安,感謝你聽譯分享這一段。
      看了好感動。
      希望這一次的受傷能讓書豪有新的成長,完全健康的回歸,繼續完成上帝在他身上的計劃。
      加油,我們支持你,一起見證你的奇幻旅程。+1

      1. 謝謝校長,我的不算聽譯,純粹是聽書豪講完的感動。

        如果有空可以先看這一篇知道書豪分享的大意,然後再直接聽書豪講,會有另外一番感動喔。

        1. PaPaJoe~
          午安,感謝你的說明。
          同意你說的。
          我看了也很感動。
          繼續ㄧ起為書豪、阿金、籃網加油!

  3. 謝謝版大轉載,謝謝辛苦翻譯組的豪朋友們!大家都辛苦了!

    文章很長但還是ㄧ口氣看完!真的好感動!

    書豪說~實際上失敗教我很多,讓我在失敗中成長!在他人生的轉捩點,最重大的時刻!大多數在失敗的時候,而非成功的時候!

    書豪ㄧ定不會讓,所有愛他支持他的人失望的!祈求書豪早日康復!繼續ㄧ起為書豪、阿金、籃網加油!

     

    1. Jonelle~
      早安,感謝留言分享,非常的棒。
      實際上失敗教我很多,讓我在失敗中成長!在他人生的轉捩點,最重大的時刻!大多數在失敗的時候,而非成功的時候!
      我相信任何代價都不會白白付出。
      繼續ㄧ起為書豪、阿金、籃網加油!

  4. 感謝校長, 感謝辛苦的翻譯組.

    這篇超感動的, 啟發人心. 馬文也說的好: 十分感謝書豪寶貴的時間,誠懇,與真實。

    1. Susan~
      午安,感謝你的留言。感謝辛苦的翻譯組。
      同意你說的。^^
      繼續ㄧ起為書豪、阿金、籃網加油!

  5. 總算看完了,但是心裡卻很充實,感謝聽譯的大大們。kis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