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球員改名字的那些事,有球員將名字改為櫻木入籍日本

首頁 討論群 分享新聞 NBA球員改名字的那些事,有球員將名字改為櫻木入籍日本

該主題包含 0 則回覆,有 1 個參與人,並且由 Kusanagi Kyo Kusanagi Kyo4 月, 1 週 前 最後更新。

  • 作者
    文章
  • #78358
    Kusanagi Kyo
    Kusanagi Kyo
    參與者

    NBA球員改名字的那些事,有球員將名字改為櫻木入籍日本

    關於NBA球員名字的故事眾多,有些球員的名字長到記分板都無法顯示,有些球員的名字只是父母隨手取的食物名字,還有球員在住酒店時為了避免騷擾而使用別人的名字登記。

    說了這麼多,那麼NBA球星就沒有看自己名字不順眼,而打算改名的嗎?

    還真有這樣的人。而改名的原因,也是五花八門,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那些改過名字的NBA球星。

    美國改名字並非易事

    在美國要想真正更改自己的名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少人都知道女生在嫁人之後可以改姓,不過這並不是必須的事情,而是自願行為。而對於其他美國人來說,要更改名字就需要走一個冗長的程序。

    簡單來說,首先需要去所在地的專門網站上下載更換名字的申請表,填寫完畢之後去最近的州立最高法院提交。這裡的收費可不便宜,以加州為例,要交435美元。法院會指定一個聽證的日期和時間,一般需要等待幾個月。

    同時,法院會提供一個符合條件的本地報紙列表,申請人需要選擇其中一家報紙,刊登更名啟事四週。同樣以加州為例,收費需要200-1000美元不等。在刊登完成後,報社會提供一份宣誓書。該證明文件一式兩份,一份寄給法院,一份寄給申請人。

    做完上面的一切,就可以等著出席聽證會了,聽證會結束之後法官會簽署好同意更名的判決文件。以加州為例,一份文件的價格是25美元。拿到判決書之後,到當地的社會保障中心去更改社保卡上的姓名,並去更改駕照上的姓名,銀行姓名記錄,信用卡,手機等一系列的事情。

    從上面不難發現,在美國改名字不僅等待時間漫長,步驟繁瑣,而且還需要繳納不少的金錢。雖然這些錢對於NBA球星來說是九牛一毛,但是誰也不會沒事閒著去改名字。下面,就讓我們來看看那些改過名字的NBA球員。

    宗教信仰是改名主因

    在NBA比較有名的一些改名球員中,因為宗教原因而改變自己姓名的球員佔了絕大多數。在因為宗教原因而改名的球員中,最著名的早期案例無疑是我們熟知的Jabbar了。在效力於 公鹿 期間,Jabbar的名字叫Lew Alcindor。但是由於他信奉伊斯蘭教,所以年輕的Alcindor將自己的名字改為Kareem Abdul-Jabbar,一個極具伊斯蘭宗教色彩的名字。時至今日,可能說起Alcindor很多人並不知道是誰,但是說起大名鼎鼎的天勾Jabbar,卻是家喻戶曉。

    接下來的一位同樣是NBA歷史上的超級中鋒。幫助 火箭 拿到兩個總冠軍的Olajuwon,原名叫做黑肯-Olajuwon。不過由於信仰伊斯蘭教,Olajuwon在1991年將自己的名字從Akeem Olajuwon改為Hakeem Olajuwon,展現自己對宗教的虔誠。同樣是出於宗教信仰,Olajuwon不願在豐田中心外設立自己的銅像,最後只是設了一件Olajuwon球衣的銅像。

    另外一名因宗教而改名的球員在2016年的時候還被Phil Jackson拿出來和 Stephen Curry 比較,引起球迷一片嘩然。

    原名Chris Johnson的他,在自己職業生涯第三個賽季開始前,因為自己對伊斯蘭教的信仰,而將姓名改為Mahmoud Abdul-Rauf。Rauf至今還保持著職業生涯罰球超過1000次的球員中最高的罰球命中率紀錄,他職業生涯罰球1161次,命中1051球,命中率高達90.5%。不過Rauf的出名並非因為改名或是罰球,更不是因為當年《運動畫刊》將他稱為下一個Maravich,而是Rauf在1996年的一場比賽前,對演奏美國國歌的儀式提出了質疑。這個事件馬上成為了國際問題,不過最後Rauf和NBA方面達成妥協,Rauf被允許在演奏美國國歌時進行禱告。

    曾經效力於 國王 的Tariq Abdul-Wahad,同樣也是因為信仰伊斯蘭教而更改的姓名。其實Wahad本來是法國人,他的原名叫Olivier Michael Saint-Jean。不過比起上面幾位來,他既沒有知名度,也沒有出色戰績,所以知道的人可能不會太多。

    他們完全將名字當兒戲

    上面幾位球員因為宗教信仰而更改姓名的行為還能讓人理解,但下面要說的幾名球員就完全是將自己的姓名當成兒戲。

    說到亂改名字,最讓人覺得啼笑皆非的還是Metta World Peace了。在自己職業生涯的前半段,我們熟知的是那個撞斷Jordan肋骨,球風粗野,一手製造奧本山宮殿衝突的Ron Artest。可能當時的Artest自己都覺得不太好意思,也有可能是為自己急遽下滑的人氣稍做挽救,2011年8月,Artest正式改名為慈世平(Metta World Peace),美國法院連這種名字都能通過,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不過慈世平這個名字差點在啟用兩三年之後就夭折,2014年的時候,來到CBA打球的慈世平在自己的社群網站上宣佈,他要改名為熊貓之友(The Pandas Friend)。幸好慈世平並沒在CBA打多久,這次改名計畫最終沒有能夠實現。

    無獨有偶,慈世平這種到了一個新的國家打球就靠改名來討好當地球迷的做法,還真不是唯一一個。曾經效力於曼菲斯 灰熊 的J.R. Henderson,在日本聯賽叱吒風雲,為了加入日本國家隊打球,Henderson將自己的名字改為J.R.櫻木。只可惜當時Henderson年紀已經不小,在2007年正式歸化的時候已經36歲。隨後在2007年的24屆亞錦賽上,Henderson場均11.9分,7.1籃板和2.4助攻。但是在那之後,櫻木主要也就是在日本籃球聯賽中出出風頭了。說個題外話,J.R.櫻木最喜歡的女藝人是蒼井空。

    可能叫J.R的人對自己的名字都比較不滿,如今效力於 騎士 的 J.R.Smith ,也曾經想要更改自己的名字。2009年的時候,J.R.Smith想要將自己在球衣上的名字改為Earl Smith。其實嚴格說來這並不算改名,因為J.R.Smith的全名就叫做Earl Joseph Smith III,他想要改的也只是自己在球衣上的名字而已。在那個賽季開始前,J.R.Smith已經和隊友Billups談妥,將身穿5號球衣,1號球衣則歸Billups所有,也許他想要在新球衣上使用新名字,於是在2009-2010賽季開始前也提交了更改名字的申請。不過僅僅宣佈改名八個小時之後,J.R.Smith又將名字改了回來,據他自己說是因為改名而受到很多的爭議,至於情況到底如何,恐怕也只有他自己能夠知道了。

    對於上面這幾位球員來說,名字不僅沒有什麼特殊意義,反而成為他們討好球迷的一種方式。好在NBA中這樣的球員並不多,否則NBA真的就要面目全非了。

    一個悲傷的改名故事

    最後要說的這個改名的球員,也許很多人都已經不熟悉,但是關注 公牛 和Michael Jordan當年六冠偉業的球迷,看到這張臉應該會覺得眼熟。

    當我們打開1996-1997賽季公牛的球員列表時,大多數的球員都耳熟能詳,而有一個名字卻讓人覺得有些疑惑:Bison Dele。Luc Longley大家都知道,這個Dele又是何方神聖呢?

    事實上,他當年在公牛打球時的名字並不叫Bison Dele,而是叫Brian Williams。

    沒錯,就是那個籃下的悍將,那個在1996-1997賽季最後關頭加入公牛,只打了9場例行賽,最後卻和公牛一起拿到總冠軍的內線悍將。更為關鍵的是,他的總冠軍並非靠抱大腿獲得的,那年季後賽中,Williams場均6.1分,3.7籃板,1.0抄截,命中率48.1%,作為板凳上的重要力量之一,在公牛奪冠的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那個賽季結束後, 活塞 為Williams送上一份7年4500萬美元的大合約。在效力活塞的第一個賽季,Williams場均16.2分,8.9籃板,1.2助攻,0.9抄截,0.7火鍋,命中率高達51.1%,表現相當不俗。但是到了1998-1999賽季,Williams突然將自己的名字改為Bison Dele,表現也急遽下滑。打完這個賽季後,Dele宣佈退休,並且取消了和活塞剩餘的5年3600萬美元的合約。

    理由很簡單:和活塞管理層合不來。

    他放棄了3600萬美元的金錢,放棄了NBA萬人矚目的身份,放棄了本來可能擁有的大好前途,用Bison Dele的話來說,他要去旅遊和冒險,尋求生命的意義。

    2002年七月份,Dele和他的女友、遊艇船長以及他的哥哥Kevin Williams一起坐遊艇出海。而當遊艇到達太平洋塔希提島的時候,船上只有Kevin Williams一個人。事後Dele的哥哥被捕,而眾多證據表明,Kevin Williams殺害了同行的其餘三人。但是隨著Kevin在2002年9月自殺於加州的一家醫院,真相已經永遠無法得知,Dele的屍體也永遠不可能再被找到。這起案件,堪稱NBA歷史上最大的懸案之一。

    對於球迷來說,雖然他已經將名字改為Bison Dele。但是在我們的記憶中,留下的仍然是那個公牛的18號:Brian Williams。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