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 [翻譯團] 尼克-納斯:多倫多猛龍主教練的NBA之旅開始於英國

首頁 討論群 分享新聞 轉貼 : [翻譯團] 尼克-納斯:多倫多猛龍主教練的NBA之旅開始於英國

標籤: 

該主題包含 1 則回覆,有 2 個參與人,並且由 Hunter Hunter4 月 前 最後更新。

  • 作者
    文章
  • #109857
    Orochi Kyo
    Orochi Kyo
    參與者

    https://bbs.hupu.com/27484006.html

    [翻譯團]尼克-納斯:多倫多猛龍主教練的NBA之旅開始於英國 由 Michael529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https://bbs.hupu.com/nba

    主教練尼克-納斯希望帶領多倫多猛龍隊打進今年的NBA總決賽,但他自己的籃球教練之旅開始於英國。馬克斯-惠特爾追蹤了納斯的執教軌跡,從愛荷華到BBL(譯者注,英國籃球聯賽)再到NBA。
    多倫多猛龍隊的得分後衛丹尼-格林,在得知他的現任主教練尼克-納斯,曾在一個執迷於足球而不是籃球的國家執教時感到非常震驚。
    “我需要好好調查一下我們教練的背景”,他笑著說。
    當人們得知猛龍選擇了納斯這樣一個首次執教NBA球隊,在英國執教將近十年的人作為主教練時,驚訝是普遍的反應。近五個賽季,他都在猛龍隊擔任助理教練,這使得球員們對他的方法非常熟悉。但是,知道他曾在英國聯賽執教的人並不多。
    “他在哪兒?”,猛龍隊的助理教練菲爾-漢迪在一次投籃訓練前問道。在科懷-倫納德和帕斯卡爾-西亞卡姆走過去之後,漢迪看到他問題中的那個人穿著運動鞋從場邊走過,帶著微笑準備迎接早上的媒體見面會。“納斯”,他帶著幽默的語氣說。
    這不是漢迪第一次為他工作。18年前,納斯在曼徹斯特執教過漢迪,並帶著他拿到聯賽冠軍,曼徹斯特是一個通常只為穿著紅色或藍色衣服踢球的人(譯者注,此處指曼聯和曼城)保留獎盃的城市。
    “感覺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漢迪說。“其他所有人都奇怪地看著他,而我想說,‘是的,那就是尼克’”。
    漢迪的這樣傾向和行為都是從海外開始的。納斯在1990年到英國籃球聯賽的德比雄鹿隊擔任球員教練,而前一年他在被愛荷華州的母校當研究生助理的時候,留了一個平頭。他在BBL只執教了三個賽季,甚至短於他在大學中擔任這一角色的時間,但是這次經歷使他成長,讓他在接下了的11年中又執教了4支英國球隊。正是在這段時間中經歷的鮮有人知阻礙和機遇使得納斯做好了成為NBA這教練的準備,也是前雄鹿隊老闆口中的“如何不被慣壞的一課”。
    在NBA獲得任何一份工作的難度都非常大,這也是格林在得知納斯之前在一個首先以足球,其次以板球和橄欖球而聞名的國家執教時,感到非常驚訝的原因。格林和其他可能會猜測,這從來不是計畫的一部分。
    從愛荷華到德比,途徑德國、澳大利亞和日本
    每年的聖誕假期,都會有兩封信從兩座看起來沒有任何聯繫的城市寄出。傳送始於英格蘭的德比,終於愛荷華州的卡羅爾,這是克里斯-斯奎爾斯和比爾-巴德利保持友誼的方式,他們的友誼開始於90年初荷蘭的一個籃球錦標賽中的相遇。他們之間的距離如此之大,但他們對彼此的忠誠也是如此,這都始於籃球。他們對這項運動同樣忠誠,而籃球也從各個方面給與他們回報。最重要的是,他們碰巧都是促使納斯在將近30年前的英格蘭獲得第一份教練工作的核心人物。就像巴德利說的,“運動將世界變小”。
    大約就在納斯開始在北愛荷華執教時,一項每年一次的20歲以下籃球錦標賽在荷蘭的裡傑恩舉行。斯奎爾斯與德比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彼時正是年輕球員的導師,領導著一項八支隊伍參加的賽事,而巴德利——正在愛荷華州的卡羅爾社區高中執教——負責帶一支由大一、大二學生組成的美國籃球隊。就是在這裡,他們第一次見面,很快他們就在非工作時間一起泡在球場邊的咖啡館中,聊著籃球純粹主義者的話題。七天之後他們相互告別,許諾保持聯絡。
    巴德利在回到愛荷華的辦公室為下一學年做準備時接到了斯奎爾斯的電話,給他提供一份德比雄鹿對主教練的工作。“我需要幾天時間理一下我的思緒,”巴德利說,他被要求去德比參加該職位的面試。
    跟納斯一樣,巴德利出生在卡羅爾,愛荷華州中西部的一座10000人口的小城。他曾舉辦過青少年訓練營,當時納斯參加了,並跟他成為好朋友,並給了他“大壞蛋比爾-巴德利”的綽號。他們現在仍然有聯繫,儘管巴德利是猛龍隊東部聯盟對手凱爾特人的忠實球迷。由於已經在卡羅爾建立起生活,巴德利認為去海外生活對她的家庭來說是不公平的,於是他拒絕了德比提供的機會。
    在這之前的幾年,巴德利在看台上對納斯的在高中比賽中的表現感到驚奇,把他描述成一個‘真正的控球後衛’,因為他從不失誤,是一個優秀的分配者。
    “我告訴克里斯, ‘應該跟一個我認識的叫尼克-納斯的傢伙聯繫。他剛剛離開大學,也許會喜歡這個主意。’”
    納斯並不知曉。他已經決定不再繼續從事主修的會計這一行業,而在他作為研究生助理的第一個賽季中途,他得到了一份為一支巴西球隊效力的工作機會。他的教練讓他接受這份工作,所以他正在努力訓練,使自己找回打球時的狀態。兩個星期過去了,四個星期過去了,在納斯的身體狀態達到巔峰的同時,這份工作機會化為烏有。納斯達到了他一生中最好的體型,所以他在真正的互聯網還沒到來之前,就向幾傢俱樂部發送了一份信息包,並與之進行遠程聯繫,希望能登上他們的花名冊。納斯德簡歷被傳到了德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的角落,以及一個叫做德比雄鹿的英格蘭的小俱樂部。他非常想打球。
    “沒有什麼驚喜”,納斯說,所以他沒有遠涉重洋,而是就近選擇了愛荷華城,他的計畫是加入愛荷華大學教練組並開始研究生生涯。在新學期開始前幾天他收到了德國波恩一傢俱樂部的邀請,作為他們的首發控衛。在同一天,雄鹿隊的老闆蒂姆-拉奇給他打了電話,提供了薪資少三倍的但是有機會打球,更重要的是作為教練的工作。
    斯奎爾斯和巴德利之間的談話促使拉奇翻閱郵件,並重新發現了納斯的簡歷。他的求職信的開頭是 ‘對海外打球和執教感興趣’。拉奇在打給納斯的電話中重讀了這句話作為開場白,並問道,“兩個都做怎麼樣?”
    三天之後,納斯踏上了飛往倫敦的飛機,兩天之後,他在倒著時差中出戰了米德蘭杯賽事中一場對陣萊斯特的季前賽。
    “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納斯在他多倫多的辦公室中說,“但是我在那個聯賽中獲得了早期的經驗,並且我現在使用的很多東西,都是在那時發展起來的。”
    ‘我還沒為此做好準備’

    當這份工作的消息傳來時,納斯給他的前高中教練維恩-錢德利打了電話,他經常敦促納斯和他的後衛隊友們不要投三分球,而這個理念一點也沒有被納斯帶到英國去。納斯也向他的前大學教練之一埃爾頓-米勒尋求建議,並儘可能多地閱讀他能拿到的執教指南。
    “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個’”,納斯笑著說。
    納斯在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轉機時,他第一次遇到了歐內斯特-李,他在很多圈子裡被認為是從未進入NBA的最偉大的球員之一。至少在接下來的一年中,他將成為納斯在德比的後場搭檔,當他談到他的新教練也是隊友時,他對女朋友說‘一個大男孩,他真的很年輕’。納斯那時21歲。德比的更衣室領袖是一名叫做特裡-馬格納姆的球員,他那時已35歲。這是第一項挑戰,納斯需要適應於他之前習慣的完全相反的環境。“在愛荷華,他們星期天不吃約克郡布丁”,納斯說。
    來到英格蘭的前幾天,納斯不得不暫時和雄鹿隊的秘書馬丁-肖和他的兒子馬特住在一起,因為他準備和其他隊員共享的房子還沒準備好。他現在仍然記得最後的街道地址:克勞頓大街58號。到那一賽季結束時,他已經習慣了和肖一家擠在一起。“他想週末去倫敦看決賽,這樣他就可以在網上交流了”小馬特說,“但是他不想付房費,所以他住在我們酒店的地板上。”
    納斯非常努力地抓住每一個機會。在這一年的年末,他全神貫注於每支英國球隊的比賽,開著他的二手汽車,在這個國家中到處跑,去偵察每一支球隊。他想要學習。雄鹿隊只能支付一半球員的工資,而球隊的第一次訓練只有8個人參加。“尼克看到我們在莫威體育中心的球場是鋪的瓷磚,而不是木板時,感到很震驚”,前隊友蒂姆-拉舍萊斯說。
    資金的限制使得球隊每週只有兩次正是訓練,分別是在週二和週五。沒關係。在空閒時間,納斯常去沙夫茨伯裡中心,一個德比足球場旁邊的休閒設施。他會花上80便士租用其中有一面牆上的籃框。
    “要命”,納斯開玩笑說。“那80便士曾經傷害過我。”他首先得從商店的櫥櫃裡拿一根桿子,這樣才能把籃框從牆上拉下來,開始幾個小時的投籃訓練。
    “他肯定是不會花時間觀光的”,魯奇說,他注意到納斯渴望成為偉大的人。
    納斯經常在賽前與俱樂部贊助商交談,而他身後也是排隊的人,這對一個成立不久的聯盟來說是常態。他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為了門票銷售和媒體曝光,而且,不像今天的NBA,那裡有整個公共關係部門,在BBL甚至沒有專人來做這項工作。
    納斯盡他所能地向大家展示他的團隊,如果他的方法成功的話,反過來也會提升他的經驗。他在德比指導診所運營,也為道路規劃提供建議。“尼克在這裡得到的執教經驗在某些方面會比NBA提供的任何東西都要多得多”,倫敦雄獅隊的首席執行官文森-麥考萊說。
    但當大量的課外活動被強加給他時,納斯卻以同樣的熱情來回應它。他第一次注意到雄鹿的比賽日計畫,建議俱樂部改變設計。從那一天起,打開這本充滿統計數據的小冊子的球迷們就有了一次海報大小的閱讀體驗。
    然而,大多數事情都不這麼容易控制。意想不到的難題包括,拿不到薪水的球員在一天的辛苦工作之後不參加訓練,或者古怪的李決定一整節時間都用他不擅長的左手投籃。不管是什麼,拉舍萊斯說他“從沒聽說過尼克抱怨過什麼。”相反,他成功塑造了自己的執教理念,而作為一名球員,他主宰比賽的競爭本能仍然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他的隊員們回憶起納斯來的時候,一致認為他是球館中有史以來最好的射手。
    麥克-芬格,納斯的大學室友,來做了他的助理教練。“我只給了他兩個簡單的指示”,納斯說。 “第一永遠不要帶我出去,第二給我開綠燈。”
    僅憑這一點,芬格就取得了成功。
    納斯在德比呆了一個賽季之後,轉型成全職教練。除了會美國和在比利時停留,納斯一直在英國兜兜轉轉,直到2006年他從英格蘭南部海岸的布萊頓熊俱樂部離開。“他的世界在布賴頓發生了變化”,魯奇說,他曾幫助納斯在那裡應用俱樂部的商業戰略。他把納斯在布萊頓扮演的多重角色描述成“廚師長和洗瓶工”。
    有幾次,納斯、教練和球隊老闆的錢都花光了,但是他仍盡力做—切事情—說服丹尼斯-羅德曼去適應球隊是其中一個亮點——為將來在發展聯盟和其他聯賽的成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回想起來,我真的一直在尋找自己的教練身份”,納斯說。“我去那裡執教的原因就是我想用我的技藝謀生。”
    ‘尼克把贏球看得高於一切’
    四歲的尼克-納斯,頭戴著一頂帽子,從古帝天主教高中的棒球球員席的矮草間向外望去。這名未來的主教練很快就要開始做球僮了。丹尼斯-奧格雷迪說:“尼克看著就像”自從1971年搬到鎮上,他就認識納斯一家,成為卡羅爾時報《每日先驅報》的體育編輯。“你能看出來他是那種會整天泡在運動場裡的人”。
    在五個哥哥和三個姐姐,尤其是吉姆、丹和肯的幫助下,納斯在童年就表現出出色的運動天賦。“尼克這個孩子,將成為一名優秀的運動員”,奧格雷迪說。在1984年,古帝天主教高中首次獲得州足球季後賽資格,而納斯是球隊的四分衛。接下來的春天,納斯作為球隊的控衛獲得了學校歷史上唯一一個州冠軍。他還作為游擊手和投球手參加了棒球隊,並把曲球作為他的第四選擇。“他是一個很好的撐桿跳運動員”,巴德利說,他在某天下午看到納斯跳過13英呎的高度。
    在納斯在高中畢業後不久,由於存在安全隱患,國家取消了撐桿跳比賽,使他至今仍保持著學校記錄。
    “他看起來的確像個四分衛”,格林這樣說他的現任主教練。“他總是與來自不同運動項目的教練交流,試圖得到他們對某些事情的建議。他抱著非常開放的心態向不同運動項目學習不同的策略,向不同的人學習如何運作。撐桿跳肯定是不同的項目”。
    在1985年,納斯被梅因紀實報投票選為愛荷華州的最佳男運動員。然後他去上了大學,並在畢業的時候創造了北愛荷華大學史上三分命中率記錄——46.8%——另一項獨享第一的記錄。
    “我充滿活力,從不退縮”,納斯說。所有這些都是刻在他的基因裡的,納斯在BBL的首次亮相就給當地的支持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個美國人來到英國打球一直是一件大事,尤其是在1990年。在他的第一場比賽中,納斯在爭搶球時,把前錫拉丘茲球星吉恩-沃爾德隆的短褲拉了下來,儘管那是一場‘友好’的季前賽。納斯記得這件事,但說“可能被誇大了”。在一位前團隊工作人員的描述中,包括了瓦爾德隆非常生氣的細節,他把納斯趕到外面的停車場。
    不管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只有一個共同的事實。“尼克把贏球看得高於一切”,奈傑爾-勞埃德說,他在90年代中期為伯明翰子彈隊的納斯工作,那是納斯從1995年開始的在英國執教生涯的第二站。“如果他今天能改變勝負,那麼他明天就不會談論這件事了。”
    作為一名優秀的球員——並且是年輕人——的經歷,在建立預期的球隊文化方面走了很長的路,並在早期使納斯建立了對球員友好的教練風格。
    “在訓練結束時,尼克經常會在罰球線放上10英鎊”,克萊夫-阿倫說,他是伯明翰勞埃德俱樂部的球員。“他稱之為‘銀行存款’。你必須快速投籃,而一旦你投丟,你就出局了。十次中有九次都是尼克贏。納斯經常會在比賽結束時從半場投籃——“而且總會投中”,阿倫說——而且在他1998年到2000年執教曼徹斯特巨人隊時,會讓每位球員在中線放一枚硬幣,而後進行三分投籃比賽,勝者將拿走所有硬幣。
    “他一直存在自己的錢,跟我們一起步行回家”,阿倫笑著說。
    納斯想樹立他唯一能容忍隊員的榜樣。他說:“我們會跑短跑,我會努力贏得他們。”
    “尼克可能不會挑戰我們的投籃比賽,因為他知道我們隊有一些相當不錯的射手,”格林在談到今天的猛龍隊時說,“但每天他都會督促我們,確保我們以正確的方式處理我們的業務,建立良好的習慣。他會反覆強調我們需要改進的事情。”
    雖然沒人能想像納斯和科懷-倫納德和凱爾-洛瑞一樣在球場上跑來跑去,但他經常不得不和他的英國球隊一起訓練,因為球員們有時需要在日常工作中加班或者受了傷。羅尼-貝克,一個在BBL中家喻戶曉的名字,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和荷蘭打得一些球員組成一支球隊,為納斯執教的巨人隊、倫敦塔熊隊效力,並在之前幾年還是納斯執教的德比和巴克斯頓頂級貓隊的對手。“他會在訓練中防守我,並說‘羅尼,你防不住我’”,貝克說。“他從來沒有輸,他這樣做是為了激勵我們”。
    然而,只有一個隊員是納斯無法戰勝的。“直到今天,我還是說,我防不了傑爾-勞埃德”,他是納斯以前的球員,在BBL得分榜上一直名列第二。
    起起伏伏,納斯的執教仍在繼續。他探索了如何在與球員建立親密關係和努力推動他們之間取得平衡。他改變了英國普通籃球的文化,實施了先進的球探,以及獎懲的做法,包括進行一對一的單挑訓練,直到每個人都得到三個籃板和相同的攻筐分數才結束,還有用強硬的防守逼出對手失誤而進行的快攻。“他領先時代20年”,貝克說,他前一年在執行納斯的革命性的三角進攻戰術,在後一年負責全場緊逼。
    “我喜歡這裡的三角進攻,因為它和NBA中每個人都在用的大有不同”,納斯說。“其他人都在帶球,把球扔到低位,然後他們的人就去上班了。對我來說,這很無聊。”
    三角進攻在現代比賽中幾乎完全消失了,但納斯曾經對這個菲爾-傑克遜執教的,由邁克爾-喬丹執掌的90年代芝加哥公牛隊的進攻體系——利索的切入和空間感到敬畏。“它具有很強的觀賞性”,納斯說。納斯也非常認真地對待球探工作,並且清楚地知道他想要一個什麼樣的球員。有一次,他決定選一名澳大利亞球員加入子彈隊,因為他親眼目睹了他在全明星賽中因犯規而陷入打鬥,無法超越那種競爭精神。
    在離開德比去伯明翰前的四年間,納斯曾在景軒大學和南達科他大學執教。在那裡的時候,他打電話給魯奇告訴他,他發現了一些美國球員,他們不太可能被英國球隊選中,但很有潛力。
    當納斯回到英國後,他和魯奇扮演起了經紀人的角色,把球員們帶過來,用一輛租來的面包車把他們帶到儘可能多的球探身邊。“那就像是把貓趕到球場上去”,魯奇回憶說。其中有一名叫做弗盧努瓦的年輕人,在納斯執教的伯明翰開始職業生涯,並在45歲時成為了紐卡斯爾老鷹隊的球員教練,可以說是英國籃球史上最著名的名字。
    “弗盧是一個從不放棄的人”阿倫說。“他有著獅子一樣的打心臟,尼克把他看作是自己的反映”。就在三年前,納斯還在拉斯維加斯和弗庫諾瓦一起訓練,他的前球員想讓他知道自己的投籃。
    在納斯到達英國後的五年內,現任新奧爾良鵜鶘隊的助理教練克里斯-芬奇和勒布朗-詹姆斯在克利夫蘭新秀賽季的私人教練鮑勃-鄧華德,都到BBL打過球或執教過。這是英國籃球史上的一個轉折點。
    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芬奇是英國籃球隊的主教練,而納斯是他的助理教練。他們還與鄧華德執教的 中國國家隊交過手。
    “他們三個人的到來,改變了我們在英國打籃球比賽的方式”,麥考萊說,而勞埃德簡單地總結道,“尼克喜歡防守,但他更喜歡得分。”
    英國很快就成為了納斯淬煉自己教練藝術的實驗室,他知道這將是他未來的基礎。
    ‘他會把你帶到新高度’
    克萊夫-阿倫在工作結束後跑過去參加訓練,但是遲到了25分鐘,所以他知道了接下來將會面對什麼。
    納斯在伯明翰實行了罰款制度,球員每遲到一分鐘,他們必須交出一英鎊。這是納斯制定的最新制度,艾倫必須交出25英鎊。
    “我是如此生氣,所以開始用硬幣向他付錢。尼克只是看著我,然後把它們還給了我。”
    但是納斯從未廢止它。納斯在位於哈格利路的一家叫“意大利之家”的當地餐館有幾個朋友,每個月底,他把所有的錢都集中起來,帶著他的隊員出去吃飯。
    “像這樣的事情,會讓我們大家聚在一起”,阿倫說。
    他在去年夏天開始擔任猛龍隊的主教練之後也實行了類似的舉動。納斯在拉斯維加斯參加夏季聯賽,帶著全體員工參加了一個團隊晚宴,隨後在曼德勒灣觀看了邁克爾-傑克遜的表演錄像。亞歷克斯-麥肯尼說:“自己動手,這很酷。”他在格拉斯哥長大,現在是猛龍隊的體育科學主任。“一旦你瞭解了科學,你就會成為一名藝術家,而尼克就是那樣。他有巨大的優勢。”
    拉斯維加斯當晚的宣傳片將傑克遜描述為“流行音樂之王,天才,有遠見的人,獨一無二的人”。勞埃德說,納斯通常被描述為一個充滿侵略性的天才,“因為他讓你處於繁榮的地位”。“尼克很有魅力,”阿倫說。“他是一名球員們喜歡的教練。”
    一天晚上,納斯帶著一盒藍白相間的T恤衫來參加一次投籃練習。他厭倦了他的隊員們帶著不同的裝備進來,他指示他的球隊在交替的訓練日穿上他們。T裇背的背面印著著“hanto-yo”,一種美國本土的戰爭口號,意思是“我們一起去戰爭”,或者“清理道路”。1998,他在比利時策劃了一個類似的戰術,他的奧斯梯德球員佩戴標語“OPAT”,代表“一次佔有”。
    “我們都有T恤衫!“猛龍隊的助手漢迪一邊說,一邊回憶著他最喜歡的曼徹斯特記憶咯咯笑著。“每當我們在比賽中,當我罰球或投三分球時,我都會這樣做,只是為了讓人群安靜下來,我總是像‘噓’。”漢迪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以展示他那標誌性的動作。“尼克給我做了一件印有那條標語的T恤。每個人都有一個。實際上,現在我的衣櫥裡還有。”
    這些紀念品非常好,事實上,勞埃德直到現在還保存著納斯在伯明翰分發給所有球員的投籃手冊。
    “它被叫做尼克-納斯投籃黑皮書”,勞埃德說。裡邊列出來眾多條目的技術,後面還留了空間來寫下每個球員的得分,以此來創造納斯渴望的競爭性氛圍。“我們每天都會記下得分”,勞埃德說,而所有的球員都被要求在拓展訓練之前進行投籃訓練。
    二十多年後,勞埃德和阿倫都為自己的球員複印了很多次黑皮書,因為他們都開始了自己教練生涯,而勞埃德把黑皮書交給了巴巴多斯青年國家隊。托馬斯-范-登-斯皮格爾的職業生涯中,在莫斯科中央陸軍贏得了兩個歐洲聯賽冠軍,而在20歲的時候他在奧斯坦德為納斯打球。當時,納斯立即挑戰了他,想看看這個年輕人能為團隊付出多少。“他一直在我的腦海裡。他讓我跑圈,但他會和我一起跑”。納斯把裡克-皮蒂諾的《成功是一種選擇》一書交給了我,“在我的職業生涯中,這本書我反覆讀過。”
    “我至今仍珍視它。既然他現在如此成功,也許我應該讓他簽個字。
    納斯的隊員們堅持認為,他是一位罕見的教練,他在賽前進行了出色的訓練,但也知道如何為每一個對手制定計畫,比對方教練反應快一兩步。他在整個BBL賽季中繪製並測試了他的執教理念,並在美國的休賽期調整這些理念,在2001年和2005年,他執教了美國籃球聯賽的俄克拉荷馬風暴隊。他總是會抓住偶然所得的靈感。
    “有一天,尼克告訴我們,我們要去冥想,”貝克說。“他向我們解釋了禪宗和菲爾-傑克遜,然後我們開始哼唱。每個人都在想,‘我們在做什麼?’但後來我們意識到尼克會想盡一切辦法來贏得比賽”。
    對於現在猛龍隊而言,這意味著如果誰在訓練中贏得團體或個人比賽,他將會獲得WWE風格的腰帶。不管他的球員在冥想之後是否在心理上和精神上都處於另一個水平,巨人隊確實在那個賽季贏得了冠軍,這是納斯的球隊在曼徹斯特的最後一個冠軍。漢迪說:“在奪冠之戰結束後,我們所有人都在一起吃晚飯,老闆告訴我們,我們會得到額外的獎金。”“每個人都說‘好的,好的’。但在那句話的最後是“但我們已經賣掉了球隊”。這樣的事情只有在英國籃球聯賽中才會發生。
    ‘納斯對英國的比賽產生了大多數球迷都無法想像的影響’
    納斯幾乎過著偵探一樣的生活,在一個國家裡從事一項秘密任務,而這個國家對他所要掌握的這一項運動幾乎沒有注意。
    納斯說:“1995年我在德比呆了一段時間,回到英格蘭後,我真的希望有更多的時間學習如何執教。”為了做到這一點,他在布朗斯格羅夫的現在已經是希爾頓酒店的地方設立了據點,就在穿過西米德蘭茲的M5公路旁邊。當時沒有互聯網,當然也沒有電視轉播籃球比賽,但納斯偶然發現了一家名為龐特爾的德國公司,該公司專門在世界各地發行NBA比賽的錄像帶。客戶只能選擇一個球隊的戰術,所以納斯選擇公牛來研究三角進攻。每週五他都會收到三個比賽錄像。

    納斯說:“我渴望籃球,而且會反覆觀看他們。”他會在午夜和他的球員們坐下來,看著一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球隊聚集在一起,他們決定嘗試在訓練和比賽中模仿他們。
    “老實說,我們沒有很好地運行它,但至少我們有了一個信任的,而且球員認為很有趣的體系。”
    龐特爾公司在23年後的今天仍然存在,但是大概納斯在多倫多不需要這樣的服務了。即便如此,那些旅館的房間也是他專心學習籃球戰術的地方。納斯想提高他的花名冊上的技能,在這個過程中,他學習了每個對手的優點。
    “即使讓他教法語,他也會找到一個簡單的方法,”波普-門薩-博蘇說,他在英國的整個職業生涯都為納斯打球。
    倫敦人門薩-博蘇曾效力於五支NBA球隊,包括他在13歲時觀看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場職業籃球賽的猛龍隊。他的青年對教練喬-懷特帶他去溫布利球場看了哈克尼塔樓,門薩-邦蘇在那裡為青年隊效力。當時他不由自主地想到,“我怎麼能在BBL上打球?”就在他觀看的比賽中,納斯正是德比雄鹿隊的隊員和教練。20年後,納斯在倫敦奧運會上執教曼薩-邦蘇。
    “尼克-納斯已經對英國的比賽產生了很多球迷甚至無法想像的影響,”門薩-博蘇說。
    如果在球場外沒有影響力,那就不是納斯了,比如他讓丹尼斯-羅德曼在2006年為灰熊隊打三場聯賽。
    “我不記得他[羅德曼]跟我們中的任何人說過話,”貝克談到那個時候說。這位前NBA球星沒有和球隊共用更衣室,在熱身時才加入了他的新隊友,在一句話也沒說的情況下完成了兩位數的籃板。“這很奇怪,”貝克說。
    納斯在管理一個經常面臨財務壓力的團隊時提出了一些奇怪的想法。在此期間,他在2004年贏得了年度最佳教練。“你是怎麼做到的?”魯奇問道。
    好問題。
    納斯說:“這是一種近乎獨裁的做法。必須有人領導球隊,但你需要將部分所有權轉讓給球員,並且得知他們的想法。我是如何培養球的化學反應的?我是如何激勵球員們比以前打得更好的?我是如何激勵他們多打籃球的?”
    納斯必須執教天賦不那麼高的球員,融合球員在球場上的差異,並找到一種成功的方法。
    “我對他們施了一個小詭計,讓他們不得不來到球場,期待勝利。我們必須改變他們的心態。我想這個方法有點深入人心了。”
    這是輕描淡寫的說法。阿倫說:“我們只是覺得,如果我們按照尼克的要求去做,對手就不會打敗我們。”
    納斯現在正試圖做同樣的事情,但在最高級別,任務是把他的猛龍隊帶進隊史第一次NBA總決賽。
    他們在整個賽季都是聯盟中最好的球隊之一,無論是在球場表現上還是在記錄上都是如此,他們的主教練正在教授許多他在英格蘭的時候創造或激發的元素。摩爾韋斯體育中心已經成為斯科蒂亞班克競技場,在猛龍的主場,又有多了一個見證了這個故事的人。1997年,納斯在伯明翰的最後一個賽季,現任猛龍隊主席馬賽-烏吉里和納斯進行了對抗。他適合德比。
    猛龍隊對英國的影響甚至比他們可能知道的還要大。事實上,這讓人覺得這幾乎是計畫的一部分。
    [ 此帖被那麼愛呢_在2019-05-18 21:41修改 ]

  • #109862
    Hunter
    Hunter
    管理員

    ::02:: ::02:: ::02::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