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團]為什麼規避工資帽對NBA是個危險信號

首頁 討論群 分享新聞 [翻譯團]為什麼規避工資帽對NBA是個危險信號

標籤: 

該主題包含 0 則回覆,有 1 個參與人,並且由 Orochi Kyo Orochi Kyo2 月, 2 週 前 最後更新。

  • 作者
    文章
  • #115399
    Orochi Kyo
    Orochi Kyo
    參與者

    https://bbs.hupu.com/28683472.html

    NBA正在調查在自由球員市場開放前是否出現非法引誘(tampering),這已經成為NBA最重要的問題。球隊被禁止引誘(induce)或勸說(persuade)身背其他球隊合同的球員加盟自己隊伍。根據聯盟的規定,被裁定為“非法引誘”的球隊將會面臨不同程度的懲罰:包括罰款、剝奪選秀權和廢除自由球員簽約。

    但在6月30日自由球員市場開放前,很多球隊無視規定,公然地引誘球員。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支球隊受到處罰。根據ESPN和《紐約時報》,NBA總裁Adam Silver和領導層正在尋求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正在考慮的補救措施包括更好的執行規定和對聯絡更嚴格的限制。

    評估球隊是否規避薪資帽也是「非法引誘」調查的一部分。在球員合約之外,給予球員或者他們代表經濟上的收益根據聯盟規定是不正當的酬勞。

    非法酬勞與非法引誘相似和相關。它們都讓球隊在和球員談判過程中獲得競爭對手所沒有的不公平的優勢。但相較之下,非法酬勞的影響更大更深遠。它涉及到的不僅僅只是聯絡的問題,還有金錢交易。

    正如在接下來會討論到的,NBA和球員工會制定的勞資協議包含了幾個禁止給予球員合約外酬勞的部分。任何想要規避薪資帽的隊伍將會面臨改變球隊未來的制裁。

    目前為止,NBA還沒有發現任何球隊有規避薪資帽的跡象。然而,有幾份未經證實的報導稱,科倫-Leonard的舅舅兼顧問丹尼斯-羅伯特森向球隊索要各種利益作為他外甥簽約的一部分——包括有保障的贊助費。如果有任何球隊滿足了這種要求,他們肯定會面臨嚴重處罰的風險。

     

    為什麼規避薪資帽對聯盟有害?

    為什麼繞過合約和勞資協議的細節直接給球員酬勞會引發大眾的焦慮?這不僅僅是違反了規定。這項禁令是NBA保持競爭性、透明性和秩序的關鍵所在。

    作為一個競技體育聯盟,NBA是建立在每支球隊都有可靠公平的競爭機會的基礎上的。這個可靠的機會並不一定能帶來成功,但它向球迷們保證了每支他們支持的球隊和他們的對手一樣擁有同等獲得成功的機會。

    可靠公平的競爭機會是職業體育聯盟區別其他產業的關鍵因素。NBA的運作方式和軟體、航空以及媒體這樣的行業截然不同。與這些行業不同的是,NBA給了他們的企業——也就是各支球隊——存活下去的理由。紐約尼克和芝加哥公牛的存在是因為他們在NBA的管理下進行比賽;如果NBA消失,尼克和公牛可能也就不存在,或者他們將會以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運作。

    此外,NBA各自球隊的價值無可避免地和整個聯盟的價值捆綁在一起。反過來,如果各自球隊被越來越多的球迷、消費者和媒體接納,NBA就越有價值。因此,假如NBA因為球迷缺乏熱情而削減隊伍數量,那整個聯盟在電視轉播權、商品和門票的收入就會減少。

    想想看Donald Sterling1981年收購快艇才花了1250萬美金,到他在2014年被驅逐出NBA的時候,這支球隊售出了20億美金的價格。快艇市價的巨幅上漲肯定不是Sterling「高超」的管理水平所帶來的。它反映了整個NBA因為有線電視的引入,以及ESPN、TNT和NBA TV的轉播所帶來的價值上漲。

    因此,NBA球隊同意對競爭的各種限制,否則會損害自身利益。他們這麼做是為了最大限度保持整個聯盟的生態健康,這有利於他們的長期利益。

    比方說,假如沒有薪資帽和頂薪合約的限制,有些球隊會在球員薪金上比其他球隊花更多的錢,特別是對於球星的合約。你想想看,沒有薪資帽,當今的NBA球隊會給Kawhi Leonard多少錢?可能遠遠高於洛杉磯快艇開出的3年、1.03億美金。這不是說Leonard的考慮僅僅只是收入。他留在多倫多暴龍能賺得更多。但是沒有薪資帽的限制會導致球隊在薪金上相互競爭。這種局面對那些資金充足、想要用錢打敗其他競爭對手的球隊有利,但可能也讓其他球隊喪失了競爭力。

    假如沒有新秀合約,球隊可能會給新秀支付更高的薪水——但反過來,也有一些新秀很有可能會拒絕效力。NBA和球員工會共同協商的新秀合約於1995年首次設立。在此之前,新秀「拒絕效力」在NBA頻繁上演。

    1994年,密爾瓦基公鹿用狀元籤選中了Glenn Robinson。他要求一份1億美金的合約,並拒絕報導。公鹿不得不示弱,和Robinson簽下來一份為期10年、價值6800萬美金的合約。Robinson不是唯一一個以拒絕效力相要挾的1994年首輪秀。Juwan Howard、Carlos Rogers和Clifford Rozier也是如此。

    新秀合約很明顯是對球員競爭的一種限制。但它能減少因「拒絕效力」帶來的分歧,增加聯盟整體的競爭力。自採用起,Steve Francis是唯一一拒絕效力的新秀。在1999年,他拒絕為溫哥華灰熊效力,隨後被交易至休士頓火箭。

    NBA選秀基於同樣的邏輯。假如沒有選秀,那些最魚腩的球隊可能就沒有機會選到最好的新進球員。一個高順位選秀權不能保證球隊會獲得成功,但球隊在未來有更大的機會變得有競爭力。這能幫助球隊建立長期的球迷基礎,維持向消費者推銷的競技水平。

    回到NBA球隊向球員支付合約之外的酬勞的問題:這種做法會給球隊帶來不當的優勢,因為其他球隊受限於薪資帽無法支付同樣的薪水。此舉也破壞了球員交易的透明性。假如NBA球隊相信其他球隊和球員在協商秘密合約,他們可能會被迫做出相同的事情。這就像雪球滑落一樣,會引發越來越多球隊打破規則。

    勞資協議第十三條是反規避條款(Anti-circumvention clause,以下簡稱為「第十三條」)。第十三條是整個勞資協議中最核心的概念,它禁止球隊通過規避薪資帽的義務,繞過合約給球員酬勞。

    其帶來的結果是,球隊不允許和球員簽訂「私人協議(side deal)」,所以球員不能從球隊那裡獲得球員合約以外的收入。因此,一支球隊不能先簽下一名球員,然後再以教練、球探或經理等其他身份分別聘用他。

    這項禁令也考慮了其他不太明顯的違規情況。如果球員的勞動酬勞與籃球有關——根據第十三條規定,即使酬勞「表面上」與籃球沒有關係,球隊也不能安排贊助商或商業夥伴給予他們酬勞。第十三條包含贊助商和球員之間的協議是否違反規定的界定標準。假如贊助商給球員提供的酬勞「遠超過該球員提供任何勞動的普遍市場價」,或者球隊支付球員的薪水遠低於市場價,NBA就會介入調查。

    第十三條還禁止球隊對球員(以及任何代表球員的人,包括他的經紀人和家庭成員)進行任何形式的承諾和誘導。因此,給球員或者任何「與該球員有關聯或者有委任關係」的人投資和商業機會是被禁止的。

    NBA可以通過直接和間接證據來確定是否違反第十三條。NBA可能會要求提供納稅記錄,它能反應球隊的支出情況。聯盟會對違規的球隊進行不同程度的處罰,包括最高達600萬美金的罰款、剝奪選秀權、停職總經理和廢除違規合約。除此之外,第十三條規定球員工會需要對參與簽署違規合約的經紀人進行吊銷一年執照的處罰。

    第十三條也提到了球隊和球員之間關於球員退休後的任何承諾。當一名退休球員在5年內從前東家那裡每年獲得超過1萬美金的酬勞時,NBA就會介入調查。聯盟會評估該球員在效力期間是否拿著低於市場價的收入(假如真是這樣,那這可能表示他現役時拿少點薪資,退休後通過暗箱操作獲得一份工作。)

    受到第十三條處罰的隊伍和球員可以申請勞資協議系統的中立仲裁機構介入。仲裁機構依據的標準「專斷且隨意(Arbitrary and capricious)」。他們高度服從NBA,只需要聯盟證明處罰與實際相符。

     

    灰狼與Joe Smith的教訓

    NBA曾經執行過第十三條。1999年1月,明尼蘇達灰狼總經理和自由球員Joe Smith的代表協議了一份新的合約,但該合違背了第十三條的精神和規定。就在NBA和球員工會同意簽訂一份新的勞動合約結束停擺之後的兩天,1999年1月22日,雙方簽署了這份合約。

    當時23歲的Smith簽下的這份合約為期1年、價值180萬美金。這次簽約讓其他球隊總經理感到非常震驚。作為前馬里蘭大學球星、1995年選秀狀元的Smith應該能拿到金額更大、年份更長的合約。據報導稱,他在一年前拒絕了勇士提供的為期6年、價值8000萬美金的合約。Smith在過去一個賽季效力於勇士和76人,薪水為320萬美金。他場均能拿到15分,外加6個籃板。作為一名完全自由球員,這樣前途無量的年輕人在打出一個出色的賽季後,不可能會接受收入的縮水。

    Smith在98-99賽季再次成為完全自由球員,但當時的情況變得更讓人摸不著頭腦。他在灰狼效力期間表現出色,場均拿下14分和8個籃板。根據Jackie MacMullan當時在《運動畫刊》的報導,有3支球隊為他奉上每賽季超過500萬美金的合約。

    但Smith選擇和灰狼續約一份價值220萬美金、只有一年保障的合約。

     

    為什麼Smith會接受這份遠遠低於市場價格的一年合約?

    因為他以接受金額小的短期合約作為交換,獲得灰狼在將來為他提供金額巨大且遠高於市場價的合約的承諾。灰狼能從中獲利。他們能獲得更大的薪金空間簽下別的球員,也獲得了Smith的「鳥權」,所以雙方將來能在超薪資帽的情況下籤訂巨額合約。

    這可以說是「雙贏」的局面。但這同樣也是明目張膽的作弊,損害了整個聯盟的競爭性和公平性。

    該計畫最終未能如願落實。時任NBA總裁David Stern和領導層——其中包括未來總裁Silver——發現了灰狼的陰謀。聯盟開出了有史以來最重的罰單:剝奪灰狼五年的首輪選秀權,並罰款350萬美金。

     

    第二十九條和對球員持股的限制同樣重要

    勞資協議的第二十九條也規定了球隊對球員的招募。和第十三條一樣,它限制了球隊和球員之間的商業投資合作,避免球員獲得合約外的收入。

    第二十九條著重在股份的收入上。它規定「NBA球員不得直接或間接獲得和持有任何NBA球隊、以及任何NBA球隊持股的不論私人還是公有的公司或者單位的股份。」

    NBA根據第二十九條終止了波士頓塞爾提克前鋒Kevin Garnett入股義大利足球俱樂部羅馬。雖然塞爾提克沒有持有羅馬,但羅馬的主要擁有者James Pallotta同時擁有塞爾提克的股份。

    第二十九條解釋了禁止球隊通過「私人協議」給予球員股份或者未來股份的原因。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