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內徹底改變達拉斯獨行俠隊的那個人

首頁 討論群 分享新聞 百日內徹底改變達拉斯獨行俠隊的那個人

該主題包含 1 則回覆,有 2 個參與人,並且由 Hunter Hunter1 週, 3 天 前 最後更新。

  • 作者
    文章
  • #106940
    Orochi Kyo
    Orochi Kyo
    參與者

    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58674

    (Source: Bloomberg)

     

    今年二月,當達拉斯獨行俠隊老闆Mark Cuban打電話給Cynthia Marshall時,後者沒有接到,於是Cuban留了一則訊息,不過Cynthia不知道那是誰,而她身上穿著金州勇士隊的恤衫和Stephen Curry的襪子。

     

    「他說他是Mark Cuban,然後我心裡想:『好吧,那是誰?』我的孩子知道他,因為他們有看電視真人秀『創意鯊魚幫』(Shark Tank),所以他們說:『媽,你沒接到Mark Cuban的電話?』我說:『他是誰啊?』」Marshall後來在記者會上回憶道。

     

    那天之前,Cuban也不認識Cynthia,但是他的球隊正面臨重大的危機,需要立刻找到能夠解決問題的人。

     

    在Cuban打電話的前一天,《運動畫刊》揭露了獨行俠隊惡劣的工作環境,擔任球隊總裁兼執行長近二十年的Terdema Ussery被控數次對女性職員口出穢言,甚至動手動腳,而且幾乎不曾拔擢女性職員。Ussery在2015年離開獨行俠隊到Under Armour任職,但是在短短不到兩個月後再度離職,表面上的理由是組織重組,但《運動畫刊》記者發掘到的真相是Ussery再度性騷擾女性職員。

     

    但更糟糕的是,Ussery似乎不是個案,調查報告指出有獨行俠隊員工在工作時觀看色情影片,他們的隨隊記者Earl Sneed曾對不同女性動粗,甚至在球隊訓練場館裡因為侵犯人身而被逮捕。至於獨行俠隊的人資主管Buddy Pittman對這些事情則置之不理,造成一種寒蟬效應。

     

    許多當地女性對這些都略有所知,當有女性要到獨行俠隊工作時,她們會警告她不要和Ussery一起搭電梯,而一位在獨行俠隊工作五年後離職的女性則對記者說:「那以前真的是現實生活中的『動物屋』。我之所以說『以前』,是因為我已經不在那裡工作了,但我確定現在還是這樣。」

     

    當《運動畫刊》向Cuban求證時,Cuban承認這些事是錯誤且不可容忍的,但他也說自己對此一無所悉,說之前他只負責與籃球相關的決策,而將球隊營運的工作交給執行長和人資部門,自己只看財報和相關報告。

     

    受害者對此也有解釋,她們認為Cuban只在乎球隊賺錢,其他的他一概不管,而在Ussery任內獨行俠隊的確蒸蒸日上,他們得到公共補助蓋了一座新球場,舉辦了2010年明星賽,而且根據《富比世》估計,儘管球隊戰績有起有落,但獨行俠隊在過去十年穩定獲利,今年預計可以賺進2.33億美元,球隊估值19億美元,在聯盟中排名第九。

     

    但是對Cuban來說,這篇報導重創了他的管理威信,畢竟他總是以「微觀管理」(micromanagement)自傲,球迷總是可以在比賽時看見Cuban坐在場邊督軍的身影,他也是史上被聯盟罰最多錢的球隊老闆,當《運動畫刊》記者Ian Thomsen詢問Cuban說他和其他球隊老闆有何不同時,Cuban驕傲地說:「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對發生了什麼事瞭若指掌,你不能唬爛我。」

    (Source: dimorosports)

     

    「我想要處理這個問題。我是說,顯然獨行俠隊這個組織裡出了問題,而我們必須整頓。就是這樣。我們將會用盡各種方法。我們不能容忍這些。這些行為不能被接受。」Cuban在接受採訪時這麼說:「老實跟你說,在我的公司發生這些事,我覺得很羞愧,這需要整頓。句點。」

     

    而當Mark Cuban詢問達拉斯當地的企業家,想要找到那個可以幫助他整頓的人時,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出Cynthia Marshall的名字。對於那些認識Cynthia的人來說,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她的人生就是不斷地與那些她認為不對的事對抗,而她從未令人失望。

     

    Cynthia在阿拉巴馬州出生,距離1963年惡名昭彰的16街浸信會教堂爆炸案不遠,那場爆炸案奪走四名非裔美籍小女孩的性命,她的父母不希望孩子生活在那樣種族歧視的環境,所以舉家搬到加州灣區。

     

    但Cynthia的家庭環境並不富裕,她在政府補助的住宅區長大,靠著媽媽努力工作被撫養長大,但她的爸爸有著家暴紀錄,有次甚至打斷了Cynthia的鼻子,也曾為了自衛槍擊他人。

     

    在這樣的環境長大,Cynthia和兄弟姊妹知道,只有讀書才是唯一的出路,於是在槍擊案後,Cynthia仍然哭鬧著要上學,結果當她上學和放學時都得到警察保護。在中學畢業後,Cynthia得到五所大學的全額獎學金,最後她選擇了離家最近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主修企業管理,專長是組織行為學和人力資源。

    (Source: Berkeley News)

     

    Cynthia記得自己抬頭仰望柏克萊著名的薩勒門(Sather Gate)時,竟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淚。「我幾乎不能自已。我記得告訴自己說,你得要好好搞出一番大事啊」。她說。

     

    Cynthia很清楚,認真讀書的代價就是捨棄一切會讓她分心的事物,所以當男朋友Kenneth說自己轉學到舊金山州立大學,以便和她更接近時,Cynthia只告訴他說自己需要專注,「當我畢業時,我會再打電話給你。」她說。

     

    當Cynthia畢業時,她真的再度打給Kenneth,但是後者說自己已經訂婚,不過這不是Cynthia可以接受的答案,她說服對方來參加畢業派對,最後兩人不但再度交往,而且結婚至今。

     

    Cynthia在大學時就展現了突破藩籬的勇氣,她成為加州州大系統第一位非裔美籍的啦啦隊成員,也是姊妹會裡第一個非裔美籍的成員,而優異的成績則為她掙得13個工作機會,最後她選擇了可以快速擔任管理職位,也是待遇最優厚的AT&T。

     

    Cynthia在AT&T一開始負責管理舊金山的長途接線服務,而大部分的接線員年紀或許大到足以當她媽媽。Cynthia很快就發現了這些接線員承受的不平待遇:只有當分機上頭的燈號熄滅時,他們才能夠去上廁所,於是Cynthia改變了這個制度,讓接線員可以交換,然後自由地去上廁所。僅僅是這樣的改變,就改善了那個辦公室的表現。對Cynthia來說,這就是她的管理哲學「把人當做人一般對待」。

     

    Cynthia在AT&T工作超過三十年,2007年她當上AT&T在北卡州的總裁,也因此成為當地商會有史以來第一位非裔美籍主席,2012年她被升為AT&T總公司主管人資部門的資深副總裁,還在2015年成為公司的多元長(chief diversity officer)。

     

    但Cynthia不僅在如此龐大的公司中一路披荊斬棘,她曾在2010年時被診斷出第三級大腸癌,最後勇敢克服,也曾四次流產,還有一個女兒在六個月大時夭折,不過她從未被打倒。

     

    當她終於宣佈退休時,陶氏化學邀請她協助建立公司的多元文化,而當這項工作還未結束前,Cynthia接到了Cuban的電話,邀請她擔任獨行俠隊的執行長。

    (Source: Yahoo! Sports)

     

    那個晚上,她們兩人談了一個小時,並且約定隔天到Cuban的辦公室再談,這一次她們又談了近一個小時,但是Cynthia還沒有決定要加入獨行俠隊經營團隊,她是個有著卓越成就的女性,這是她努力工作所換得的結果,她個人的招牌不能夠砸在一個她不信任的企業上頭。

     

    隔天早上十點,滿腹煩惱的Cuban問同事有沒有聽過Cynthia Marshall,結果他們回答說Cynthia早上八點就來到這裡,正在和員工一對一訪談。

     

    「我在一對一訪談,在我正式接受這份工作之前。」Cynthia說:「一開始我心裡想:『什麼樣有理智的女孩會想要在這裡工作?』但是在和Mark談過之後,他很真誠。他需要我改變這裡的文化,拯救他的企業。於是我知道只有我才能勝任。」

     

    最後讓Cynthia下定決心的,是當她走出Cuban的辦公室時遇到的女性職員,她們對Cynthia說,這樣的企業文化已經困擾她們多年,她們需要來自最高階層的支持。

     

    「我接受這份工作,很明顯,是因為一個非常熱誠和衷心的請求。那也是非常私人的……我想要為姐妹們做些事。」Cynthia說。

     

    在Cynthia的辦公桌上有一顆紫色的籃球,那是獨行俠隊女性職員送給她的禮物,上面簽滿了她們的名字和Cynthia的綽號「Cynt」,她們說Cynthia真的激勵了她們,而這讓Cynthia忍不住掉下眼淚。

     

    「我要好好保管這顆籃球,不但鼓勵我自己持續下去,而且提醒自己身背龐大的責任,領導團隊必須傳達給當地社群,讓這裡成為一個女性工作的絕佳地方。」Cynthia說。

    (Source: Dallas Morning News)

     

    當Cynthia正式接下獨行俠隊執行長後,人們很快就知道她是來真的,球隊總教練Rick Carlisle說自己的第一印象是「她無法容忍鬼扯蛋,那是很清楚的」。在記者會上每當記者對Cuban提問時,後者都會先看看Cynthia再回答,有時他的回答甚至會被Cynthia打斷,「我不會讓他說話的」她說。

     

    「我擁有這支球隊,但Cynt負責營運。我將一切全權委任(carte blanche)給她。」Cuban在接受訪問時說。

     

    在Cynthia上任之前,她已經擬好了百日計畫,其中包括四點:形塑零容忍的政策、為組織裡的女性創造申訴管道、改變球隊文化和改善營運效率。她安排諮商人員處理過去的不當事件,建立了熱線,讓員工可以匿名檢舉不當行為,找到了新的人資主管和法遵長。

     

    「這是一個零容忍的工作環境。」Cynthia說:「讓我再說一次,我今天下午也和球隊說過,這是一個對於性騷擾、家暴和任何不當行為零容忍的地方。」

     

    Cynthia和獨行俠隊全部140位職員面對面談過,試著瞭解他們是怎樣的人,為什麼從事這份工作和他們的目標及遭遇的問題,還拔擢更多女性和少數族裔進入領導團隊,讓女性和少數族裔的經理人比例從〇提升到47%,在17個職位中佔了八位。

     

    「我來到一個毫不重視女性的企業。」Cynthia說:「在領導團隊裡沒有女性,也不是一個適合女性工作的環境。現在不一樣了。當你在桌邊有更多元的人才時,你可以做出更好的決策。當你沒有這樣做時,你只是在拿你的成功冒險。」

     

    在七月時,Cynthia甚至改變了啦啦隊的穿著、舞蹈和她們參加的活動,這也在她的百日計畫之中。「每個人都應該覺得自在—不管表演者或是場中的每個人。如果有人帶著十歲小孩到球場,我不想要他們在表演時還要遮住孩子的眼睛。」她說。

     

    「舞者完全沒有錯:她們的穿著和舞蹈是過去二十年的文化和環境的一部分。我們將會革新,讓這些舞者更像是運動員和藝人。」Cynthia說。

    (Source: Dallas Mavericks)

     

    除此之外,Cynthia建立了達拉斯獨行俠隊諮詢委員會(Dallas Mavericks Advisory Council,簡稱D-MAC),那是由26位當地意見領袖組成,包括拉丁裔族群、家暴保護團體、LGBTQ平權團體、企業主和球隊季票持有者,共同主席則是達拉斯當地警察局長和獨行俠隊基金會主管,這個委員會每季召開,以提供球隊經營團隊建議和回饋。

     

    針對《運動畫刊》的報導,獨行俠隊在九月份發表了一份43頁的調查報告,這份報告由獨立調查員Evan Krutoy和Anne Milgram完成,前者在曼哈頓地檢署工作超過二十年,後者則曾是紐澤西的檢察官,現在在紐約大學法學院任教。他們訪問了超過兩百位曾任和現任職員,檢視了160萬份文件,指認了曾有不當言行的員工。在調查報告發表之後,獨行俠隊又因為檢舉解僱了一位曾有不當行為的攝影師。

     

    另一方面,Cuban捐出1,000萬美元給女權團體,幫助運動產業的女性發展和打擊家暴。在接受ESPN訪問時,Cuban也向那些受害者道歉,他說那些問題「直盯著我看,結果我卻沒看到。」

     

    「我很抱歉我沒有看出來。我很抱歉我沒有發現。」Cuban說:「我只希望在經歷過這些後,我們會變得更好,可以避免這些事,並且幫助每個人變得更聰明些。」

     

    至於這一切問題的根本原因,在與所有職員面談後,Cynthia覺得可能來自心態問題,人們一直覺得他們還是個剛起步的小企業,以至於欠缺一個成熟公司所該有的一切。

     

    「沒有營運企劃書,沒有年終績效考核,沒有使命和核心價值,沒有基礎建設。這些簡單但必要的元素都沒有。」Cynthia說。

     

    「人們一直告訴我說:『聽著,這裡不是AT&T。』我才瞭解,即便獨行俠隊已經成軍38年、價值15億美元,人們依然好像是在茫無頭緒的新創公司工作。那樣的態度必須改變。」

     

    「他們會說:『停車場裡還有一萬個看不見的人想要來這工作呢』,但是我會說:『呃壞消息傳千里,當那篇報導刊出後,一萬個人也許只剩下一千個,所以那些看不見的人也許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多。所以我們不在乎那些看不到的人,我們在乎這裡140位了不起的員工。』」她說。

     

    當然,對於Cynthia Marshall來說,執行長的責任不僅僅是帶來多元文化,當然也包括要讓企業賺錢,她說《運動畫刊》的報導一開始的確影響了票房,但已成功止血,而且她們已經順利和主要的贊助廠商完成續約。最重要的是,Cynthia說根據研究,當員工更投入時,企業將會賺更多錢,也會做出更好的決策。

     

    對於獨行俠隊管理階層,特別是Mark Cuban來說,這是一堂付出慘痛代價的一課,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找到了對的老師。

     

    「我和Cynt在這八個月說過的話,比我和Terdema在15年間說過的還多。」Cuban說:「我學到了一課,而她教導了我。」

    (Source: Dallas Observer)

     

    在二月的記者會上,Cynthia許下承諾,她說自己和Cuban都有決心要讓達拉斯獨行俠隊成為模範。「我們的目標是到2019年,達拉斯獨行俠隊會成為模範,我們會在包容和多元文化上走在尖端。」她說。

     

    毫無疑問的,他們幾乎已經提前達到了目標。九月時,NBA理事長Adam Silver發送備忘錄給其他29支球隊,希望他們檢視獨行俠隊的調查報告,做出適當的改變和對話,增加僱用女性職員的數量,改善球隊的工作環境,他還寄出電子郵件給聯盟理事們,強烈建議他們遵循調查報告所作出的建議。

     

    對達拉斯獨行俠隊的所有人來說,Cynthia Marshall帶來的改變是顯而易見的。

     

    「現在這裡有著全然不同的氣氛。」Carlisle總教練在媒體日時說:「一切有了極大的改變—心情、氣氛、環境和工作的人們。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你經歷了失望、傷心和生氣的情緒,因為這些事情發生在你的球隊。現在我覺得我們正走在正確的方向。」獨行俠隊招牌球星Dirk Nowitzki說:「調查已經結束,我們可以繼續向前。我想我們已經靠著Cynt改變了經營團隊的文化,而她將幫助我們好長、好長一段時間。現在我們的工作是專注在籃球上,希望帶來很棒的一年。」

     

    這一切將會掌握在Nowitzki和剛加盟獨行俠隊,但迅速用超齡球風征服球迷的Luka Doncic手上,但這一次,他們將不會再有後顧之憂。

  • #106947
    Hunter
    Hunter
    管理員

    ::02:: ::02::   ::02::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