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NBA!新秀球員生活大揭密,越級打怪、改變飲食讓他們直呼好痛苦

首頁 討論群 分享新聞 歡迎來到NBA!新秀球員生活大揭密,越級打怪、改變飲食讓他們直呼好痛苦

該主題包含 2 則回覆,有 3 個參與人,並且由 titanlin titanlin1 週, 2 天 前 最後更新。

  • 作者
    文章
  • #85746
    Kusanagi Kyo
    Kusanagi Kyo
    參與者

    http://www.dongtw.com/special/20171113/660098.html

    2017梯新秀,是被認為10多年來最有天賦的一屆新人。可這些評價不過是外界給予他們的看法而已,並沒有人真正瞭解過,從大學校園一腳踏進世界上最好的職業體育聯盟,他們的生活發生了怎樣天翻地覆的改變。

    所以美國體育媒體Bleacher Report的記者Yaron Weitzman為此寫下了這篇文章,真實有趣地描述了菜鳥進入NBA以後不為人知的那一面。

    Josh Jackson習慣了,從小到大,他總是籃球場上最大隻、最強壯、最有運動天賦的那一個。無論是他去密西根念高中,抑或是在堪薩斯大學短暫的一年停留,這一點從未改變過。

    也正因此,鳳凰城太陽隊在這個夏天以首輪第4順位在選秀大會上選中了他。很快,當Jackson真正敲開職業籃球世界的大門後,他迅速意識到自己的籃球人生正在面臨怎樣艱難的轉變。

    向最愛的食物說再見
    「NBA的身體對抗真是太瘋狂了,」Jackson說道:「打個比方吧,我職業生涯的第3場比賽,就要××該死地去防Griffin,我也就200磅重啊!」

    對任何一個還只有十幾歲,體重190磅的孩子來說,和身高208公分、體重251磅的Griffin在場上對位糾纏,感受一下來自對方的身體壓力,他當然會在第一瞬間就意識到:這不再是大學校園了。然而事實上,發現自己不再是場上最有天賦的運動員,僅僅是NBA菜鳥們來到職業體育賽場上感受到的種種壓力之一。

    什麼?其他的例子?比如說,你可能得求著你媽媽別再給你做她的拿手菜了。

    在發現自己為了抵抗Griffin,必須迅速長肉變強壯之時,Jackson當機立斷決定調整自己的飲食,這就意味著,他要放棄自己從小到大最為迷戀的油炸食品了,往往做出這樣的決定比旁觀者想像的要更艱難。畢竟,他人生最熱愛的一位廚師就在隨時待命。

    「我媽媽搬來跟我住兩個星期了,她做的菜真的是我的最愛。」Jackson說:「但我最近跟她說,『媽,我沒法再吃這些東西了。』你知道的,這真的很難說出口。」

    許多二年級生也已經在此前意識到了在NBA改變食譜的必要性,但是難點在於如何真正做到這一點。五位接受採訪的二年級生最近紛紛表示,外人無法想像,速食在他們的大學生活裡曾經扮演著怎樣重要的角色。

    「因為上大學的時候我們沒錢啊,這就是我們唯一能吃得起的東西。」籃網隊的二年級後衛Caris LeVert直截了當地說道。

    活塞隊的二年級生Henry Ellenson則表示:「在馬奎特大學那時候,我們吃東西的選項就那麼幾樣,Subway的三明治、漢堡王的漢堡、Jimmy John’s的速食,而且這些店面就開在我們學生的食堂裡。所以我剛進NBA時面臨最大的調整就是必須學著找到合適的食物,以及嘗試做飯。而我又真的很不會做飯。」

    感謝各支NBA球隊訓練師、營養師的鼎力相助,絕大部分菜鳥都能夠迅速地和過去吃食堂的生活說再見,許多新人都張開雙臂擁抱了新的食物,可與此同時,他們又會發現一項新的課題,那就是填滿自己的空閒時間是一項非常有難度的工作。

    必須知道「在商言商」
    「我們其實還會有不少自由時間。」LeVert說:「如果在大學,你可以去學習大廳、可以去課堂、可以去看電影,幹什麼都行。可在NBA,所有的時間都交給了訓練,除了比賽就剩這個了。」

    上賽季最佳新秀得主,Malcolm Brogdon也同意:「有時候你真的會覺得生活非常枯燥。」黃蜂隊在2017年選秀首輪第11順位摘到的新人Malik Monk,日前接受採訪時用「枯燥」這個單詞描述了他對NBA的初印象,而這一點得到了Brogdon的認同。

    Mindaugas Kuzminskas,則是尼克隊的一位二年級「學長」,他在聽到類似的提問時不停地笑著,對已經28歲的他來說,他遠比其他的一二年級生要更為成熟,可作為一個此前在立陶宛各級聯賽打過4年球、後來又到西班牙征戰3年的他來說,他在思考這個問題時卻會有一些不同的觀點。

    「在這裡我們有球隊專機啊,甚至都不需要過安檢。」Kuzminskas感嘆道:「相比較我們過去在歐洲的日子,趕路在NBA是那麼的方便。」

    如果說在NBA這一部分生活的調整帶給Kuzminskas的是愉悅,可這個聯盟在商言商的那一面卻只給他留下了震驚,舉例來說:他前一天還在球館裡和尼克王牌Carmelo Anthony訓練,後一天,這位10屆全明星球員就被交易了。

    「頭一天,他還在這兒練球,第二天就立馬走人了,這感覺真的很不同。」Kuzminskas表示道。

    當然,對這些菜鳥們、年輕人們來說,來到NBA以後最核心的問題還在於如何打出好的表現。怎樣提升自己,讓自己在聯盟站穩腳跟,這才是NBA新人們真正關注的任務。

    就算是人中之龍,你也得坐板凳
    「怎樣在一整年的時間裡都保持努力,這是最難的一部分。」尼克隊的二年級後衛Ron Baker如是說道:「這也是我給Frank Ntilikina提出的建議,尤其是當他在訓練營期間遭遇傷病的時候。賽季很漫長,你必須首先要學會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未來的時間還很多。」

    在NBA,你經常會體驗到在休息日比比賽日更累的滋味。「在大學時代,我們總是在訓練場和課堂裡來回奔波。」Ellenson提到:「可是在這裡,你幾乎要把一整天的所有時間都放在重量訓練室,這恐怕是最讓我驚訝的部分。」

    從物理治療到泡冰水澡,從重量訓練到投籃練習,是的,甚至於到吃飯,你一整天的這所有內容可能都要在訓練中心裡度過,你的生活重心被全部集中在籃球這件事情上,心無旁騖。而還有一些菜鳥們,在他們第一個NBA賽季裡輸掉的比賽,可能比他們過去的整個人生都要多,生活方式的改變就變得更艱難了。

    「作為一個菜鳥,你最期待的是你來到球隊以後,能夠獲得很多的表現機會。」老鷹隊的二年級生德DeAndre’ Bembry說道:「對我而言,這甚至到現在都還是一個未達成的夢。」

    Bembry這樣的球員,在進入聯盟時也早已習慣了在賽場上擔任主角的日子,他在紐澤西籃球名校聖帕特里克高中就讀時,是全州最佳陣容的常客;然後進入聖約瑟夫大學,他又在大三學年當選了「大西洋10」賽區的年度最佳球員,因為這些過去的成就,他在2016年選秀大會第21順位被老鷹選中了。

    在全世界數以10億計的籃球人口裡,Bembry是最出色的500人之一,他因此得以殺進NBA的舞臺,所有來到這個舞臺的人,都是萬里挑一的人中龍鳳,隨即,伴隨著新秀賽季的正式開打,Bembry很快發現,自己就這樣被釘死在了板凳席的最末端。

    他不斷地從朋友、從家人那裡收到簡訊,詢問他為何沒怎麼打比賽。Bembry也發現自己人生中頭一回,在籃球場上顯得謹小慎微,甚至在面對空位投籃機會時選擇了傳球。「每個菜鳥都有自己的一段人生故事,以及當他們年輕時,每個人都是自己效力球隊的核心。」Bembry說:「可當你來到了NBA,一切就都變了。」

    新秀賽季在老鷹隊場均只出戰9.8分鐘的Bembry感慨道:「只有在這裡,你才會真正發現什麼叫『時刻做好準備』,什麼叫『把握每一個機會』,這些事兒你覺得自己以前就明白,但其實你不懂。」

    他們以為自己明白,因為在進入NBA的那一剎那,他們就知道了,自己是在踏入整個世界上最好的籃球聯盟。

    只有當他們在賽場上犯過錯、聽過教練凶狠的咒罵以及和Griffin肉搏過以後,他們才會真正地從想像之中被喚醒,然後開始試圖在這個聯盟裡找到屬於自己的那條路。

  • #85750
    littlesu
    littlesu
    參與者

    真是一篇生動刻劃的好文章。謝謝 KK 大分享。

  • #85751
    titanlin
    titanlin
    參與者

    真的, 這個訪問及心路歷程的分享很實際.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