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賽程只靠一人?這工作堪稱聯盟最重要,卻是最容易被撻伐的「終生職」

首頁 討論群 分享新聞 改變賽程只靠一人?這工作堪稱聯盟最重要,卻是最容易被撻伐的「終生職」

標籤: 

該主題包含 1 則回覆,有 1 個參與人,並且由 Kusanagi Kyo Kusanagi Kyo2 月, 1 週 前 最後更新。

  • 作者
    文章
  • #79108
    Kusanagi Kyo
    Kusanagi Kyo
    參與者

    改變賽程只靠一人?這工作堪稱聯盟最重要,卻是最容易被撻伐的「終生職」

    在最近幾個賽季的比賽中,每次到例行賽末期,NBA的強隊經常出現大幅度輪休的情況,哪怕是全國直播的比賽也一樣。為提升比賽觀賞性,NBA一直致力於改變這種情況,其中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改變賽程。

     

    官方大刀闊斧改革賽程
    在這份新的公告中,NBA徹底摒棄了5天4戰的排法,30天18戰的賽程。將7天5戰的次數減少到40次(這個數字在上賽季是90次)。背靠背的次數從平均每隊16.3次減少到14.9次。減少17%的單一客場賽程,即長途跋涉後只參加一場客場比賽就返回主場的賽程。減少67%飛行距離超過2000英哩(約3219公里)的單一客場賽程。週末,尤其是週六的比賽場次增加。

    當然,根據官方公告,各球隊在看完賽程安排後可以向聯盟申請變更。新賽季的賽程將會在本週確定,並在不久後公佈。

    看到上面這些,是不是覺得NBA賽程的安排好像有些簡單?在進行如此大的改變之後,還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賽程的安排,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呢?

     

    一個團隊?不,只有一個人
    真相往往只有一個,NBA每個賽季賽程的制定並非由一個團隊來進行,在過去30年的時間裡,NBA副總裁,別名「賽程沙皇」Matt Winick幾乎都是靠一個人和一臺電腦來完成這項工作的。

    那麼,這1230場比賽是如何安排的呢?

    首先,任何一支球隊的82場比賽都有固定的安排,具體如下:
    1、與分區的另外4支球隊各打4場——16場。
    2、與分區之外、所屬聯盟(東區或西區)的6支球隊,各打4場——24場。
    3、與所屬聯盟剩下的4支球隊打3場——12場。
    4、與對立聯盟的球隊各打2場——30場。

    每5年,這6支球隊開始輪換。

    其次,NBA官方的一些特定比賽要求:聖誕大戰;全明星賽;NCAA決賽(不安排比賽)

    第三,Winick會收集各支球隊主場的日程安排,球隊可以提供三個希望在主場比賽的日子,不管是因為市場推廣,還是提升票房,或者是城市宣傳,這些理由都很好。但是每支球隊都只能提供三個優先在主場比賽的日子,而且不能挑選對手。

    第四,要考慮東西區之間交手的情況,東西區之間的球隊交手往往需要進行長途旅行。因此,假設一支東區球隊有8-10天無法在主場比賽的話,那麼讓他們出發飛往西區是最好的選擇。而如果只是一兩天的話,就會有其他的賽程安排。

    接下來,就是避免一些極端情況的產生。在本賽季的賽程中,NBA刻意減少背靠背和五天四場這種艱苦賽程的出現。而根據Winick的數據顯示,一支球隊能夠在一個賽季承受的上限是23場背靠背和4次五天四場賽程。因此,無論如何,Winick都不會讓任何一支球隊的艱苦賽程數量突破上面的數據。

    在進行完這一系列人力篩選和條件設定之後,剩餘的就由電腦來進行隨機抽取。

    曾經有人在採訪Winick的時候對這項浩大的工程表示好奇,並希望Winick能夠介紹一下自己的團隊。

    「團隊嗎?有啊,這個團隊就是我。」Winick如是說道。停了一會兒,他又加上一句:「對了,還要算上一套軟體。」

    當然,電腦軟體其實非常重要,電腦的計算不僅僅能夠避免一些人力可能出現的錯誤,而且還從很大程度上減少Winick的工作量。從1984年接下這項工作至今,Winick一直是一個人在安排賽程。好在Winick很懂得苦中作樂,他將安排賽程這項工作戲稱為「拼圖」,Winick還表示,當一切都完成的時候,自己的這份成就感無以倫比。

    的確,看到30支球隊,171天的賽季,1230場例行賽有序的被擺放在一起,Winick的成就感可想而知。

    所謂做一行,愛一行,Winick如此自豪的同時,似乎已經忘記當初這項工作落到他頭上的窘境。在1984年的時候,當時NBA負責賽事部門的副總裁Stirling和Winick有這樣的一段對話。

    Stirling:「今後NBA的賽程安排由你負責。」
    Winick:「為什麼安排我做?」
    Stirling:「我給你安排一份終身工作還不好麼?」
    Winick:「什麼意思?」
    Stirling:「你的這項工作別人都不願意做。」

    就這樣,Winick接過這個燙手山芋,就這樣,Winick在賽程安排這條路上,一走就是30多年。在這30多年中,Winick經歷過縮水賽季,這讓他辛苦打造的賽程一下就損失464場;他聽過眾多老闆,總教練的抱怨;他還負責安排裁判的賽程,所以就算在裁判群體中,他依然是被撻伐的對象。

    不過在人工智慧和電腦技術越來越發達的同時,電腦軟體更多的加入到賽程的指定中來,如今丹佛一家公司的軟體有效的幫助了Winick進行賽程編製。但是NBA依然沒有將所有的工作交給人工智慧演演算法來完成,NBA堅持使用人工干預的方式來設立賽程,而不是完全由電腦操作。

    2014年,NBA為了感謝Winick30年來的傑出貢獻,將其升為NBA高階副總裁,安排賽程的具體工作交給Winick手下的一個工作小組處理。連續燃燒30多年的大腦後,Winick總算長出一口氣。

     

    制定賽程必須考慮的事情
    賽制要求,連續場次要求,飛行距離要求,電視轉播要求,比賽精彩程度等等,都是NBA制定賽程必須考慮的事情。但是首先需要考慮的,還是NBA各支球隊主場球館可以使用的日期。NBA球隊在每年4月份就需要將下個賽季主場球館可用的時間上報。

    NBA的各個球館,除了進行NBA的比賽,其他時候也基本上都處於使用狀態。以最著名的麥迪遜廣場花園球館而論,他們舉辦的活動包括展覽會,時尚發表會,冰球比賽等多個類別。

    就連電子競技也會來分一杯羹,比如2016英雄聯盟全球總冠軍賽,分別在Madison Square Garden和湖人主場Staples Center進行。在LOL全球總冠軍賽進行的時候,尼克,湖人和快艇的主場比賽就只能靠邊站。

    由於每年每個場館,每個城市遇到的情況都不同,NBA對於賽程的要求也不同。因此對於Winick來說,每年都是在進行一個新的挑戰。當然,聯盟中有30支球隊,不管怎麼安排賽程,肯定會有人抱怨。

    有趣的是,有時候球隊的抱怨,就連他們自己都沒弄明白怎麼回事。

    Winick講過一件趣事,在2011年的時候,湖人和快艇抱怨他們在2月的主場比賽太少。但是看看那個月的賽程,Staples Center要舉辦為期10天的葛萊美獎,要舉辦為期7天的全明星週末。還要給兩支球隊安排很多主場比賽?這怎麼可能。

    那麼NBA制定賽程只需要考慮這些因素嗎?不,還有。

     

    因地制宜才最讓人頭痛的
    由於美國的地域寬廣,因此每個地方的生活習俗都不一樣,為了給球迷更好的觀賽體驗,因此在制定賽程的時候,這些特殊的要求也必須遵守。下面讓我們來看幾個例子。

    猶他爵士的主場比賽不能安排在當地時間週日進行,因為鹽湖城眾多的摩門教徒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來觀看,因為摩門教在週日有主日崇拜活動。

    比如聖安東尼奧馬刺的主場AT&T中心在每年的1月底二月初都無法使用,因為一年一度的牛仔大賽會在這裡舉行。因此在這段時間裡,馬刺只能背井離鄉,去進行連續多場的客場之旅。

    在NCAA重要賽事進行的時候,尤其是錦標賽階段開始後,NBA的賽程制定必須考慮NCAA的比賽情況。在不少美國人心目中,NCAA才是最純粹的籃球,其在美國國內球迷中的地位完全不遜於NBA,甚至還有超出。NBA也不會自找沒趣去和NCAA搶風頭,反正錦標賽就這麼點時間,還是避開比較好。

    當然,在安排賽程的時候還要留出足夠的彈性空間。像當年卡特裡娜颶風襲擊紐奧良後,NBA預留的賽程緩衝時間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看到這裡,你還會覺得NBA賽程制定簡單麼?為了讓球迷們能夠少看到輪休這種讓人恨的牙癢癢的情況發生,NBA對賽程進行的每一次改變,其實背後都有著巨大的工作。

  • #79262
    Kusanagi Kyo
    Kusanagi Kyo
    參與者

    痛苦並快樂的幕後推手!這差事沒人願意做,但全NBA卻都得聽他的

    痛苦並快樂的幕後推手!這差事沒人願意做,但全NBA卻都得聽他的

    「你們是不是有一個團隊來操作這項工作?」

    「團隊?有的,我們的團隊就是我自己。」

    「你一個人?」

    「沒錯,我和我的電腦,就是這樣。」

    這是ESPN記者Kevin Arnovitz與Matt Winick的對話,對於Winick的名字,也許大家不是很熟悉,但提到NBA每個賽季的賽程表,想必球迷們都看過。每年那份涉及到30支球隊1230場比賽的安排,就是出自Winick之手,他曾任NBA比賽運營與賽程制定高級副總裁,在2014年開始擔任NBA籃球運營總裁Rod Thorn的高級顧問,仍然負責賽程的設計安排。

    從棒球到籃球

    賽程安排如同一個龐大的數學和統計學工程,作為這個項目的主管,Winick是不是有數學或者統計學專業的背景?「我曾擔任過統計員,但大學期間學的是會計,」Winick說。

    Winick1960年畢業於布法羅大學,他起初在大聯盟的紐約大都會工作,最開始負責與媒體溝通合作,從1963年開始擔任公共關係副主管並兼任球隊的統計員,開始和數據有了接觸。

    在紐約大都會工作期間,Winick幫助球隊獲得了1969年世界大賽和1973年國家聯盟冠軍。美國職棒大聯盟球隊單賽季比賽場次超過100場,關於賽程安排和數據統計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完成,這令Winick累積了豐富的工作經驗,為他成為NBA賽程制定者奠定了基礎。

    1976年,Winick加盟NBA,最初擔任媒體信息主管,負責與媒體聯絡,安排NBA重大事件的相關報導,比如全明星和NBA選秀。從80年代開始,Winick承擔起NBA例行賽和季後賽賽程安排的工作,並參與到NBA選秀訓練營的建設中。Winick與「NBA球探之父」Marty Blake在1982年聯手打造了NBA首屆選秀訓練營,這個訓練營後來成為NBA選秀前對於候選新人進行評估的重要基地。

     

    一份沒人願意做的工作

    Winick為什麼會從媒體事務主管,成為賽程制定負責人呢?Winick在大聯盟的工作經歷,讓他具備了相關的工作經驗,更重要的是,當時Winick的上司,NBA運營副總裁Scotty Stirling發現了Winick的才華,並為Winick提供了展示才華的機會。

    「我記得是80年代初期,那時候Stirling是我的上司,他是NBA的運營副總裁,」Winick回憶道,「他對我說『Matt,我希望你負責賽程的制定。』我問道『為什麼你認為我願意做這個?』他答道『想想看,這可是一份你能夠做一輩子的工作。』我有些不解,於是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可以一輩子做這個工作?』他說『因為這份工作別人都不願意做。』」

    Stirling並不是和Winick開玩笑,賽程設計的工作確實很少有人願意做,因為實在太費力。雖然在具體操作時,有一些規律可循,比如82場比賽的安排都有固定的套路,與同分區的另外4支球隊各打4場,與分區之外、同賽區(東區或西區)的6支球隊,各打4場,與同賽區(東區或西區)剩下的4支球隊打3場,與另一個賽區(東區或西區)的球隊各打2場,但在實際安排時,有很多需要考慮的其他因素。

    NBA球隊的主場球館並非每一天都能使用,比如馬刺的主場,每年2月的時候都要承辦牛仔競技大賽,湖人的主場經常被用來舉辦演唱會或者娛樂慶典,塞爾提克和尼克等球隊的主場也會因為一些體育或者娛樂活動而被使用。另外,NBA球隊都會有一些特別要求,比如在某一天要安排主場比賽等。Winick需要將這些信息彙總,這可不是只靠電腦程序就可以解決的。

    「你首先要獲得球館的日程安排,有些特定的日子,球館是有其他用途的,這是你安排賽程首先要注意的,」Winick說,「球隊會提出三個優先日期,他們在那些日子希望在主場打比賽,原因有很多,有一些是為了紀念某個特別的日子,有的是為了市場開發,你必須要把球隊的要求考慮進去。」

    Winick有時候還會面對更棘手的狀況,NBA勞資糾紛就是其中之一。2011年勞資談判期間,Winick根據談判進程,設計了50+、60+和70+等不同場次的賽程,忙得Winick團團轉。「縮水賽季的賽程安排,可不是像熱身賽那樣,因為勞資糾紛說砍就給砍了,」知情人事說,「Matt必須要考慮每支球隊的主場比賽數量,球館使用狀況以及東西區球隊的交手情況等多個因素,是很複雜的體系。」

     

    痛苦並快樂的賽程設計師

    從80年代開始接管賽程安排的工作,Winick在長達30年的時間裡都是獨挑大樑,只有電腦陪伴他一起工作,而有些事情並非電腦程序可以解決。「我自己就是一個團隊,電腦程序可以幫忙,但我是基礎,程序只是幫我處理一些計算的工作,細節的控制還是需要我親自動手,」Winick說。

    賽程的制定費力卻不討好,在賽季進行期間,總是會有人抱怨賽程不合理,可能是教練,也可能是球員或者球迷,Winick坦言他也是有苦難言,賽程的設計絕非大家想像中那麼簡單,太多的因素需要考慮進去,難以做到盡善盡美讓所有人滿意。

    「電腦程序當然很棒,能夠減輕我的工作負擔,但賽程的安排絕不是一份輕鬆的工作,不僅僅NBA如此,橄欖球、棒球和冰球聯盟也是這樣,雖然也許遇到的困難不同,但事情難辦程度是相同的,」Winick說,「每年到1月的時候,就會有教練批評賽程,會質疑為什麼他們要經歷那樣的賽程,為什麼要連續打客場。他們並不知道球隊的主場球館在那個時候有其他用途,只能選擇在那個時段去打客場。」

    雖然這份工作很辛苦,但Winick卻樂此不疲,他從中有收穫,不僅僅是職位與薪資,更多的是克服困難達成目標的喜悅。「當一個賽季的賽程制定完成時,那種感覺真是太棒了,」Winick說,「在工作過程中,會有一些困難,會經歷坎坷,但當你完成工作,那可是妙不可言。」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