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看林書豪耐心等機會丶邊聽多倫多小故事分享

  •  
  •  
  •  
  • 2
  •  
  •  
  •  

「那廝小人」Nurse不公平對待林書豪,暴龍季後賽首戰遭絕殺,豪迷歡欣鼓舞,大家要依照林書豪所言保持耐心patience等待,相信加拿大人會善待林書豪。以下是兩個月前寫下的文字,在此時此刻,說不定是個好時間和大家分享。

——

傳來「林書豪將加入多倫多暴龍隊!」令全球豪迷驚喜。2019/2/14林書豪首次披暴龍17號球衣戰巫師,出場時得到全場起立鼓掌,久久不停。從林來瘋起,三度追豪,台北火箭溜馬之戰,洛杉磯湖人馬刺之戰,紐約布魯克林籃網2017球季主場首三戰,所費不貲,沒想到,林書豪竟然來到我曾經居住過的多倫多了,不知道往日生活的種種和林書豪多倫多的日子會有那些的重疊?那一年…

我們落腳在多倫多西30公里20多萬人的密西沙加市Mississauga(林書豪曾多次提到這地方,因為多倫多皮爾遜機場Toronto Pearson Airport即屬於Mississauga),它是大多倫多的新興城市。左隣Zafare來自土耳其,太太是回土耳其相親來的,土耳其強震及台灣921大地震接連發生,讓兩家人心有戚戚焉。曾經到Zafare家作客,土耳其咖啡真的和之後去土耳其Kusadashi的「House of Virgin Mary」附近喝的一樣。右舍來自波蘭,有一夜,下了一公尺的雪,大多倫多癱瘓一天(多倫多很少如此,因為除雪設備完善),早上,光是清除門口約五坪大小的雪,就花了一小時半,幸好當時買了一個除雪服務,他們用卡車三個來回就把雪清到草坪上成為兩個人高的「雪牆」,此時,曾經有些不屑我使用除雪服務的波蘭鄰居飛奔而去,向除雪服務要電話。在加拿大,買除雪服務的不多,除了加人的純樸之外,也和「覺得除雪很man」有關,曾在雪地中看到加拿大年輕人只穿個短袖,這是加拿大的習性,再冷也不表現出來,林書豪似乎已經知道這個習俗了。講到林書豪,想起曾經在晶華酒店遇到林之前火箭隊友「奶油桂花手」Omer Ashik,Ashik是土耳其人,和我的土耳其鄰居Zafare長得頗像,Zafare也很高,應該有190,兩人的表情丶肢體語言更是有如兄弟。

到了多倫多,電腦是老本行,就做起了行銷電腦週邊的生意,價廉物美及勤快推廣,發展出一百多家客戶,電腦店的老闆們,移民大約有一半以上,這也很合理,因為,到了異地,去上班較難銜接,做生意反倒是能快速切入,和老闆們的互動中,發現美丶加移民有本質上的差異。多倫多的多元文化和美國截然不同,美國是早期的黑丶白及近年南美拉丁裔三大元素,黑白問題嚴重,過去住馬里蘭州、巴爾的摩時,同事男友開槍打死爬牆入內的黑人未成年,遭到附近黑人追殺,只好躲避到同事家,美國為了黑丶白種族政治問題才喊出「民族大熔爐」口號,在多倫多,華人是較大族裔,彼時華人約40萬丶佔10%左右,黑人及拉丁裔都比華人少,中東、歐洲移民也不少,2017年回多倫多旅遊時,發現印度裔多了許多(前陣子有人在社群媒體上黑林,有印度裔移民出面平息),多倫多的族裔分佈較為平均,是真正的大熔爐。在林書豪首戰時起立鼓掌的觀眾,很多不是華人,甚至不是亞裔。林書豪來到多倫多這「真正的」多元文化國度,相信他在首戰所受到的歡迎應該可以持續下去。

馬克Mark兄是個白人,他是「高峰連鎖」Hamilton店的老闆,第一次見到他,就老闆Bosss丶老闆Boss地叫我,讓我有些飄飄然,後來發現馬克見到顧客第一句就是:「Hi!Boss」,不但如此,連店裡面的員工,Mark也稱呼他們Boss!Hamilton並不屬於多倫多,它在多倫多西南,兩地有403丶QEW(Queen Elizabeth Way)高速公路相連,約需一個多小時的車程,QEW沿著安大略湖Lake Ontario往西南直到尼加拉瓜瀑布Niagara Fall,一路上經過的大多倫多地區城市Etobicoke丶Oakville丶Burlington,都有「高峰連鎖」的店,口耳相傳的結果是QEW上都有了我的客戶。一天,拜訪馬克,伸手去轉店門手把,抓了個空,原來小偷將手把挖掉了。馬克相當開朗,比一般內斂的加拿大人活潑很多,對我很好,幫忙介紹了許多生意,加上我又愛跑,所以,漸漸地,多倫多一丶兩百公里外的店都成為我的客戶。

Ed也是「高峰連鎖」的一個店老闆,店在多倫多北方的北約克North York,密市到北約克走401丶Macdonald-Cartier Freeway,Ed是埃及人,彼時大約五十幾歲,有一回到他店裡,一直跟我抱怨,品質不好丶操作不方便…,正好我進了一大批貨丶進貨成本降低,可以給個好價錢,一報價,他立刻問我今天車上有多少台,結果拿了半車的貨,品質丶操作等等問題好像沒發生過,看來只是殺價的手段,不知道是否埃及人做生意就是如此?Ed稍微有些賊賊的,可能是古老民族為了生存而注入基因的保護傘,但不失為規矩的好人,這也應該是埃及這類古文明得以屹立於世的原因。「高峰連鎖」的老闆們大約一半白人丶一半穆斯林裔。

Guss君是中東人(應該是伊朗),店在多倫多市區City Of Toronto,店門是像台灣那種整片的鐵捲門。Guss和之後會講到的北京趙老板丶廣州A老闆相距不遠,有一天拜訪Guss,赫然看到店門被拉起了一角,幸好小偷沒進來,藏在床下的現金沒被偷(即便進來了,誰知道床下有錢?),原來他賺的錢都不存銀行,全丟床下,因為父親告誡 :「怕有一天被政府凍結,領不出來」,當時認為是個幽默,沒想到幾年後美國發生911,報載中東移民的帳戶遭到凍結,Guss大概正躲在床下數著他的鈔票吧!Guss和許多他的同胞因為先人的智慧躱過一劫,「世界公民」一說雖然流行,畢竟是理想,美國發生911跟Guss這批中東移民何關?移民他國,難免有非我族類的困擾,時值美國挑起美丶中競爭議題,華裔的林書豪在NBA的處境,可想而知,作為美國球隊球員比在加拿大困難。當然,一體兩面,西方世界燒起中國熱之時,也因緣際會地成就了2012年的林來瘋。紐約丶多倫多都是移民聚集的城市,林書豪在多倫多更有利,因為少了些政治因素。

由「高峰連鎖」和Guss這十幾個穆斯林老闆顯示出多倫多有一定比例的穆斯林移民,林書豪來到多倫多暴龍時,新聞上出現穆斯林女播報員並非偶然。

趙老闆來自北京,一口北京腔,講話大氣丶豪爽,常常「行!行!行!」掛在嘴上,為了拉近關係,告訴他,我的祖籍是上海,他聽了表現出很高興的樣子,畢竟上海丶北京分別為商業丶政治中心,旗鼓相當。A老闆是來自廣州的移民,廣州人相對低調,雖然和趙老闆同樣來自中國大陸,卻互不相識,要靠我這台灣來的居中介紹,我每天逐家分區拜訪客戶,大約一天跑兩丶三百公里,一個月每一家店至少要去一次,有點像清朝的「跑街」,老闆們都知道我是消息靈通人士,愛跟我聊天,馬路上傳消息比媒體都快上好幾倍,當然,我也因廣泛的資訊,得以精準掌握市場,除了生意上的種種之外,也有很多八卦,例如,廣州A老闆就讓我知道北京人丶廣州人不是很合,而跟趙老闆熟了之後,他告訴我:「你到大陸,千萬別說自己是上海人,因為大家都討厭上海人!」,更令我大吃一驚,原來初次見面,趙老闆表現出很高興我是上海人只是個應酬。看來,上海丶北京丶廣州三大城之爭非一朝一夕。

Anita來自香港,她和先生一起在萬錦Markham合開了個電腦店,先生同時有份上班族的工作。有天,循例拜訪Anita,看到店門鐵欄杆窗整個躺在地上,落地窗玻璃全碎,原來前晚宵小用小卡車加鐵鍊拉掉鐵欄杆,再倒車撞破整片強化玻璃窗,正好形成一個「出貨口」,電腦產品就這麼被洗劫一空。經此損失,雖然有保險可以部分賠償,但是Anita仍然縮小規模並搬進了mall。

Raymond是我在多倫多第一個老板,我到多倫多一個月,人生地不熟,Raymond登報找人到其電腦店打工,為了瞭解市場,就去應徵丶也錄取了。Raymond是個操北京腔的香港人,他和一些香港人合作,我在他「書院街College Street」的店打工,市中心丶東西向的書院街很長,電腦店較靠近士巴丹拿道Spadina這頭,另一頭是大學大道University Avenue,顧名思義,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就在兩條路交界處的皇后公園Queen’s Park西邊,皇后公園的日本櫻頗具規模。再往東就是卑街Bay Street,卑街往南一直走到安大略湖Lake Ontario畔就是暴龍主場Scotiabank Arena,林書豪在2/28贏了塞隊後放上走路回家影片,背景即是球場隔兩條街的「加拿大國家電視台CN Tower」,我們有一年聖誕夜曾在CN Tower頂的360度旋轉餐廳(360 The Restaurant at the CN Tower)面對安大略湖晚餐,景色好得驚人,林近年愛住高樓,猜測他就住在湖旁,改天應該會給大家看美麗的湖景。沿安大略湖再往東就是號稱世界最長的央街Yonge Street,開始推銷產品時,曾經從央街丶安大略湖這一頭開到10000號後,再往回開,逐家電腦店拜訪,在10000號附近的Newmarket也開發出客戶,再往北就不熱鬧,所以從來不知道央街的盡頭是何模樣。央街從安大略湖一路向北的兩旁有許多華人聚集的城市,例如,北約克North York丶萬錦Markham丶列治文山Richmond Hill,所以,有個多倫多台商會,宏碁電腦Acer也是多倫多台商之一,不過Acer在我所住的密市。我在密市設立公司後,老板Raymond成為客戶,認識了他的母親及妹妹,有一天聽到Raymond和其母親講上海話(可能在外人面前講自己的方言較方便),嚇了一跳,因為太道地了,相信他們一定是上海人,但是為何北京話丶香港話也很順口,就有些謎樣,看來可能是上海人因故到了北京,再移到香港,香港九七回歸大陸,所以全家到加拿大。1997年之前10年,香港人大舉移民加拿大,1996年後拜兩國論引發的飛彈危機之賜,增加了許多台灣移民,進入21世紀,大陸逐漸富裕,大陸人就大舉移民加拿大了。林書豪是美國移民第二代,其父親林繼明是1977年台灣到美國的留學生,母親吳信信則是高中畢業前夕隨母依親移民美國,林書豪一家移民美國是頗為標準的美國移民模式,和加拿大技術移民、投資移民有很大的差異,移民是加拿大經濟動力,美國則是希望留學生未來返國,對該國政治有所影響。

 

B是巴基斯坦人,店在Etobicoke,大家熟了之後,曾經邀我到他家喝茶,家中洋溢著濃濃的咖哩味,巴基斯坦茶就像印度阿薩姆紅茶般濃郁,和巴基斯坦人的人情味一樣,感覺上如果他接受你是朋友,相當推心置腹,和一般對印丶巴地區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有點出入,這就像林書豪講亞裔常受到異樣眼光,突破並不容易,人與人之間,深入接觸才能真正彼此了解,要改變那麼多美國人對於亞洲人的看法,是個很大的挑戰,也只有堅毅如林書豪者才能站在NBA九年,利用這個平台背負起幾十億亞洲人的期待,挑戰美國人對亞洲人的刻板印象。

I來自以色列,在貴夫Guelph開了一間不小的中盤商,距離密西沙加大約一小時。其公司的採購J來自於北京,在北京認識了加拿大籍的先生K,K很胖丶是位工程師,兩人婚後來到多倫多,J曾說:「K在北京經常帶著她參與美丶加外交官的聖誕酒會,沒想到,到了加拿大才發現他只不過是個上沃爾瑪Walmart買打折品的普通人」,最後J離開K,跟了個印度人。J的猶太老闆I很會做生意,進貨量加大,所以就同意放45天帳給他,結果竟然欠帳不還,殺到他公司,I不見了,I的兒子出面說:「老爸回以色列投資,遇上女騙徒,錢被騙光」,我回他:「那是你家的事,首先,我不再出貨給你,再來,今天就把錢還我」,因為忌憚我的人面廣,怕我到處宣傳他們公司欠帳不還,只好立刻開支票,怕他開在外面的支票太多,我馬上到銀行領,果然存款不足,遇上這情況,經濟學博士都沒法度,其實很簡單,只要先貼錢補上那不足的幾百塊,立馬就能將那幾萬加幣領出來。林書豪前火箭猶太隊友卡斯比Omri Casspi跟林很要好,看來和猶太人一起打籃球沒問題,和其做生意不能大意,猶太人太精明了。

基思Keith是我在多倫多的第二個老板,他是文具大賣場Business Depot密西沙加店的總經理,Business Depot即為美國的Staples。Keith是個白人,相當典型的加拿大人,低調丶平和丶勤奮,他看了我的履歷後問我:「你的條件over qualify這打工的工作,為何要來打工?」,我說:「因為我準備在加拿大開公司賣台灣電腦產品,必須先瞭解市場」,就這樣,Keith找到了聖誕節旺季的打工仔,我找到了個機會。2017年懷舊之旅時去找Keith,Business Depot密西沙加店已不在舊址,到新的店一問,正好遇上曾經在Keith店做過的員工,得知Keith已退休了。剛到加拿大時,對巿場不熟,所以一面申請公司登記,一面打工,Raymond的公司是電腦連鎖店,Business Depot是兼賣電腦的大賣場,兩者生意型態不同,同時在二處打工,可以增加許多市場知識,例如價格差異丶客戶行為丶員工薪資結構等等,幸好加拿大一般人對待外來移民不錯,所以我才得以同時得到兩個打工機會,快速進入市場,林的低調丶犧牲精神十分符合加拿大的性格,相信林書豪也能夠得到加人友善的對待。加拿大實際上是社會主義(和歐洲相似),稅率很高,記得,超過6萬加幣(約120萬台幣)稅率即為50%,和美國的資本主義完全不同,社會主義重點是分配平均,美國喜歡捧英雄,加拿大喜歡默默耕耘的人,低調在加拿大不會吃虧。林書豪在台灣時間2019.2.28.上場對上波士頓塞爾迪克Celtics的Kyrie Irving,有一球Irving快攻上籃吃了暴龍Siakam一個火鍋,這種球,在美國球隊一定只是大肆宣揚Siakam多麼地具有運動能力,但是在多倫多,主播特別說明林書豪也快速回防,第一拍先擋了Irving一記,Siakam才有可能蓋鍋。主播這種注意細節的播報方式並不是只對林友善,對暴龍其他球員也是如此。

多倫多這個城市曾獲選「最適合人居住的地方」,很難想像小偷如此猖獗!我們也遇到過。公司隔壁是賣NB的,有一天,幾名蒙面大盜光天化日之下闖入,用槍威脅NB店的員工抱頭跪下,搜括NB後揚長而去,幸好我的公司並未陳列商品在櫥窗,沒有引起覬覦。另有一晚,大約一點多,電話響起,保全公司告知倉庫警報響起,趕到現場,大批警車已經來了,經過檢查,沒事。回家後沒多久,電話又來了,再度趕到現場,又是大批警車,仍然沒事,警察告知可能是有小動物在倉庫裡。多倫多市的保全系統連線警局,警察八分鐘內會到現場,所以小偷手腳要很快,之前提到撞破落地窗丶挖掉鎖頭偷東西都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一般移民平日上上班,週末上超市買買東西,不知道身邊發生的許多事情,過去我講這些給住在多倫多的朋友聽,個個聽得目瞪口呆。記得?林書豪在湖人時,隊友Wayne Ellington父親遭到槍殺?林的現在隊友Kawhi Leonard高中時父親也遭到槍殺?這些事情,豪迷大概都知道,一般人可能不會知道,只知道NBA如何如何,Kobe如何如何,就像大家會看媒體報導多倫多獲選「最適合人居住的地方」,卻不知道小偷如此猖獗。這就是豪迷跟著林書豪看NBA,深入了解到NBA背後的種種,清楚地認知NBA是一門生意,並非單純的運動,一般人看包裝過的NBA,跟著喊運動精神丶團隊籃球,其實,NBA打球只是賺錢的手段,當然,這也沒什麼不對,各行各業本來就是以營利為目的,球員也是只想多賺錢。林書豪最不同於NBA其他人的地方即在於此,他努力不懈,想要創造出NBA新的意義,那就是,亞裔也可以打NBA,林書豪和姚明不一樣,姚明太高,並非一般人,大家看姚明,億分之幾的概率,不會引發一般亞裔的認同感。林書豪只是長得高一些的亞裔,像個普通人,所以一般人從林書豪身上看到自己,林書豪成為亞裔打NBA的開路先鋒,就好像阿姆斯壯登陸月球後,人類就有信心跟著他的腳步踏上月球一樣。

幾年之間,開車十幾萬公里,除了大多倫多地區之外,更由多倫多輻射向外。多倫多往北,Brampton丶Barrie巴里丶最北到達150公里外的Collingwood,有一回大雪,但是和Barrie客戶約好了,而且車子裝了雪胎(一般加拿大人用子午線胎radial tire就可以了),比較不怕打滑,就去了,沒想到,往Barrie空曠的路上,不但有天上的大雪,更有從地上被風吹起來的大雪,能見度不到一公尺,在這情況下,也不敢停車,怕後面的車子撞上來,是開車以來最恐怖的經驗。多倫多往西,Guelph丶Kitchener丶一直到190公里外的London倫敦,在那暢貨中心Outlet仍然是美丶加「旅遊景點」的時代,值得一提Kitchener有一個超大的暢貨中心,其次,沒錯,加拿大也有個倫敦,這就像台灣有寧夏街一樣,Kitchener丶London這些小鎮都很像西部牛仔電影場景,一條街,街兩邊是店家,接近荒涼,時有大雷雨,有一次,差點被雷打到,聲音大到好像原子彈在耳旁爆炸,從此,看到打雷就有點害怕,希望林不要遇到這些極端氣候。多倫多往東,士嘉堡Scarborough丶Pickering丶直到60公里外的Oshawa奧沙華,在Scarborough有個奇遇,曾經是蔣經國御醫的W中醫師治好了我多年的鼻子過敏,林常針灸,說不定在此也可以找到治療師。多倫多往南,一路經Hamilton到140公里外丶近尼加拉瀑布的St. Catherines,周末經常拜訪客戶完順便玩尼加拉瀑布,特別愛去附近的「尼加拉湖畔小鎮」Niagara On The Lake,除了逛一下附近的Inniskillin冰酒廠外,更要在Prince Of Wales Hotel品嚐道地的英式下午茶,尼加拉瀑布的水汽造成的「冰樹」奇景也沒錯過。2017年十月我們展開以紐約為終點站看林書豪比賽的懷舊之旅,特別在Niagara On The Lake的酒莊旅館住了兩晚並去Prince Of Wales Hotel吃了頓回味無窮的英式下午茶。2017也到密市,享受一下康翠港式飲茶,到Square One Shopping Mall逛逛,處處嗅到了繁榮的景象,在連任12屆後退休丶現年98的Hazel McCallion綽號沙皮狗市長(因其皺紋多)的領導下,密西沙加成為人口70萬丶加拿大的第六大城。最近,林書豪、Gasol、McCaw參加的暴龍公益活動就是在密巿舉行的。

 

2012林來瘋時,有NBA罷工「內亂」的時空背景,遇上林書豪大暴發,就順水推舟讓NBA跟著林來瘋登上媒體的頂端。到了2019年的今天,NBA許多球隊都在擺爛,除了球賽難看,薪資空間大幅成長造成貧富不均,一個隊裡面,三丶四個兩丶三千萬就吃掉了所有的薪資,其他人苦哈哈,因而場外隊友不合頻傳,NBA又進入「內亂」週期。雷霸龍LeBron到湖人欲振乏力,勇士內鬨風風雨雨,NBA東捧一個字母哥丶西捧一個新秀似乎也無法振興NBA三個字。反觀加拿大暴龍隊,去年最佳教練Dwane Casey在季後賽大敗後立刻被砍,現在,總管丶教練丶一哥,皮都繃得很緊,季後賽若無法漂亮爭東冠,三人下一季都別想留在北國,Kyle Lowry得分不好也不管了,只想贏球。再加上,Siakam丶Anunoby兩個年輕衝組只想得分丶贏球,Kawhi丶Green兩人從馬刺來,也想證明自己,尤其是Kawhi和馬刺曾經有過衝突,Ibaka也到了想拿個冠軍戒的年齡了,34歲的Marc Gasol要拿冠軍戒,過了這村不容易再望到下一村了,林書豪呢?大傷之後大概痴心妄想比較少,但是想突破季後賽首輪是一定的。所以,暴龍隊可說是上下一心!NBA呢?在現今NBA如此擺爛低迷的情況下,要如何再創新的高峰呢?中國大陸沒有Kobe的十億人囗市場要由誰來代言呢?這一切都需要一個林來瘋等級的大爆發。

設想…

如果2018-19球季由暴龍奪冠,NBA冠軍首度由「非美國球隊得到」會是一條多大的新聞?從未奪冠的加拿大是否會舉國歡騰?這比勇士奪冠要熱得多了吧!林書豪成為首位得到冠軍戒的亞裔將成為全球華人多大的新聞?在十億人口的中國大陸將掀起多少話題?生於巴塞隆那的Gasol丶生於英國的OG Anunoby,是否也會替NBA在歐洲帶起一股旋風?生於剛果的Ibaka及生於喀麥隆的Siakam特殊的非洲血統應該也會攻佔媒體的一角?Kawhi和馬刺的恩怨更會是八卦潮流中的一大重點?所以,暴龍奪冠對NBA有百利而無一害,更何況暴龍目前勝率仍在NBA排名第二,勝過勇士隊,至今連續六年進季後賽,2015-16球季更打進三輪丶敗給騎士,現在,算是暴龍有史以來最強時期,今年東區強隊只有重建新星七六人丶公鹿,西區強隊就是勇士這個老面孔,所以暴龍奪冠有其正當性,而且,多位暴龍先發已經30上下,這一次如果沒有奪冠,就要進入重建,下一次NBA想給加拿大一個冠軍少則五年丶多則十年以上了(當然,看那強大的公鹿丶勇士,似乎又不太像)。

 

剩下的兩個月應該是林書豪距離冠軍戒最近的一段時間,而且,正如富比士Forbes的Curtis Rush認為林書豪說「加入暴龍這40勝的球隊有點像作弊cheating」這低調(aw shucks)的行為會贏得加拿大人的支持,由過去多倫多的生活經驗,我舉雙手同意,希望林在季後賽會有機會發揮所長,在2019得到一枚冠軍戒,豪迷得到個大驚喜(好期待「那廝小人」快快被炒魷魚,該不會在二連敗之後吧!果真如此,那就是豪迷的最大驚喜)!

——

當然,這個「設想…」在今天看起來,像是天方夜譚,「那廝小人」Nurse在林書豪首戰時就對林挑三撿四,阿羯我對其早就不看好。「那廝小人」之前在火箭D-League隊Rio Grande Valley Vipers,其和「冰箱」應該都是有嚴重歧視個性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否則那有可能在挑起南北戰爭的南方-德州立足。阿羯雖然不像林書豪在美國土生土長,但是跟美丶加社會深入結觸,較林接地氣許多。林書豪的父母是第一代移民,拿到工程師學位,鎮日在實驗室工作,對林的教育自然較為形而上,讓林書豪對美國社會有過於理想的認知,因而一路上吃了很多虧,但是,在NBA這個大染缸九年之後,林書豪早已變聰明了,最近的代禱文中講到「老實說,我並不知道我是否會上場比賽」,他知道在「那廝小人」手下討不了好(連Kyle Lowry都只能站在外面投三分),所以,很早以前,林書豪就自我勉勵Patience,大家邊看林書豪耐心等機會丶邊聽阿羯多倫多小故事分享,打發時間,說不定就有好事情會發生,2012,林來瘋發生前誰也不知道下一刻就這麼來了個「林來瘋」,不是嗎?

瀏覽人數: (3224)

9 Comments

  1. Marco Polo

    感謝阿羯大大~ 很讓人心嚮往之(誤)的文章… 在國外哪有在家鄉好啊!

    說到阿豪, 這個系列賽我竟然期待他的對手贏球… 依我看來, 阿豪不上, 猛龍0:4敗; 阿豪上, 最多也2:4敗啊! 教練那廝太OOXX了…


  2. JiaHong

    二香~

    非常感謝阿羯大大分享這麼棒的小故事,我出國幾次旅遊,親自感受到種族歧視的對待…; 也有親戚移民在國外,聽他們描述有些福利很好,但治安很差…,雖然都各有優缺點,但我個人覺得還是自己的家鄉比較好。

    繼續ㄧ起為林加油,也繼續期待您分享的小故事及文章。


  3. BenWallac

    好文

    不知不覺就又看完了一篇好文

    更棒的是~~還增長見聞

    感謝讓小弟飽餐了一頓心靈雞湯


  4. song Shen

    Lue主播回歸就分享這樣精彩的異鄉生活打拼經驗,真的值得細細品味的好文!

    認同您所說的,暴龍今年有輸不起的壓力,當無計可施的時候,時勢將會創造出書豪最佳的舞台,書豪的重要性將會隨著季後賽的進行,逐漸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希望第一輪能如預期打6場,將對書豪更加有利。

    「那廝小人」例行賽DNP書豪到最後一場球言論,果然Lue主播看人比較準!!! 這樣的人絕對不會一場認輸,期待克總好好的再教訓「那廝小人」兩場球,0-3比較有戲!

     

    PS. 希望『Lue主播』在書豪解除DNP回歸時重出江湖!

     

     

     


  5. HunterHunter
    11+

    羯大~晚上好~感謝好文分享。。
    看完後,真的覺得你的人生歷練太豐富了。
    跟不同文化的人都接觸過,也能打成一片,還能分享他們的特點。中間還會穿插林的小故事,及林部份隊友也是該國家的。
    最後還做了很多非常棒的分析,重點是拜讀後,對加拿大這樣的國家有點概念。只是沒想到那邊的小偷滿多的。哈~
    若能像文中分析的這樣,暴龍奪冠有很多「焦點」吸睛。
    但,教練如果不重用林,這個「設想」我也覺得不會發生的。
    林經歷很多,始終保持初衷,我相信林在等一個機會,也相信上帝會有很好的安排。繼續為書豪加油。


    1. 阿羯阿羯 (Post author)

      各位大大:您們好!

      感謝各位的支持鼓勵!在陪伴林闖蕩NBA的歲月中,也常常讓我憶起在自己在江湖中行走的人事物。一個組織如果能夠人人無私,自然就會個個為目標盡力,再弱小也能有成功的機會,就如同林一向所追求的團隊籃球一般,能發光發熱,與強敵以迎頭痛擊;反之,人人為我,則再強也是一盤散沙,不堪一擊。支持林就是支持一種理想,一種價值,人生自有高潮低谷,經由歲月的淘洗,每一個人在別人的心中也自有一種評價。低潮時負隅頑抗,精進自己,等待再起,也就是林所說的「patience」,相信林必能得到他的機會,無限的祝福他!

      p.s.最近看到林所誠心信仰的上帝,也在場內場外為他加持,為此每天要為他祈禱!(哈哈)


  6. Orochi KyoOrochi Kyo

    https://www.jlinfans.com/t/topic/8364/2

    S大評論暴龍教練-那屎。heart

    聽譯納斯兩個多月,他給我的感覺是,急躁,短視,大腦的記憶廣度(memory span)大概跟蜥蜴差不多,這造成他執教上沒有耐性,只追求眼前效果而沒有縱觀大局做完善部署的能力,這在常規賽一場一場打時,猛龍得益於天賦過人很快的盤踞東區第二,但其實只是假象,當對手教練第二次,第三次對上他時,都開始攻擊他這一弱點 – 你就隨機試驗啊,我打你錯手不及。這就是為何猛龍在常規賽季最後段雖然紙面上看來賽程輕鬆,但戰績卻不如之前的其中一個因素。

    當然這種性格,更決定了他不能知人善用,因為”知人“是需要耐心的。


  7. Takuralife

    那種連我這外行都看得懂的戰術會有用才怪,當NBA的其他教練都是笨蛋這樣跟你玩,納斯等著被KO吧,還有居然拿SG當PG用這是哪門子的想法,還想把我們家書豪改造成這樣,那不是叫書豪自廢武功,其實書豪之前在籃網隊的氛圍我覺得很好,要不是水拉進來攪局,現在可能是書豪帶著一堆小將出來季後賽,不過不怕,上帝會替書豪開路


  8. cowbasketcowbasket

    感謝阿羯大分享好文


心得分享及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