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翻譯組】聽譯弗耶播客:他的名字是林書豪

1494563819-6039-caf30b14d874361a6ccab73153e2
  •  
  •  
  •  
  •  
  •  
  •  
  •  
  •  
  •  
  •  
  •  
  •  

弗耶播客專訪: 他的名字是林書豪

1494563819-6039-caf30b14d874361a6ccab73153e2
Jeremy Lin hasn’t always been a household name. Initially, his meteoric rise to global inspiration was a result of his basketball talent. And yes, he is an NBA star, currently on the Brooklyn Nets. But Jeremy’s greatest impact occurs when he meets people away from the court. As the son of immigrant parents who sacrificed everything for their children, Jeremy values each moment of his success & recognizes the responsibility that comes with his fame.How many of you are familiar with the obstacles he conquered or the importance of his faith? Do you know how Jeremy felt during his historic time in NYC? From basketball loving son, to ignored Northern California teenager, to becoming a superstar and role model, it’s hard to find a bigger and better underdog story in all of sports let alone in the NBA. Jeremy and Randy, friends & teammates, share personal stories and Jeremy opens up about his own struggles with anxiety and the racism he faced while riding the roller coaster of his life on and off the court. If Jeremy Lin’s story doesn’t convince you that anything is possible, well then, you may never be convinced.
林書豪並非一直都是個家喻戶曉的名字。最初他的迅速崛起並激勵全球是因著他的籃球天賦。是的,他是個NBA球星,目前效力於布魯克林籃網。但是林書豪最大的影響力是發生在他遠離球場和大眾相遇之時。作為一名為子女犧牲一切的移民父母的兒子,林書豪重視自己成功中的每一刻,並且清楚自己的名聲所帶來的責任。你們之中有多少人熟知他所克服的障礙或是信仰對他的重要性?你知道林書豪對於他在紐約歷史性的時刻是怎樣的感受嗎?從一名愛好籃球的兒子,到一名被忽視的北加州少年,到成為一個超級巨星和人們的楷模,很難在所有的體育運動更不必說是NBA中找到一個比這更偉大更美好的不被看好者的故事。林書豪和弗耶、朋友和隊友們、分享了個人故事,林書豪敞開的述說了他跌宕起伏的場上和場下生活中,對於焦慮和種族歧視的鬥爭。如果林書豪的故事不能說服你認同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那好吧,你可能永遠不會信服。

* 因為內容甚多,以下聽譯並非以逐字方式,但是內容是完整的。

“與眾不同是怎麼一回事? “弗耶訪問隊友,和他一樣的不被看好的黑馬– 林書豪。

弗耶第一個問題就是林到過紐澤西嗎?(顯然錄音的地點是在紐澤西),林說應該只是第二次,但他喜歡這個地方,離開布魯克林或曼哈頓的繁華,像是回到了家鄉。

林告訴弗耶,他的父母都是台灣出生長大,父親是大學本科畢業來美國深造,母親則是高中畢業就跟著當醫生的外祖母一起搬到美國繼續學業的。他們在大學認識交往結婚,生了三個男孩。

弗耶問林他的兄弟們打籃球嗎?他的身高是得自父母中的哪一位?林說他父母都是5尺6寸(約168公分),他長到6尺3寸,不知道是得自哪位。林的父親很愛籃球,但打得不好,他受過傷無法跑得很快,但就是喜歡打球,所以孩子們從小都每天跟他一起打球。他的絕招就是勾射(弗耶笑了,說好老的招式),那是來到美國後,從電視看到賈巴爾的投籃,很驚艷就學上了,林說那是很高拋的勾手。弗耶和另一名主持都說現在很少人用勾射了,因為不像在人頭上灌籃那麼精彩。。。

在高中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有能力在大學打球?林說即使在高中二年級,他已經是球隊最好的球員,也是球隊的領袖,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能打大學籃球,因為在亞裔社群中,很少人在成長過程中談到上大學當運動員,對他來說是很遙遠的事。二年級之後林的高中教練告訴他,’你能在大學打球’,他還是不以為然,他不知道關於獎學金或者其他的,他的父母也是遵循著亞洲人的路徑,要他搞好成績上大學。直到林在高三那年(junior year,美國高中是4年制),球隊打出很好的戰績,然後他也得了很多獎,看到對手被大學錄取打球,他就開始想,’他們做得到我也能做得到’,這才有了在大學打球的想法。到了高四畢業班,林就確實感覺自己能在大學打球,以大學球隊招募為目標了。

第一次收到大學的招募信件是怎樣的過程?林說那是一通電話,來自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的教練,他很緊張,不知道如何對話。他自己做了很多比賽的片段,寄到很多大學球隊,等他們回复。那時他對一句’你是個好球員’之類的客套話興奮不已,後來才知道他們對很多球員也打了很多通電話(弗耶插話說,信件也是,一模一樣的複制寄給很多球員。) 。林甚至花錢找人做了自己的高光視頻,打上履歷,給每個教練寫信,一整套寄送到差不多20家學校不同球隊去然後等待回复。另一主持人問弗耶,你也是這麼做嗎?弗耶說過程不太一樣,大家都笑了。

談到獎學金,林說他沒有得到過,雖然他很像要幫父母減輕負擔也想要住的靠近家裡,他一直希望上斯坦福大學,但結果不管斯坦福還是UCLA都不要他。林回憶有次去拜訪一位教練,對方居然叫他“Ron Jeremy”,陪他去的高中教練立刻就說”我們走吧”,他後來才知道那是個色情電影演員…..他知道自己無法待在加州了。直到哈佛大學球隊找上他,雖然沒有獎學金,但至少是Division 1 的球隊,他就接受了。

被問及是否對當時得到獎學金在斯坦福,UCLA打球的球員有想法,像是哈登,洛佩茲兄弟等? 林回答說他只會去在意球隊把控衛位置的獎學金給了誰,或者選秀時他在訓練營中的競爭對手,他說其中是有’教練你犯錯誤了’ 這樣的感覺,那是遠遠不如他的球員。

弗耶問這些人會不會是他在疲勞,低潮時特別激勵他的,林說他在哈佛時,斯坦福當時的教練照片就是他的電腦桌面,他一打開電腦就看到他的臉,他以此激勵自己。隨著日漸成熟,他不再被這些過去束縛,他的動力更多來自家人朋友和他的平台,他知道自己要什麼,他為何在這裡,想要達到怎樣的成就,以這些更本質的東西來激勵自己。

那些同時期在他夢想的斯坦福大學打球的菲爾茲,洛佩茲,後來先後在紐約成了他的隊友,是不是有“圓滿”(come full circle)的感覺?林說是的,他認為弗耶同樣如此,弗耶同意。林說他離開紐約從未想過能再次回到這裡,雖然他非常想回來,但尼克斯有些問題,籃網也有長期簽約的控衛德隆-威廉姆斯。然後因緣際會,他現在跟洛佩茲一起打球了,當年在哈佛時,夏天回去都是一起訓練的,他覺得這就是人生吧。另一主持人說,要是回到2006年,有人告訴他,你大學不能跟洛佩茲一起打球,但你會在NBA跟他一起打球,那就無所謂了吧,林說,”確實是啊. ….”

在申請大學球隊的過程中,父母怎麼投入?林說父母都沒有真正給他壓力,但都支持他的決定。爸爸當然希望他能在加州上大學打球,尤其是斯坦福,他們家距離那裡只有7分鐘路程,他可以每場比賽都看,但沒有機會,母親則是希望他到MIT,因為MIT教練真的很喜歡他,但林強烈反對,因為MIT是Division 3 的球隊,加上他看到那裡的人都有驚人的頭腦,他不覺得自己能跟他們相處。後來選擇哈佛,那是他除了MIT最不想去的大學。

弗耶問林是不是也遇到經濟上的困難,因為他提到想要申請獎學金以減輕父母的負擔。林說是的,他父母雖然有不錯的收入,但培養他們兄弟三人花費也很驚人,他們都學樂器、參加球隊、籃球足球甚至是游泳,網球這些,培養他們花了很多錢,所以他都很省。高中時林一天的餐費是5塊錢,而有比賽的那天,球隊的餐券要8塊錢,他前一天就只吃1.25元的麵包蘸醬好留下3塊錢。林在這些過程中學會對一切珍惜感恩,並且盡量從小處得益。大學時他們也經歷很困難的階段,有一年的學費是跟外祖母借的,甚至升大四時,母親告訴他,今年可能湊不出學費了。他大學從不買教科書,非常貴。母親為他做的一件事讓他特別尊敬她,大四參加選秀,他母親被裁員,他們還欠著大學貸款,他知道不該花錢,所以只吃足量的一半以省著餐費,而母親知道了,就從自己的410K退休基金賬戶提款出來,說知道他要參加選秀必須有足夠營養。沒多久連他父親也被裁員,就在同一個夏天中。幸好就在父親下崗一周後,他獲得了NBA的簽約。新秀年勇士的簽約,是意義非凡的,父母突然沒了收入,大哥雖然大學畢業但因為念的是牙醫需要實習也還沒賺錢,弟弟還在上學,這是整個家庭唯一的收入來源。

弗耶說自己在大學打球時,在客場時常都被叫囂謾罵,他在常春藤也會遇到嗎?客場比賽是否有受到種族歧視的謾罵?林說NBA的觀眾比大學觀眾好多了,大學觀眾是很瘋狂的。弗耶說很多人不知道,以為NBA就很糟了,那些都是年輕孩子,而且很多喝醉了。林說是的,他記得有次在Geogetown,有一個人在場邊從頭到尾一直衝著他喊:雞肉炒飯!牛肉撈麵!牛肉花椰菜等等。還有在耶魯大學,有人對他喊:”你這雙小眼睛看得見計分板嗎?!”,還有次在弗蒙特,他在對手罰球時高舉雙手,對方教練居然說:”裁判,你不能讓這東方人這麼做!” 林也常常在場上被對手叫他”清朝客”,裁判都聽到但卻都裝著沒看到。他以為NBA會更糟,但後來發現其實好多了,每個人都更加自製。

主持人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是,這些都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大學生。當時離家千里,一切都不熟悉,重新適應,要面對這些遭遇,特別難過時,林曾依靠過誰讓自己度過難關?林說最難受的一次,是在康奈爾大學被人叫他“清朝客”,那場比賽他表現很糟,還被造了兩次進攻犯規,做了很多違背自己本性的事。隊友告訴教練,他整個上半場都被人叫著“清朝客”,林什麼都沒說,每次發生這種事情都是把自己封鎖起來,進入自己的世界默默承受。然後教練知道了就把他拉到場邊,那是他當時的助教,Kenny Blekeny。助教分享了他當年在杜克大學打球的遭遇,當時對手大學的學生們經過他身邊,還把食物,飲料倒在他頭上身上。林說跟這樣的遭遇相比自己的都不算什麼了,而那是個轉捩點,教練教導了他怎麼應付這些種族歧視。在遭遇這些事情時,他會把這些“內在化”,變成激勵自己打得更好的力量。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做違背自己本性的事,不去做進攻犯規或者失誤讓自己罰出球場,並且必須找到把這些負面因子轉為激勵自己的正面能量。那是最後一場受種族歧視那麼大影響的比賽,後來到了NBA,即使多多少少有受到這些對待,但都沒什麼大不了了,但他以另一種方式激勵自己。

弗耶問林,他們現在都在NBA了,當時在大學打球時,什麼時候覺得自己有可能在NBA打球?林回答說要到大四的時候吧,其實真的非常非常晚,因為從來沒有人這麼想過,家人,朋友,生長在亞裔族群中沒有人談論這些,他也沒想過這個可能性。到了大四,打了幾場不錯的比賽。主要是對康奈迪克大學的比賽過後,Amaker教練告訴他,來看比賽的NBA球探給他打了電話,要他做好準備,他當時還覺得很震驚。

當時參加了幾家NBA球隊的試訓?有沒有覺得哪一家球隊會在選秀中要他的?林說他參加了約8次的試訓吧,有三次試訓,他都覺得自己表現的好極了,他們一定會想要他,因為試訓打的都是三對三,大量空間,突破投射那樣的套路,那是他的吃飯傢伙。試訓時他對手都是一些頂尖球員,而且他們表現都沒有他好。其中一次就是在紐約的試訓後,德安東尼把他叫進辦公室,說他表現得好極了,讓他很震驚,而他們有兩個次輪簽,會看看到時怎麼辦,他的選秀表現非常讓人印象深刻。他當時就是,’謝了,那麼選秀時要我吧’。他當時大受激勵,認為自己很有希望了,連在走廊遇見球隊管理人對他微笑都要打電話告訴經紀人,而經紀人只說:”那不代表什麼….”。

對於林所面對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人見過天生外貌這樣的球員,從大學開始,每一個批評他的人都說,’他太瘦弱,不夠強壯,運動能力不足’,但如果結合一些資料來看,他其實啟動速度跟約翰-沃爾一樣快,但即使速度的數據就在那裡,人們評論他時,還是會寫他’不會那麼快,不會那麼壯’。直到看到他比賽,他們還是會說:“天,他是’有錯覺性的運動能力,有錯覺性的快’ ”。所以林他一直以來都要跟這些負面因素作戰。林早期其實不會投籃,他在新秀賽季只投進過一個三分球,但就有評論說,’他是個射手,他一定不能突破’。直至球探報告出來說他其實是很快的,他職業生涯早期都要跟這些偏見作戰。

說到還是落選了,為了選秀過程中一直吃得很健康的林跟家人去吃雞翅,點了100個,他很久沒吃油炸食品了,當天他卻吃了40個雞翅外加炸薯條,因為太生氣了,覺得:“天!我怎麼可能選不上?!” 林說一些球員,他都不知道他們是誰的無名小卒卻被選上,他一直想著為什麼沒被選上,他在試訓時一路大殺四方!他大概自憐了三天吧,然後經紀人打電話來,說該走出來了,還有一個機會,就是夏日聯賽,每年夏日聯賽都有4,5名球員會被一些球隊以部分保障或非保障合同簽下。於是林就參加了夏日聯賽,只有小牛隊給他機會,他其實不想去小牛,因為他知道他們已經有兩名後衛在名單上(林說了名字但沒聽清楚),而且一定整場比賽都讓他們在場上。但經紀人打了所有30家球隊,卻沒有其他球隊給他在夏日聯賽一個球員名單的位置,即使他在選秀試訓時表現那麼出色,跟很多頂尖球員不遑多讓。結果到了小牛後,那名控衛位置的球員受傷了,那場比賽他必須跟選秀狀元約翰-沃爾槓上,而那場他打了很好的比賽(這時主持人插話,比”很好“好得多的比賽)。林說其實也沒有很瘋狂的數據,但有一段連續得了13分吧,於是人們覺得他還不錯,才得到了勇士給他的合同,讓他回到家鄉球隊打球。

弗耶分享了一個小故事,他在快船時季前賽對戰勇士,當時林在垃圾時間上場,居然還回頭問教練,’他是不是去犯規,還是運球到時間結束’,他當時還很無語,這傢伙幹什麼啊,他們贏了,還犯什麼規,而當時觀眾都興奮鼓譟,希望林得分,而林什麼都沒做。

林說在勇士那年的庫裡已經看到一些閃光點了,雖然他有短時期受傷,但是他好的時候,你知道他會是個特別的球員。庫裡所做的就是保持訓練,維持健康。林說要正確評價一位運動員是要看他如何克服種種難關。庫裡也有過只打了20多場比賽的受傷賽季,球隊只有20來場的勝利,但他努力不懈,一直做正確的事情。有時候人們往往太早對一個運動員下定論,忽略了心理素質的成分如何幫助他們克服障礙,那種為自己正名的態度如何影響他們未來的發展,讓他們保持健康最終得到超越期待的機會。所以我們看到很多原來很有天賦丟而最後銷聲匿跡,而有些在堅持下去迎來開花結果。

弗耶問,”你有沒有試過要求自己不斷的證明別人的錯誤,那種壓力擊垮了你?” 他看過林談高中時的壓力,林說他有過半夜做惡夢醒過來,全身冒汗無法入睡,想著考試,感覺到壓力,想找到自己,還有就是發現自己距離職業球員,大學球員的理想有多遙遠。但他其實經歷過更糟的時期,他新秀賽季,有很嚴重的賽前焦慮症,前一天吃不下睡不著,賽前無法午睡,非常緊張。經歷了這些後,他學習如何享受比賽,不是想當然,也不是太過聚焦於結果,而是·更專注於今天和當下,那真的幫助了他成為現在的自己,更自在的打球,“我能得到樂趣,我會微笑,和球員們玩笑,我還是會追求,有同樣的渴望,做同樣努力訓練”,但不再像那個時候,他能享受比賽了。

2011年賽季,肯尼-阿特金森在尼克斯是球員發展教練,他現在是籃網的總教練了,當年他簽尼克斯的時候是怎樣的關係?林說阿特金森是教練組中比較低階的,更多是做球員的技術能力培養,當時都是帶著球隊中沒有上場的球員訓練,林,諾瓦克,Renaldo Balkman,Jerome Jordan,每天都跟著他訓練,而最後,這位教練都跟球員一樣大汗淋漓,阿特金森真的非常喜愛這項運動,他跟球員們同樣的努力。跟他合作一切都更有趣更緊湊,林就是希望他教好自己,他告訴阿特金森願意做任何事讓自己打得更好。他們會一起研究錄像,當年跟現在一樣,清晨5、6點,阿特金森就出現在球館了,而林也是第一個到場的球員。他們從那個時候就建立了互相信任的關係,而那也基本就是林會簽約籃網的原因。

弗耶說,接下來的故事就很讓人尷尬了,他們在紐約客隊住川普大樓(主持人打岔,別打廣告),當時林應該沒有上場,他們一出來就是一堆的攝相機,有人追著他問:”蘭迪!你怎麼看林書豪,你剛剛在場上打爆他了,他在沖澡時,在一群黑哥們中是怎樣的?” 蘭迪當時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很無語的,就隨便回了一句:”他是個幸運的人”….但接著就很後悔,心想這麼說那傢伙會不會編故事啊….這是連林也不知道的軼事…弗耶說那時候的尼克斯有一堆巨星,甜瓜、小斯和拳王,但這個叫林書豪的人得到了所有的關注。

那是怎麼開始的?林說,這是一個很多人說過的故事了,當時尼克斯是背靠背後再一場的連續比賽,他打出了爆發的比賽。其實他那一場比賽后就應該被裁掉的,會讓他上場可能也是大家都累了。林記得那時他生涯最高分是12分吧,當時上半場6分4助攻,他就覺得自己不得了了。他的新秀賽季每次上場都很焦慮,而那一場,他的經紀人告訴他’不能再這樣,這可能是他職業生涯的終結了,他必須打出自己的比賽’。他已經被裁了兩次,於是他就告訴自己,’不能膽怯,不能不敢突破,要打出侵略性,要做自己’ 他真到了那個臨界點,就這樣上了。

另一位主持人說,他當時也在紐約,他記得那段時期的狂熱,問林他認為這是怎麼來的?林說他認為這是人們沒見過的,他自己也常說,自己是很難被歸類的,加上當時的情勢確實是很瘋狂的,球隊在掙扎中,突然就開始贏球了,推動季后賽了,而他當時一下子從球隊的第15人竄起,德安東尼一夜之間就讓他成為先發控衛,他甚至創下了有史以來球員在先發的首5場比賽的得分新紀錄,然而他的長相卻是人們從未見過的。人們所指的的亞裔球員都是來自中國的7尺長人,他們沒見過一位後衛,來自哈佛,還是亞裔美國人。這麼多的元素都是人們沒見過的,人們是這麼的被他黑馬出線的故事所吸引,這讓他害怕。而林最後悔的就是他從未真正沉浸其中享受這一切。他很害怕,心思都聚焦在人們怎麼想他,他就要怎麼做,他下一場必須要打得更好,設下另一個目標,他一直沒有真正的感恩這一切。

林當時覺得這是個負擔:“每個人都說,嘿林書豪,作為一位在NBA打球的亞裔是怎樣的一回事?作為亞裔是怎麼回事?” 有個時候林覺得:“不要再提我是個亞裔了!’。每個人都稱我為“林來瘋,林來瘋”,我就想’天,別再這麼叫我了’。這成了巨大的負擔,因為我覺得自己必須為每個人成為那個現象級的人物。現在說這個榮譽勳章,我覺得這很酷,我代表所有亞裔,我代表哈佛畢業生,我代表加州人,我代表那些不被看好的黑馬。而我為此自豪,這不再是個負擔,我不再害怕,我想要挑戰這個世界的刻板印象,以我現在擁有的平台,當時我不理解這一點,一切發生的太快了我不知道如何去反應。”

這一切的發生,他想要歸功於誰?林說他一直都是感恩上帝,而這不是陳腔濫調的,他記下了所有不該發生在他身上的事,少了一件,就不會有林來瘋的產生,這些都不是他能控制的。這其中包括了他是家裡唯一的“巨人”,他比體型最接近的人多了60磅,他算是個怪物,他的食量也比他們大兩倍。整個單子算下來,包括他被火箭裁掉,尼克斯的香波特受傷把他撿起來的時機,所有的這些情況,一共13條。他看下來,覺得上帝對他真的很好。他跟朋友和教練說過,但更多是家人,因為他們都了解林從很艱難的日子走過來的經歷。作為移民家庭,他們曾經入不敷出,他們在冰箱裡冰凍的魚,一點點的吃了幾個禮拜。而當他們終於有點錢了,為了養育三個兒子而把一切投入進去,還讓他打籃球。母親的朋友甚至說她這樣是浪費錢,不該讓兒子打籃球,一直都是批評的聲音,但林媽媽很堅定,說兒子喜歡籃球,而她只想要他快樂。林跟兄弟們共同點經歷,讓他們非常的親近,即使甚至身處不同的國家都還是會一起聊天和讀經禱告。他說起大哥,在紐約時在他沙發上睡了6週,每個人都記得菲爾茲的沙發,其實他只有一晚在菲爾茲哪裡,當時他需要睡菲爾茲的沙發只是因為大哥有訪客。

弗耶說談到信仰,他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弗耶從小無父無母,讓祖母撫養長大,而他們很窮,家裡沒有暖氣,他記得一個冬天非常冷,他穿上了所有能穿上的衣服鞋襪,臉還是凍僵的,他只能祈禱千萬不要下雪,要是下雪隔天就會停課,那麼他就不能去吃學校的早餐,他那個晚上沒有吃上飯。弗耶說自己的人生中,所有的困境都是這樣的禱告度過的,而神確實回應了他,只要保持信念,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一定會有好事發生。

林回答說對於信仰他會回到這個詞:同理心。當他看到做了不該做的事的人,看到流離失所的人,自己會去想他們發生了什麼?他有愛他的父母,從小教導他什麼是信仰,帶他上教會,而他生命中也發生過很多讓他覺得’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他不明白,這樣的時刻他就會回到他最喜愛的經文羅馬書8:28 (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 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經文教導他所有發生的都是神的旨意,最終會讓愛祂的人得益。

林說一切確實如此,就像他想去斯坦福卻去了哈佛,結果那是最好的機會;就像他高中時,冠軍賽前受了傷,那是最糟的了,結果他實實在在的改變了他的性格。他原來是會在練習時被教練踢出來的人,經常如此,他高中時也經常被趕出教室,甚至還弄哭了高中老師。而那次腳踝受傷,改變了他,讓他成為最用功的球員。他要求自己不管在哪個球隊,自己都必須是最用功的那個。所以經歷的各種情況,遇到問題他都會禱告,向上帝禱告說:“神啊,賜我平靜,賜我舒適,我不要一直陷在裡面。不管今天,現在,看來是怎樣的,都是一個很小的光景,我的決心是前所未有的最高點。不管是不是我這一邊的人,現在我知道,我要做這個平台,我要挑戰刻板印象,幫助遇到種族問題,社會正義問題的人們。籃球就是這個引擎,人們喜歡我也好,討厭我也好,我都經歷過了。現在,我只想以更深入的決心去做。”

弗耶最後總結,說他感謝林這麼長時間的接受訪問,而他對他只有祝福,希望他的職業生涯一路好運,因為那是這麼美好的故事,絕對的Outside Shot。

(Outside Shot,弗耶的播客節目名稱,雙關語,外線投籃,或者微小的機會)

原文鏈接:Outside Shot w/ Randy Foye: His Name is Jeremy Lin
聽譯:@superlintendo
鏈接:https://www.jlinfans.com/t/topic/5278
來源:林書豪球迷網(https://www.jlinfans .com/
翻譯中文版權歸林網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並複制此段申明。

瀏覽人數: (2216)

7 Comments

  1. 陳寬殷

    季後頭香  !

    這麼久沒人要朝聖 

    我就不客氣了!


  2. jiajia

    雖然這些故事我們都知道

    但再聽啾咪娓娓道來一次

    再仔細的跟他一起回顧一次

    還是覺得很勵志還是覺得很感動

    特別是說到家人及林媽媽那一段

    謝謝jf翻譯組

    謝謝校長

    啾咪加油!籃網加油!

     


  3. stanleystanley

    這篇很值得保存下來慢慢細讀,

    文章長,但每段都很有份量,有些記得林以前提過,有些沒有。

    看到後面弗耶提到早年貧困,祈禱不要下雪那段,頓時感到眼睛酸酸的。

     

    很認同裡面提到的

    不要光看天賦而太早給運動員下定論,那能否克服重重障礙的堅韌內心才是能走的最遠的球員

    以及關於信仰,林補充了同理心這段,有很多發人深省的部分。

     

     


  4. HunterHunter (Post author)

    我很認真的看完這整篇…我整理出文中的四段:

    1.林書豪談到堅持不放棄…

    有時候人們往往太早對一個運動員下定論,忽略了心理素質的成分如何幫助他們克服障礙,那種為自己正名的態度如何影響他們未來的發展,讓他們保持健康最終得到超越期待的機會。所以我們看到很多原來很有天賦丟而最後銷聲匿跡,而有些在堅持下去迎來開花結果。

    2.林書豪談阿金,可以說明書豪跟阿金的關係。

    2011年賽季,肯尼-阿特金森在尼克斯是球員發展教練,他現在是籃網的總教練了,當年他簽尼克斯的時候是怎樣的關係?林說阿特金森是教練組中比較低階的,更多是做球員的技術能力培養,當時都是帶著球隊中沒有上場的球員訓練,林,諾瓦克,Renaldo Balkman,Jerome Jordan,每天都跟著他訓練,而最後,這位教練都跟球員一樣大汗淋漓,阿特金森真的非常喜愛這項運動,他跟球員們同樣的努力。跟他合作一切都更有趣更緊湊,林就是希望他教好自己,他告訴阿特金森願意做任何事讓自己打得更好。他們會一起研究錄像,當年跟現在一樣,清晨5、6點,阿特金森就出現在球館了,而林也是第一個到場的球員。他們從那個時候就建立了互相信任的關係,而那也基本就是林會簽約籃網的原因。

    3.林書豪談信仰,他覺得神對他很好

    這一切的發生,他想要歸功於誰?林說他一直都是感恩上帝,而這不是陳腔濫調的,他記下了所有不該發生在他身上的事,少了一件,就不會有林來瘋的產生,這些都不是他能控制的。這其中包括了他是家裡唯一的“巨人”,他比體型最接近的人多了60磅,他算是個怪物,他的食量也比他們大兩倍。整個單子算下來,包括他被火箭裁掉,尼克斯的香波特受傷把他撿起來的時機,所有的這些情況,一共13條。他看下來,覺得上帝對他真的很好。

    4.弗耶也談信仰~

    弗耶說談到信仰,他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弗耶從小無父無母,讓祖母撫養長大,而他們很窮,家裡沒有暖氣,他記得一個冬天非常冷,他穿上了所有能穿上的衣服鞋襪,臉還是凍僵的,他只能祈禱千萬不要下雪,要是下雪隔天就會停課,那麼他就不能去吃學校的早餐,他那個晚上沒有吃上飯。弗耶說自己的人生中,所有的困境都是這樣的禱告度過的,而神確實回應了他,只要保持信念,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一定會有好事發生。


    1. SilvernetSilvernet

      整理的真好!^^


  5. KatherineKatherine

    謝謝校長的轉載,看完很感動,JLin在NBA打球的過程,真的很不簡單,只要他繼續打,我就會繼續支持他。

    只要看到他開心的笑容,他做的決定,我都會支持。


  6. joannajoanna

    人生入戲,戲如人生,他的名字~林書豪
    林成名後的故事大家應該是倒背如流了,但故事後面的努力與艱辛,且聽林娓娓道來….

    很多人不知道,林大學時候過的很艱難,到客場幾乎是被當成各隊的箭靶,場上場下各隊的教練/球員/裁判刻意為難,為的只是他的亞裔身份,但最重要的是他們害怕林,也知道林的實力,或許是他們忌妒林,哈佛亞裔加上籃球實力,人們知道他以後會發光發亮,因為害怕所以更加嘲諷他。

    NBA各隊的教練和球星也很怕林,因為他們知道林的魅力可以席捲全世界,當他登上頂端成為世人的楷模時,其他人只能成為月亮旁邊的星星,變的黯淡無光,這是NBA和其他球星經紀人不想看到的事,所以在林還沒站穩NBA之前就極力打壓,因為他們害怕林,不想看到林成功。

     


Comments are closed.